正悟、正念,使我走出魔窟


【明慧网2001年10月25日】我是一名银行职工,在修炼中曾经走过弯路,在压力面前写过“保证”,也曾有过邪悟,在修炼的道路上留下了可耻的污点。为了弥补自己的罪过,洗刷耻辱,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心中萌发了一定要到天安门正法的正念。于2000年12月17日我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18日下午来到北京天安门,当我打开横幅,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举过头顶,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我不停地喊,警察来抓我的时候,为了能多喊几声,我双手高举着横幅,边跑边喊。这时我才真正体悟到放下生死瞬间的感觉。虽然时间很短,过后每当想起这个时候,还如同身临其境一样,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被抓后,我于2000年12月23日被押回舒兰市看守所,开始了八个月的铁窗生活。

押回看守所后,我们单位的主要领导开始逼我放弃修炼。行长说:你只要能决裂法轮功,单位给你保出去,不然开除你公职,你还得被劳教。我表示坚决不决裂,并向他们洪法。单位领导多次来找我谈,我每次都是态度坚决,放下一切名利。单位领导一看做不通我的工作,就退让了一步,三把手王行长说:不让你决裂,你只要写一份保证不进京、不上访、不参加法轮功的一切活动,单位就可以把你保出去,出去后你该上班上班,该炼功炼功。我认为那是变相背叛信仰,便拒绝他们所提出的一切要求。一把手徐行长说:全吉林地区咱们系统因为你一个人炼功,省行把全吉林地区的年终奖扣了伍拾多万,你这是善吗?我说:这都是国家造成的,正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我的工作才干得非常好,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把他们说得无话可说。就在这期间,我丈夫进京正法,下落不明(现在已经堂堂正正的走出魔窟)。孩子也因进京正法被学校停学了,学校说什么如果孩子能交4000元“罚款”可上学。因为我的孩子没做错,为什么交“罚款”呢?我告诉孩子不能交“罚款”。孩子不会做饭,没有地方去,孩子每次和我见面时都泪流满面。在多方压力同时压向我的情况下,我顶住了各种压力和干扰闯了过来。

2001年1月16日,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被送到吉林市劳教所。检查身体时查出我有心脏病,被退回舒兰市看守所。这时我单位的领导又来找我谈话,并告诉我说,现在银行可以买段工龄,你要买段的话能给你十来万元,但你必须写“决裂”。我说:我宁可不要钱也不写“决裂”。这位行长说:你真是你们老师的好弟子呀!又接着说:你不决裂,我也给你办买段工龄,你同意吗?我说:同意。就这样办理了买段工龄的手续。可报到吉林省银行时,省行没有同意我买段工龄,因为我炼法轮功,说是不能给我十来万元钱支持我炼法轮功。这样银行领导又来找我谈话,并发出最后通牒。如果再不决裂,就开除我。我态度坚决,表示一修到底。最后银行领导因为我进京正法,又坚持不决裂,以旷职五天的名义,于2001年3月16日将我无理地开除了。

2001年4月25日以后,舒兰市公安局法制科、舒兰市“610”、吉林市“610”、吉林省“610”来给我们因有病被劳教所退回的大法弟子洗脑。他们找我谈话时说只要我决裂,他们可以给我恢复工作,并释放,如不决裂长期关押。我表示:坚决不决裂。就这样,在5月31日,“610”办公室再一次把我们没写决裂的大法弟子送到吉林市劳教所进行劳教。功友们一路上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铲除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这样,在正念的作用下,我们破除邪恶势力的安排,在检查身体时,我们都因身体不合格再一次被退回。退回后把我们关押在舒兰市拘留所,这时一些同修因为有单位担保被释放出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因无单位担保,就这样被无限期的非法关押着。“610”办公室周主任,舒兰市政法委的李书记分别给我洗脑,我态度坚决,坚决不决裂,他们无计可施。

由于被非法长期关押,又不能及时学法,在思想上想出去的心特别强烈,以至形成执著,便采取了人的办法,心想,只要不决裂,写个“不进京、不上访、不参加法轮功的一切活动”的保证也是可以的,出去还能洪法、正法,企图蒙混过关。结果在执著心的带动下写了这种“保证”。这时一个功友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大法坚不可摧》)师父的话一下触动了我的内心深处,我虽然写的不是决裂,但这不也是向邪恶妥协吗?这是对大法的不敬啊!我立刻通知610周主任,我所写的“保证”作废。真是师父及时给我点悟,才得以挽回我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师父真是太慈悲了。

2001年8月8日,“610”又把我非法关押到舒兰市精神病院“洗脑基地”,进行强制洗脑。这时有几个功友到“洗脑基地后”,在压力面前已向基地刘主任表示不炼了。经我和他们沟通后,他们马上认识到自己所作所为是不应该的,并表示坚决不决裂。基地刘主任发现是我做的工作,经和市政法委李书记请示,决定第二天把我押回拘留所进行长期关押。功友们说:你在这的工作已作完了,你应该走了。我也悟到,我是应该出去了。这时又有几个功友决定和我一起走,这样,晚上我们一起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铲除阻止我们出去的一切邪恶。请求师父保护弟子们安全出去。在8月13日晚12点从基地的铁栏杆的空隙中硬挤出去了,安全地走出了魔窟。

现在我虽然被迫害的流离失所,但我又回到了洪法、正法的洪流中,我感到非常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