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正法遭拘捕 正念闯关获自由


【明慧网2001年10月26日】2001年9月24日,我和23名同修一起去天安门正法。我们早上8点多到达天安门,当时天气不太好,阴沉沉的,游人不多。我们一行6人,在天安门前转了一圈,游人渐渐多起来。由于种种原因,当时心态不是很稳,所以在打横幅时,我和其他三名同修被抓。(另两名当时没有行动)。在天安门前派出所我们被关一天,一天里又有各地大法弟子被送到这里。在被关期间,这里的恶警往我们泼水,并辱骂我们。说些不堪入耳的低级下流话。

晚上大约7点左右,我们全部被带走,不知去哪里,我们大约五个人一辆车,在行驶的路上,我们车上两名同修遭到恶警毒打。

后来,我被北京郊区一个派出所接走,便和其他同修分开了。当天夜里两名恶警看着我,他们换班睡觉,不让我睡觉。开始时,我向他们洪法,后来我便发正念要求他们放我走。在发正念时,请慈悲的师父加持,这时身体的丹田往上,双手、脸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

大约午夜1点半左右,一种念头涌上来,我要离开这里。这种念头好象不完全是自己发出来的,有一种潜在的力量在带动着我。因此,在上厕所的时候,我跃墙跑了出去。当时墙很高,我没有多少信心脱身,所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我一次试着往上跳,身体很沉,在短时间内想跳过去,几乎是没有希望,然后马上请师父帮助,这时,瞬间一跃而起轻松翻过墙头。紧接着不一会儿,又翻过一座高墙。当时,我下身穿着厚毛裤,外面套紧身裤,行动非常不方便,可以想象,没有恩师的帮助,我是无法脱身的。派出所附近是玉米地,我跑进玉米地继续奔跑,这时天下起大雨,四周一片漆黑,为了躲开恶警的搜寻,我开始按横的方向跑,自己也不知道要走向哪里。只是不停地奔走。迷路时,慈悲的师父给我领路,天渐渐亮了,我竟神奇般地来到公路旁。

这时雨早停了。我看到不远处有警车、摩托车,在各大小路上搜寻我,车灯晃来晃去。我没有勇气到公路上去搭车(这时过往车辆较少),原因之一,自己满身泥水;原因之二,恶警随时会发现我。这样,只好又躲进玉米地,沿着公路方向走。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一大片没有隐蔽的空地,只好又向后退回玉米地,此时是早上6点多,我停下来休息,一身泥水,赤着脚(跑出来时皮鞋就脱下拎着),一天一夜没吃没喝。我坐在泥地上双盘发正念,请师父帮助赶快脱身。8点左右,我穿过没有隐蔽的空地,进到另一片地,这时自己感觉比较安全了,便沿着田间小道向前走。大约近9点,我来到公路上想搭车,可是由于自己怕心太重,没有成功并被警车发现。我又躲进玉米地,同时向公路的同一方向奔走,累了歇一会儿,再走。最后在一小片玉米地隐蔽下来,准备天黑以后再走,那样会安全些。

天黑以后,我开始行动,这时在不远处的公路上,一辆警车停在路边,前面的车灯射向我将要经过的大片玉米地,由于天黑,车灯显得特别刺眼。恶警吹着口哨,叫嚣着。我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往前走,也许他们已经猜到我的意图,所以我每到一处,警车随后也赶到那里。夜很寂静,车灯把田间小路照得又远又亮。我心里开始愤怒了:我又不是逃犯,为什么要这样无休止的堵截我,太邪恶了。我决定放弃原来选择的路线,并向相反方向走,这样,我离邪恶越来越远,离村庄、灯火越来越远。茫茫原野,只有月光和我作伴。这时,饥渴、疲劳使我双腿发软,没有力量,几乎每走几步都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我整整又走了一夜,天亮前我开始向有灯光的地方走,天亮时,正好走进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子,为了安全,我又躲进玉米地,浑身被露水湿透,身体上冒着热气,冷极了,双腿、双脚肿痛难忍。过度的疲劳使我不顾一切地躺倒在潮湿的地上,昏睡一会儿,我被冻醒了,全身不断地打颤,这时,我真想找一户人家暖和暖和,换换衣服,但是,不知道这种想法是否正确,因为在昨天白天,我曾3次求助都失败了。请师父帮我决定吧。这个念头一出,一缕阳光射进地里,照在我的脸上和身上,暖和了很多,我顿时有了勇气和信心,我能挺得住,阳光一会比一会强烈,身体也一会比一会暖和。我开始发正念,今天一定要走出去。

就这样,我沿着玉米地和田间小路走,向公路方向靠近,肿痛的脚和腿走起来很慢很费劲。大约10点多,在一农民家,我买到一套旧衣服,一双旧鞋,虽旧但干净。洗了脸,梳了头,要两个干硬、已经放了几天的馒头。又躲进玉米地,由于疲劳和虚弱,我再也不想动了,放下心来,什么都不想,我躺在暖烘烘的地里,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后,身体感觉非常难受,头昏,站起来都很困难。索性又躺下,不知何时又睡着了,大约下午4点左右,我坐起来发正念,铲除邪恶,并请师父帮助,使我能走动找机会脱身。我开始艰难地向前移动,后来在田间遇到一位好心大姐,知道我的情况后,她表示同情。在我再三请求下,她答应帮我找车,可是最后她还是没有来。(后来我悟到,也许还不到我离开的时候,当时走,不一定能走出去)这时已是下午6点左右,天渐渐开始暗下来,此时我的心情非常祥和,除了脚和腿疼痛外,身体感觉轻飘飘的,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点化我,我今天一定能走出去。我不断地发正念,8点前,我被一农民用拉玉米的三轮车,捎脚到他的村子里。正巧,这里来一辆串亲戚的小车,我花去30元钱,这辆车把我送到3里路远的小镇上,那里通火车和汽车。就这样,我终于逃离了邪恶的追捕。

钱用没了,后来几经周折,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踏上了回家的列车,车上非常拥挤,过道站满了人,我没买到座位票,可是慈悲的恩师又一次帮助了我,一上车我便有了一个座位,一直坐了十几个小时。半路车匪卖座,强行抢走我身边8个人的座位,我却安然无恙。在恩师的慈悲下,我安全顺利地返回家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