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阿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毒打、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明慧网】

黑龙江省阿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毒打、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明慧网2001年11月23日】韩淑清,女,56岁,黑龙江省阿城市胜利街。2000年5月23日和2001年10月29日她曾被公安局法制科宫科长勒索1000元钱,政保科刘继勒索2000元钱。1999年7.22日以后,胜利分理处党委书记刘XX、王义、工业办书记刘福阳、刘长志等人多次找她谈话,污蔑、诽谤大法和师父。由于她坚修大法,他们就多次去她家谈话,并命令她把墙上贴的《洪吟》中“实修”、“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等不干胶字和“真善忍”、“法轮常转”等多块木雕板取下,她无奈拿下,可墙上还有字的影像,刘福阳再去她家又让她把字的影像也涂去,她说不涂,房子是她的,她有权不涂。后片警奚佰玉就去她家也强行让把字的影像涂去。11月8日上午10点左右,她在家洗衣服,奚和另一民警让她去胜利派出所,进行审问,由于她坚定修炼,这伙恶警气急败坏的回她家强行抄走8块木雕板和手抄《转法轮》和经文,回到派出所又围上几个警察污言秽语、谩骂师父和大法。当晚六点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她非法关进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她老伴也被非法拘留15天。老伴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比她晚去7天,15天到期也不放,儿女们害怕,花了7000多元走人情托关系。到17天时派出所和公安局的人恐吓她再炼就送第一看守所,判劳教。2000年3月6日,为营救在看守所里绝食的学员,她到6.10办公室要人,主要负责人张忠凡指使派出所把她们分别抓到看守所,超期关押79天,2001年1月22日下午3点多片警奚佰玉叫她去派出所,她没去,邪恶曾多次来她家敲门并打电话骚扰,后她被逼离家出走。2月22日将她在亲属家抓走,恶警们恐吓她的家人,才抓到她。后她被强行送入“洗脑班”。因态度坚决,又被送入看守所,被看守所所长周孝章、韩XX和张伟打过,被李晓光骂过。99天后才被释放回家,并必须随叫随到。2001年8月6日,门卫老赵充当派出所的人,由于被骗,她们开了门,恶警把师父的法像拿走,四个恶警又将她一个快60岁的老太太按倒,反背手带上手铐。连鞋和睡衣都没换就把她又送至看守所,关押84天,还打她的嘴巴。此次恶警不但抓人,而且抄家,抄走了2个录音机、师父讲法带一套、炼功带、大法音乐带、2本《转法轮》、全部经文、师父法像三张、充电器一个、电话簿。门卫老赵一家、三楼委主任、五单位小张也经常到她家连看带问她的行动,现在她被逼得离开家。

孙丽杰,女,63岁,阿城市民主街。2000年12月22日她进京上访,被送到天安门附近的一个大院里,然后照相、编号、登记住址,后被送到各个派出所,她被装进了后备箱送往门头沟派出所,后又被装进后备箱送往门头沟看守所。在看守所呆了两天,她说出了地址,后被送往哈尔滨驻京办事处,26日被送回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主民主派出所300元钱,被非法关押期间,为争取自由,她绝食抗议两天,被灌食一次,后就不能吃东西,呕吐、手脚麻木,10天后她一点东西也吃不下。她女儿就被非法关押在隔壁,跟看守所反映她的情况。恶警看她确实不行了,就送她到阿城市医院,检查是胃出血,严重脱水。后家人签了“保证”才取保释放,回来时,不能自理,至今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国淑兰,女,49岁,阿城市和平街。2001年9月27日晚11点,和平街西城派出所民警赵亚周和杨某等三人到她家,强行让她去派出所,他们让她骂师父,她没骂,他们就强行给她带上手扣子,至使手扣子勒进肉里很深,至今伤痕还在。后问她还炼不炼,她说就在家炼,就这样,他们让她在拘留证上按手印,连夜把她送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0月24日被释放,关押期间他们骗家人说要判劳教,家人害怕,请客送礼共花了人民币一千多元,吃饭的有吕春彦和赵景周等恶人。

杜秀丽,女,37岁,黑龙江省阿城市永泰广。她曾被和平派出所恶警倪伟清勒索两次,第一次勒索3000元(后被要回来了),第二次被勒索2000元。后来她由于去6.10反映大法真实情况,被非法拘留19天,西城区派出所恶警赵景周多次到家骚扰,并恐吓她和家人。后她因要求释放被抓大法弟子,被强行扣留在派出所,双手被扣在铁椅子上,将近10个小时。因她坚持修炼,他们让她按手印,她没按,他们就强行送她到看守所,并说她们无上诉权,在看守所期间,她要求无罪释放,绝食9天,第五天时,他们开始给她插鼻管灌食,非法拘留她15天后才将她释放。

王桂芬,女,34岁。2000年1月份,她因证实大法写上访信,被胜利派出所片警马XX送进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她被那里的管教多次殴打,后要她要求无罪释放期间,她绝食四天半,到关押64天后才被释放。后又被马XX骗去看守所,15天后又转到第一看守所,那里的管教用“小白龙”打她(小白龙是看守所里打人最重的一种刑具),用手铐铐了一天一夜,最后她又开始绝食,他们开始灌食(灌的都是玉米面粥和白酒),把她的鼻子都插出血了,75天后她又被释放。后她又因进京上访,被胜利派出所民警接回,送进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00天后才被释放。

关书勋,男,61岁,阿城市胜利街。99年11月8日,老伴被三名警察押进屋,非法抄家,后把老伴抓走,又问他是否炼功,他说炼,他们就把他也非法关押,他没在拘留证上签字,单位领导和公安局政委协商决定拘捕他3天到5天,可到5天他没被释放,直至被非法关押15天后才被释放。

祝玉莲,女,61岁,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2001年1月22日,被强行带到分局谈话。因回答继续炼功,被非法送进第二看守所关押2个多月,后又被转到“洗脑班”,总共被非法关押71天,期间家里只有残疾的儿子和6岁的孙子。曾被看守所杨奇勒索60元钱。

李长香,女,59岁,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电缆厂。2000年7月24日她进京上访,被抓到北京兴农派出所,后又送往哈市驻京办事处。27日单位和派出所接她回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她绝食8天后被放回。玉泉电缆厂陈玉彬以去北京接她为由向她勒索1800元钱。2001年1月22日,说到分局开会,又把她送进监狱,3月31日又被送进“洗脑班”,后因年纪太大,并说她有高血压,被放回家,2001年5月18日,她去看望一位65岁的同修,被人举报,被非法抓进看守所,6月15日被放回家。(也说她是高血压)。

武彦春,男,35岁,阿城市玉泉镇。2000年12月2日进京上访,在途中被警察强行带回,非法被关进第二看守所,期间常被管教谩骂和污辱。12月20日被放回家。期间曾向6.10办公室奚景龙交400元钱。在家里只呆了两天,又被分局找去谈话,因坚持修炼,又被非法送进看守所,于2001年1月8日被释放。2001年1月22日,又被找到谈话,只因说炼,又被非法送进第二看守所,受到非人折磨,于4月9日被放。5月18日因到同修家听真相录音,被人举报,被非法抓捕,送入第二看守所,后被转到“洗脑班”,于6月19日被送回家。

范淑萍,女,38岁,阿城市玉泉镇,2001年1月22日早上8点,玉泉分局来人骗说开会,晚上8点多把她送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一天没让她吃饭。李波、王所长曾向她勒索1500元钱,二看郭所长勒索饭费170元钱。

李雅文,女,57岁,阿城市玉泉镇,2000年10月19日她进京上访,在前门派出所被恶警打得前胸后背青紫,脸打得骨头和肉分离,从耳朵里往外冒血。连挨两次这样的毒打。10月26日被当地派出所押回,同时勒索人民币1800元,送入阿城市第二看守所,被姓高的恶警骂了。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5天,由家人取保,交了2000千元罚金,200元饭费,才被放出来,其主要恶人是奚景龙、陈玉斌和郭所长。2001年1月22日,又被玉泉分局以开会为由骗至派出所,一天没让吃喝,连厕所也没让去,晚上又把她们送进第二看守所,由于她连续受到迫害,致使牙齿完全脱落,狱中的饭很硬,咬不动咸菜,只能喝咸菜水,牙床子被硬饭咯得肿多高,为要求无罪释放,她绝食抗议五天,被恶警指使男犯人拖去强行灌食。2001年5月18日,在同修家听真相录音,被人举报,押送第二看守所,关押28天,后被送往“洗脑班”。因炼功,被人连拉带拽,后说她有高血压,被释放回家。由于邪恶迫害,家人产生怕心,丈夫几次提出与她离婚,这都是邪恶当局对她们的迫害。在“洗脑班”期间,曾被勒索60元饭费,主要恶人是王凤春,在二看期间,也曾被勒索饭费240元,主要恶人是郭所长。

张凤芝,女,52岁,阿城市通信电缆厂,2001年7月22日她进京正法,在国务院门前信访办被抓,送往哈市驻京办事处,两天后被当地派出所和单位押回,送往阿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92天,由于她不承认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罪,拒绝在“保证书”上签字。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常遭到恶警辱骂,有时吃生大饼子,每天被逼迫为劳教洗大批衣物,连王胜副所长的裤衩都逼她们给洗。她们用结了冰的水拆洗监狱的被褥,给劳教洗棉大衣,她们的脸、手、脚都裂成大小不一的口子。凡是狱中的活,都逼迫她们五个炼功人干,有的人被迫害得瘦成皮包骨头。就这样,她们还经常被劳教们辱骂,敲诈勒索她们,她们五个人几乎供应着全看守所劳教的日常生活用品(牙膏、洗头膏、香皂、手纸等)。后她们开始绝食抗议,她于绝食3天后被释放。2001年1月22日她在家被骗去开会,晚上10点多被非法送往第二看守所,这次被非法关押70天,后又被送至“洗脑班”,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才被释放。回家后知道自己做错了,声明“洗脑班”所写的“保证”作废,坚定修炼,又被公安局抓去,非法关押20天后无罪释放。在这期间曾被勒索人民币总计为3408元。其主要恶人有:电缆厂保卫科陈玉彬、玉泉派出所沈明明、第二看守所郭所长、洗脑班王凤春、第二看守所周副所长。她总计被勒索五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