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五十多岁大法弟子的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1年11月24日】修炼之前的我曾身患肺结核、肝炎、胆囊炎、胰腺炎、肾炎、胃肠功能紊乱、妇科卵巢肿瘤,并于得法前检查出肺癌,每月的医药费就在800元左右,一年下来花费万元有余。因疾病缠身,常年住院,最终导致家庭不和。

自从96年得法以后,我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2个月下来,一身的病全没了,体重增加了20多斤,更重要的是精神愉快,神态祥和,家庭也由此变得和睦起来。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大法带来的美好与大法的威力。

可是,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等邪恶之徒却要禁止能使人身心受益的大法,我认识到这么好的大法不应该被禁止、被破坏,于是进京上访,以自己身心、家庭受益的事实,善意地向政府说明真相,但是接连去了几次发现信访办根本不让老百姓说话,反而被骗、被抓,回来之后还要拘留半个月、一个月的。

2000年4.25大法被迫害一周年的日子,我悟到:我们不能消极承受,在正法中应当主动清除邪恶。于是又到天安门正法,被非法抓回来拘留半个月。

7.20,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更应该去证实大法,于是到天安门打横幅。当时看到有一位学员被警察打破了头,鲜血直流,染红了衬衣。警察怕被人看见,给了他一块毛巾,让他自己捂住伤口,然后把他推到好多大法弟子的后面。7月22日我被送到北京怀柔监狱,当时气温很高,大法弟子被强迫站在太阳底下暴晒,就连孩子也不放过。饥渴难耐的孩子的母亲对警察说,我包里有钱,请您给孩子买点饭吧。警察却恶狠狠地破口大骂。后来我们被带回来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为了抵制邪恶、减少迫害,我们开始绝食。8月底家人将我取保候审,这才回到家中。在取保期间,邪恶秘密判我劳教。到家中带人的前半小时,我又去了北京。抓回来被送到洗脑班。

今年3月拿上材料到北京窒息邪恶,直接到了中南海揭露江泽民罪行,不能让他继续迫害大法与弟子,不能让邪恶再在人间猖狂!中南海的警察问到我们时,我们回答,我们来上访,告江泽民残害无辜、打击善良。上访材料被他们骗去,由于不说姓名、地址,一个个被单独叫去审问,骗到小黑屋子后,不说姓名就打。各种方法都用上了:拳打脚踢、电线剥去外皮缠在手上通电、用电棍电、用袋子把人套起来打臀部以下,我被整整打了一个下午,腰部往下青紫,变成黑色,坐都坐不住,手背被电得起泡,后背电成被烧焦的样子,上厕所不能自理,手不会动,疼得裤子都提不起来,电棍所电之处都电熟了。并且办事处一直不给饭吃。被带回派出所劳教,在非法关押期间,邪恶之徒对我施暴,我发正念,为了铲除邪恶,以绝食抵制邪恶的行为,被关了2天2夜。当我孤独寂寞时想到有师父在身边,还想起师父的话:“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这时一阵热流通遍全身。我就想:要打破旧势力的安排,我一定要出去,不能被邪恶关押。正念一出,本来有3个看守、3道锁着的门,其中两个有事出去了,剩下一个看守也走了出去,我知道是师父在安排这一切,师父为我打开门领着我走了出去,这是大法的威力!

出来后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后来到了一位学员家中,结果当天晚上警察来查户口,资料点被查抄,人也被抓了去关了3天。我以绝食抵制与阻止邪恶,邪恶的警察用两副手铐和一把大锁将我铐在铁凳子上扔在屋外,一个晚上我被3月份的寒流冻得全身发冷。就这样连续铐了我2天3夜后,宣布劳教,我立即坚定地发正念窒息铲除邪恶。在检查身体时我发正念:我不能被邪恶之徒非法关押,请师父帮弟子出去。当时医生查出身体某部位有阴影,不能送劳教。接连去了3家医院,在最后一家医院有位年轻的医生检查说没有,我坚定地发正念:大法粒子不能被关!这一念一出,又过来一位老大夫,一看,说是有瘤子,结果我被送了回来,又融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