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关

【明慧网2001年11月29日】一天,我与同修一起做大法真相材料,发了一些之后,遇到一位老人,看他挺面善,便上前搭话:“大爷,这是法轮功真相材料,给你一份看看,对你有好处。”老人高兴接受并说:“我们也炼法轮功。”“是吗?”高兴之余又递给一个光盘。这时老人说:“孩子,快走吧!”我们谢过老人,但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师尊的点化,还在逐门逐户地发。突然几个警察出现在我们面前,不容分说把我俩推上了警车,我们跟他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们听而不闻,不一会儿把我俩带到了派出所,分别关在两个屋,把我铐在椅子上,问我姓名、住址,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住在中国。”恶警气急败坏地打我嘴巴子,于是我就大声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警察执法犯法!”喊声传遍整个走廊,他慌忙关上门说:“谁打人啦?”我说:“你打人啦。”不一会进来两个警察,说是所长,问:“怎么啦?”我说:“所长,请问你们派出所的警察可以打人吗?打人是不是犯法的?”所长说:“谁打你啦?”我念着恶警的警号,说:“这一位,打人啦,打我啦。”问:“谁看见他打你啦?”我指着屋里另一个警察说:“他看见了。”那个警察矢口否认:“没看见。”我说:“人民警察的形像让你们给丢尽了,你们不配穿这套警服,你们不是保护人民的,而是残害百姓的,难怪老百姓说‘警匪一家’,你们的行为与土匪有什么两样?符合你们的职业道德吗?告诉你: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来救度一切众生的,我们冒着生命危险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你们反把我们当做坏人抓、打,你们的良心何在?”

午后,另一同修脱身跑了出去。恶警们对我更加疯狂了:“她跑了,我就拿你撒气,说,叫什么名字、住在哪儿?”“叫大法弟子,住在中国。”面对它们的拳脚相加,我毫不屈服,正视恶人,同时发正念。打我的警察住手了。我说:“我要控告你们的违法行为。”一个干警说:“没有人管。”我说:“我可以上网,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的违法行为。”他们把我铐在老虎凳子上一天一宿,我几次想跑都没成功。第二天,恶警把我提到公安分局,问我:“传单哪来的?”我笑了,说:“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说,我能告诉你传单哪来的吗?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一个大法弟子的。”他们就再也不问传单的事了。

由于我丈夫到处找我,他们查出了我的身份,于是想做我的询问笔录。我义正辞严地对他们说:“如果在别的场合下,你我作为私人关系可以无话不谈。但是,今天你作为一个机关办案人员出现在我面前,象审问犯人一样做我的询问笔录,你没有资格。因为我不是犯人,我没有犯罪,我有权向世人讲清真相,所以我一概不回答你的问话。”说完就闭上嘴,旁边的警察对他说:“好,好,好,不回答,你就自己写吧!”然后他就自己提一个问题,后边一个不回答,再提一个问题,又一个不回答。最后问我你不签字吧,我说:“不签。”

这样恶警把我送到了看守所,我知道决不配合邪恶,于是不穿号服、不干活,继续绝食绝水,坚决要求无罪释放!由于拒绝灌食,男干警和男犯人一起按住我,把我的牙都撬活动了,男干警看不配合,穿着皮鞋来踹我,女管教打我嘴巴子,用教鞭打我嘴。一边打一边说:“张开嘴、张开嘴。”我瞪大眼睛正视她,心里发正念铲除邪恶。

11月10日(星期六)我发出最强的正念,心想今天我一定要出去,摆脱邪恶的束缚,不允许他们继续迫害我。就在那天晚上(也是我绝食绝水第11天),我被无条件释放。

感谢师尊,是弟子自己没做好,又让师尊替我承受。

事后,冷静思考,对我迫害是邪恶安排的,想阻止我正法。向内找,发现自己还存在执著和漏洞,才使魔钻了空子。是,它们不配来考验我们,可是那强烈的做事心,带的资料没发完就不能离开,竟然不顾师尊的点化,没有用智慧,关键时神的一面又受抑制了。再次,那几日在忙做大法事的同时,学法时间减少,而且不能静下心来学法。师父说:“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走向圆满》)

此次教训是深刻的,讲出来与同修共勉,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