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用正念制止邪恶

【明慧网2001年2月17日】 今年一月八日,我摆脱了便衣盯梢,踏上去北京的列车,九日上午十点,我在天安门广场拉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庄严地向世人正法。三个公安人员抓住我,扯去了横幅,我手拉着铁栏杆,继续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我大法清白”,终因寡不敌众,被送往天安门公安分局。

经过一番简单审讯后,将我关在一间屋里,那屋里已关押了四个大法弟子,其中一青年男弟子被打得皮开肉绽,都气平神定,默默地站着。不到一小时,陆续关押近三十弟子,将小小的审讯室挤得满满的,公安人员已无立足之地,只好溜到门外走廊上去。弟子们不失时机将带来的横幅、标语挂、贴在门窗、墙上,连办公桌也张贴上了。一派祥和慈悲的场坚定了大法弟子正法的决心。被关押的弟子越来越多,公安人员将我们转移到对面铁笼里。在那儿七十来个弟子席地而坐,各地弟子聚集一堂,大家及时切磋交流。不时有所谓语言专家来偷听谈话,辨出各地乡音,此时弟子们齐声背诵《论语》、《真修》等经文,使他们难以分辨,不时还有驻京办的人员来认领老乡,弟子们便齐声背诵《助法》、《威德》、《大觉》等诗,令驻京办人员惶恐不安,匆匆而去。那天没有一个弟子被领走。

下午四点,五辆警车满载大法弟子押往北京西城区清河看守所。一路上警车长鸣,警灯闪烁,两旁路人驻足而望,我仿佛在一片祥和的佛乐声中,在“光彩万千耀双目”的佛光沐浴下,飞往那圣洁而又美好的天国世界,留下的世人目光中流露出对我们的敬佩。

到清河看守所后,将我们编号、照相、按手印。我编为2020号。为了做弟子的转化工作,又将2019,2021号弟子与我押往展览路派出所(每三个弟子押往一个派出所)。

到展览路派出所后,晚九点,四、五个警察搞车轮战,轮番审讯我,有扮红脸的,又扮白脸的,有恩威并施的,有套近乎的,不外乎用情打动你:“阿姨,说吧,说了我们送你回去,决不让他们抓你”,“大年前,家里人多担心呀”……我“以一个不动制万动”。对那些讲话和气的,我就洪法;语气强硬的,我就劝善;邪恶之徒就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法制止、铲除。

到凌晨三点,他们已穷途末路了,由一小丑用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手段胁迫我说出姓名、地址。他拿来老师的法像,要我当着老师像说出姓名、地址。面对老师法像,一股暖流通透我全身,我对老师双手和十,并请他将老师法像送给我。邪恶之徒妄想利用我对师尊的崇敬达到邪恶目的,就双手揉搓法像,威胁我要撕法像,说“只有你(说出姓名、地址)才能救你的师父”还将法像扔在地上。我忍无可忍,大声警告:“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法理中包涵着忍无可忍”“你们想用这种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手段永远达不到目的。”正义的呼声传遍办公室,那小丑愣住了。……那时,我心中只有一念:用我的生命制止邪恶,铲除邪恶。我的义举震慑了他们,躱在隔壁的四、五个公安人员都跑进来,把我从地上抬起,放在躺椅上。

我头脑清醒,人安然无恙,热泪脱眶而出,我深深体悟到大法的无边法力。师尊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一正压百邪,公安人员再也不敢审讯我了,那小丑也躲起来不敢见我了。

第二天,又将我送回西城区清河看守所关押在105室。清河看守所是邪恶势力十分猖獗的地方。看守所尽管使用同样邪恶,流氓的手段,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大法弟子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粉碎了他们的阴谋诡计。

看守所在预审一瘦弱女子时,公安人员如法炮制,拿出老师法像扔在地上,让弟子用脚踩。(受审时弟子坐在椅上,用铁链栓在椅上,限制起立,行走),女弟子“恒心举足万斤腿”,双手扶在椅上,将腿抬至空中,几个彪形大汉使劲按她的双腿,却怎么也压不下去,气急败坏的邪恶之徒又用脚踩她扶在椅上的双手,把她的手指踩破了皮,她仍坚如磐石,公安只好放她回105室。

还有一东北弟子受审长达四小时(从子时零点到四点),公安不仅将她打得伤痕累累,还侮辱她。此弟子是走着去、被抬着回的。

同室弟子向看守所抗议,要求惩办凶手,要求给弟子验伤。然而邪恶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所以凶手们遮人耳目地敷衍,表示处分审讯者,并送弟子到医院验伤。在去医院途中,大法弟子逢人便说明:我是大法弟子,公安人员迫害我……向世人讲清真象,暴露邪恶。

为了要求无罪释放,105室18名大法弟子绝食绝水,看守所用强行灌食来折磨弟子,致使弟子灌食后呕吐、腹泻、流鼻血。但无一动摇,无一被转化。

十二日看守所又将我与其他八名弟子押在206室。无论在哪里,我们都坚持学法,炼功,切磋交流。

直到一月十六日,看守所已无计可施,只好无条件释放五位大法弟子。晚十时半用两辆警车分别沿外三环驶去,沿途放人。车上看守所副所长对司机面受机宜:你们以后抓了法轮功不要送到派出所,送到我们这里,就算你们的名额。他们以抓法轮功为乐事,大发镇压大法弟子的黑财,多邪恶呀!

让我下车时,副所长竟求我:不要说是从我们这儿放出去的,影响不好。他们多么心虚呀!

孰正,孰邪,岂不是昭然若揭吗?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