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旧势力的控制和迫害

【明慧网2001年4月26日】 我叫向梅(化名),是南方某省的大法弟子,曾经在正法的过程中有过迷失。然而,正如师父在“排除干扰”中所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逐渐地认识到了邪恶势力的安排并最后突破了他们的误导,走出了邪悟,又回到了正法的进程当中。

一、劳教

为了向世人说明真相,为了能够还我师父清白,我先后三次到北京上访并三次被抓。于去年七月被邪恶势力非法宣判劳教两年。在上诉期,被关押在当地劳教所一个多月。诉讼根本无门。上诉期满后,于9月5日被送到该省吉西(化名)的一个女子监狱。

该女子监狱的邪恶势力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其恶毒程度难以用语言形容。他们到“马三家”学习所谓的经验,在中央司法部“帮教团”的“帮助”下,恶毒、残暴及伪善并用,竭尽全力毁坏法轮功学员的修炼

一到吉西,劳教干部就规定“三不” 不炼功,不传功,不绝食。我说做不到。他们就将我与吸毒劳教人员关在一起,夜里派三人轮流看着我们,不让炼功。白天则和其他大法弟子关在一起学敲鼓什么的。然而,我们仍然一有机会就炼功。并且强烈要求允许我们公开集体学法,集体炼功。

二、迷失

几天后,中央司法部组织的所谓“帮教团”来到吉西,说要开“交流会”与大法弟子“交流”。功友们商定好,如果他们说大法不好,说师父不好,就站起来和他们辩论,背经文。我们二十几位功友进入会场,北京来的四个所谓“大法学员”和我们面对面而坐。出乎我的意料,他们从上午八点多讲到中午十二点,却没有说半句大法不好的话。他们讲自己如何得法、如何弘法、如何打横幅、在劳教所如何绝食等等。劳教所的干警也说,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认真地听过,几个小时一点没有走动。当时我们感觉到他们是在用慈悲和智慧弘法,连那些干部个个都听得入神。

在其后的两天里,他们仍留在这里与我们交流。干警们还安排我们一起打乒乓球、羽毛球,甚至跳舞等等。当时觉得不对劲,却没有从根本上抵制邪恶的安排,因而对那些所谓的学员渐渐地产生好感,从而被他们慢慢地带向了邪悟。

那些被转化者的言论主要是利用了学员对圆满的执著心以及其它的一些人的执著心,瓦解学员对大法的正信正念。他们首先企图将师父和大法分开,又胡说弘法、绝食、上访等等这些都行不通,要想回家只有转化一条路;胡说什么必须把所有的执著放下,包括对炼功学法的执著,炼功学法也是一种形式等等。另外,他们还邪恶地说什么宇宙大法从上而下贯穿下来,人的一层法也要符合,国家不允许练就不练了。

这些所谓的“学员”文化程度比较高,而且可以引用很多法中的话。在他们似是而非的伪善恶毒的“劝说”下,再加上过去两个多月来我们学法甚少,逐渐地,我们被自己的执著心带向邪悟,写了与“X教组织”决裂的话,造成了千古遗憾。

三、醒悟

师父在经文“除恶”中说,“关于所谓被转化者的言论,表面上是不反对师父,骨子里是叫大家不要炼了、不要学了。”“ 在邪恶的镇压中他们已经穷途末路,所谓转化学员的方式、言论都是哄小孩儿的玩艺儿。”

一般情况下,被转化学员要经过三个月的观察,才能决定是否真正完全转化、可以被解除劳教。

虽然当时写了决裂的话,不少弟子却难过得要命,哭了几天几夜。有一个一直坚持反对“转化”的弟子,义正辞严地说:“他们怎么可以转化我们?应该是我们转化他们”。我也觉得这样的状态非常不正常。天天吃吃玩玩的,象什么炼功人?我们炼法轮功又不是什么教,更不是邪的,和“X教组织”决裂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师父说,“经修其心,功炼其身;他日圆满,真善忍存。”在没有圆满时,我们一直都需要学法炼功的。学法炼功怎么成了执著了?

当我们被“转化”后,他们放松了管制,东西也可以带进去。师父的一些新经文也被夹带了进去。我就开始了天天坚持学法,抄写经文。这段时间,我一直有很强烈的腿痛,走路一拐一拐的。有一天,当我抄写了一篇经文以后,腿痛突然消失了。我立刻悟到,学法是非常重要的。在前一段时间的迷茫中,学法不深是主要的原因。然后又悟到,师父教我们“真善忍”,我们应该讲真话。于是我们就对干部说,我们修真善忍,坚修大法心不动,写的、说的不对,要求改正。

在随后的几天里,从省城又被抓来了八十几位学员。她们被关在大墙的外面。劳教所的干部们要求我们组的所谓被转化得好的学员去帮助他们做转化工作。然而,那些学员却拒绝让这边的被转化后的学员进去,并说:“你们有什么资格转化我们?只有我们转化你们。”还说我们的状态非常不对。

这时,师父的新经文“窒息邪恶”被带了进来。师父说:“所谓被转化的人,历史上就是这样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论他过去被抓被打表现得如何好,都是为了他今天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做准备的。希望学员不要听信它们邪恶的谎言”。至此,我们已经完全认识到了,在邪恶势力毫无人性地残酷迫害下无法达到使我们转化的目的后,他们又采用了最伪善、也是最恶毒的方法对我们进行转化。而我们居然邪悟了。

当悟到这些时,我无法控制自己极为强烈的悔恨,一抬头向门上撞去,撞破了一块头皮,鲜血直流。我们立即声明,每周所做的、所写的思想汇报全部作废。而且我们二十一个人集体写了联合声明,严正声明一切邪悟的东西全部作废,并且要求集体炼功、集体学法。

当我们被转化时,干部们和我们一块学法,东西也可以带进去。可是当我们声明后,他们立即紧张起来,马上收回我们身上的经文,劝说我们退一步海阔天空。同时,马上要把我们强行分开,按照他们的安排,把我们和吸毒人员混在一起。但是,弟子们拒绝服从其安排,我们这一组当时紧紧地抱在一起,坚决不让他们把我们分开。当时的场景令不少劳教人员都流下了眼泪。

从那一天开始,我和其他一些功友进行了长达五十天的绝食,并且在各方面都拒绝和邪恶的安排配合。

四、绝食

邪恶势力终于撕下了他们伪善的面孔,再一次彻底地暴露出他们残暴、凶狠的本质。

邪恶看到“转化”失败以后,就把我们强制关押。他们采用三连号、四连号等方法,不让我们炼功也不让我们睡觉。我们的权力全部被剥夺。我们没有进食,他们仍然强迫我们和其它劳教人员一起出工干活。吃饭时间还要我们坐在那里,不吃也得坐在那里。三日不吃饭的就开始强行灌食。他们强行将管子插入我的口中,他们一插,我就用嘴把管子咬住。他们就用钳子敲,敲断了我一个牙齿。不仅如此,他们还把我折磨得口鼻出血,大块大块地吐血。当发现灌食出血后,他们就把止血药水一起放在食物里灌。他们还对我强行用药,挂水输液。我对他们说,我没有病,我不需要用药,我也付不起医药费,我更不乐意花国家一分钱。然而,这些邪恶之徒怕担责任,他们强迫我们每星期检查身体,还要抽血做肝功能透视,并且强行灌食。

可是,他们在灌食时却说:“你们如果绝食而死那是替X死,是白死。”他们还威胁引诱,只要讲假话,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就可以提前解教回家。由此可见邪恶势力的伪善恶毒。

另一方面,他们并没有忘记强迫我们出工干活,一天十几个小时。每天早上起来排队,一会这边集合,一会那边集合,等等。早上八点多从这边二楼拖到那边的三楼去灌食,十点多再拖回来灌,来回拖。他们说,上面规定了,每天要灌三次,第一次五百克,第二次三百克。相隔只有一个多小时,有时还不到。他们是明摆着要折磨人。有些学员被他们折磨得耳朵流脓,口鼻流血,痛苦异常。有学员承受不了,就吃了。我和另外几位学员从12月4号开始绝食,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五、回家

这样到了1月15号,他们害怕出人命,就强迫我们几个人到医院做心电图检查。心电图仪器的电极一直无法接在我身上,他们叫我配合,我拒绝。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完成检查。而我的心率却只有47次/分钟。院长要通知我家里人汇款一万元到医院,要给我挂氨基酸等等,还要住院。我义正辞严地对院长说,我没有病,我也付不起医药费,我也不想花国家一分钱。

但是,到了18号下午他们仍然强迫地给我挂了一瓶氨基酸。然后我就觉得呼吸困难,肩膀、腿部等处酸痛。我再次解释,我说我没有病,这些东西你们觉得好,我们觉得不好。他们回答说,“不是你说了算的。”19日,他们又要给我挂氨基酸。我坚决不从。然而,他们派几个人把我按在床上,强迫输液。这样,到了20日上半夜,我的呼吸倍加困难。呼吸时发出很大的声音,这时有人把医生找来。

此时,我的双脚开始发麻,两手开始抽搐,不能动。医生看到后,吩咐赶快给我穿衣服。要把我的棉裤穿起来,我坚决不从。然而我的双脚却越来越麻,而且,麻木部分越来越大,越来越往上发展。我就在心中背诵大法,“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能行,我知道我能行。最后我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地背诵“论语”。当麻木的感觉快发展到我的心口时,突然呼的一声,就觉得一个东西滑了下去。我一下子恢复了所有的知觉。

可是,他们却忙作一团,乱成一团。好象血压也量不到啦,又是要接氧气,又是要输液,又是拿担架等等。十几分钟后,所有的干警也都赶来了。他们忙着要把我送到县城医院,我大脑却是非常清楚,并且在不停地背诵大法。我对他们说,我没有病。就是你们不让我学法炼功、对我们不公造成的。

到了县城医院,他们把我安排在老干部病房。又忙成一团。还要给我输液,然而无论针头插到哪里都插不进去,或者一插进去就肿起来。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地方,一下就输了八瓶。第二天又是输了六瓶。干警对我说,“一碗粥只有五毛钱。而挂这样的东西一瓶就要一百多元。这些都算到你帐上。”我说,你要算就算嘛。你认为这东西有营养,我们修炼的人不这样认为,你们给我挂了这些东西,却疼死我了。

然而,第三天,他们就开始打听我们家乡什么时候有车子来,路上需要几个小时,还问我家的电话号码等等。并且说,你放心,不会问你家里人要钱的。我没有理睬他们,他们只好又向上面请示,然后发电报到我家,把我丈夫叫来了。在这三天里,我一直给医生洪法,告诉他们我没有病。我只要炼功,他们不需要这样对待我,我根本不要用国家的钱。他们要我丈夫接我回家,我说等法正过来我再堂堂正正地回去。他们说,什么都不谈,你先回去。

这样,在被关押半年多并且经过五十天的绝食后,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劳教所,又重新投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六、体悟

在过去被关押的半年多里,我曾经极其危险地迷失在邪恶势力所安排的所谓考验之中。可是,师父说,“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当我们认识到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并且拒绝接受其考验后,他们所安排的一切就失去了存在之理由。师父在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如果我们真能够放下一切执著,那么邪恶的考验就无从下手。师父说,“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而这一切正念,又来自于不断地学法,在法中提高。

以上是本人的一些经历和体悟。我深深感到自己与大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在正法进程中还远远没有能够发挥自己应该有的作用。希望能与同修们共同勉励,在正法中“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
2001年4月2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