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所有能利用的时间投入到正法洪流中


【明慧网2001年6月21日】河北省平山县是太行山区的一个贫困县,靠天吃饭的农民收入微薄,可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及各乡派出所动辄就对大法弟子绑架、非法关押、勒索钱财,一次就几千元,致使善良的大法弟子倾家荡产;更有甚者,入室抢劫大小农用工具及仅有的家电作抵押,不勒索到钱不退还,这与强盗有何区别?!据悉,该县部份大法弟子又一次被非法抓捕,详情待查。下面是当地一个大法弟子的亲笔记录:

一、找到人生答案──《转法轮》

我在没有修炼法轮大法前是一个脾气暴躁、易怒易忧的人。对于社会上的不良习气虽然看不过眼,但是也不知不觉在随波逐流。由于家庭的贫困,对金钱来说,虽不象有的人那样视钱如命,但也不知用了多少见不得人的方式与人明争暗斗,到头来仍什么也得不到。岁数不大就搞得自己体弱多病,一年四季经常感冒。结婚刚刚两年的时间,不幸得了青光眼,到医院手术后视力只有0.1,对于一个既有妻儿老小又正值年轻的男人来说,无疑又是精神上沉重的打击。从此我变得郁郁不乐,看谁都不顺眼,自己也不想这样,但又无可奈何。因此把满腔的怨气经常往自己心爱的妻子身上撒。过后静下心来想一想,却也不知为什么。有时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的命运怎么这么不好?渐渐地积怨成恨,恨苍天对自己不公。1998年5月心脏不好,在家养病的日子里,有幸看了师父的《转法轮》。我反复看过几遍后,对一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找到了答案,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知道了人在世上活着不是为了当人而是返本归真。7月份开始学炼法轮功,并按照师父讲给我们的大法,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和别人争斗,遇到矛盾向内找,时刻提醒自己要与人为善、严守心性。在修炼过程中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思想,身体强壮了,修炼三年来,没有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支针。这真是一部高德大法。而这么一部教人向善、能使人道德回升的宇宙大法却遭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肆意诬蔑、迫害。

二、见证历史,4.257.20两度上访

1999年4月24日,得知天津学员无端被抓后,我和当地许多学员连夜踏上了北去的客车,希望法轮功问题和平解决。当到达北京后,发现有很多功友都已到了那里。我们抱着一颗相信人民政府、相信人民公仆的纯洁而又善良的心,静静地等候在街道的两旁。我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静坐,只是在那里静静地站着,等待着朱总理对天津事件的处理意见。这一切一开始把许多不明真相的官员、警察忙得不可开交,东奔西跑,每五、六十米远就有几个警察把我们看起来。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善良的炼功人,都是那么慈善祥和,后来警察索性在一旁闲聊天。有的学员用和善的语气引导着那些好奇的行人,以防交通阻塞。25日晚上我们离开现场后,地上干干净净,一个纸屑都没有。有的警察被感动得流下了泪水,他们告诉我们在北京当警察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人。

可是这仅仅是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阴谋陷害法轮功的开始,迫害在一步步升级。到99年7月19日,“人权恶棍”江泽民指使公安部对全国各地的辅导员进行全面的非法抓捕。我们得到这一消息后,马上乘车到了石家庄,希望得到合理合法的解释。政府公务员告诉我们省政府解决不了,你们到北京去吧。可是到北京去的各个交通路口包括车站早已被封,严查炼功人不准去北京,我们当机立断步行进京。没想到半路被公安发现后,命令当地公安押回,非法关押一天不准吃喝。回来后我开始思考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说这是参与政治吗?由于对法认识不足,受媒体谎言的欺骗,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迷惑着,思考着,几乎是不学法不炼功,忙于常人的工作。直到看了99年11月份广州法会的材料后,我才猛然惊醒:我怎么能被邪恶势力恶毒谣言所迷惑,把大法弟子依法进京上访讲清修炼“真善忍”的真实情况当作是参与政治呢?本来没有参与政治却怕让人说参与政治,恰恰这一点被邪恶势力钻了空子,以这顶大帽子拖住大法弟子护法的脚步。明白后我深深痛悔自己过去的几个月没有很好地学法炼功,脱离了正法进程,这是修炼过程中很使我痛心的事。

三、暴徒屡次对我非法关押、抢劫,促使我又进京城

2000年农历的正月十四日(2月17日),为怕大法学员依法上访讲真象,大吾乡政府党委书记侯通肖、副乡长卢素芳带一帮工作人员把我们在家的十几个大法学员,强行抓到乡办公室,以“办学习班”为名非法关押3天3夜,去厕所都严格限制,并以“罚款”的名义,强行索要每人3000元,否则继续非法关押。由于我家贫困没钱,勉强凑了1500元,到18日晚才把我放回家。侯通肖一夥还闯入A村彭新芳家,抢走了拖拉机一辆、摩托车一辆;闯入B村冼合琴家抢走了三轮车一辆、自行车四辆。后逼着彭新芳和冼合琴的家人各交了1000元才归还财物。而在A村张同书家抢走的一辆自行车至今还押在乡政府未还。他们得意于这种“速效”敛财法,所以在以后的敏感日子更加肆意非法关押大法学员。

到2000年7月中旬又把我们非法关进了乡办公室,5天后才放回家。21日下午在乡党委书记侯通肖、副乡长卢素芳的带领下,他们闯入A村彭新芳家,再度抢走拖拉机;闯入张同书家抢走木工机械电刨子;闯入彭海家抢走手扶拖拉机和两辆自行车;闯入B村冼合琴家抢走了土车一部、电视机一台、轧面机一台;从张玉娥家抢走一辆自行车;并逼每人出2000元才退回东西。大法弟子抵制他们的犯罪行为,拒交非法罚款。他们勒索不到钱,就无理扣押。他们抢我的东西到秋收种麦季节也没给退,历时半年之久,一直到农历的腊月二十才把东西归还。

乡政府不法人员的一次次绑架、抢劫行为终于使我清醒了,邪恶势力是想要逼迫我们彻底放弃“真善忍”,这是不可能的。于是2000年8月我坚定地踏上了北去的列车,进京护法。在打听信访局时,警察知道了我是炼法轮功的,不容说话,立即把我带到天安门分局,后被押到驻京办事处。在那里工作人员抢走我身上仅有的114元,带上手铐逼我蹲着,本地派出所去后又换成双背铐强行押回来。一路上我忍着痛苦给他们讲大法好,去北京是为了让人了解大法真象,他们非但不听,还污言秽语地辱骂我。这次我这合法公民只因进京问路就被非法刑事拘留35天。在非法审问时乡派出所所长霍三栓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了真话“炼”,就对我又打又骂。

2000年12月30日,乡政府不法之徒再次倚仗着所谓的“上级指示”,动用派出所警察没有任何理由,强行将我押到警车上。我不配合,派出所副所长郄会廷用强硬的手段给我带铐子,我说:“我没犯法,凭什么给我带铐子?”铐子最终没带成,他就强行把我的胳膊拧到背后,扳住手腕把我扭到车上。数天之后,手腕的疼痛才消失。一同被抓的还有A村的彭海、张同书、姚莲茹、许平、王云利、B村的冼合琴、米德颜、刘元捍、张玉娥、张玉娥之子等大法弟子。被非法关到乡里后我们认识到,绝不能配合这种对大法的迫害,要主动抑制和铲除邪恶势力。我们开始绝食绝水,要求无条件放人、归还大法书籍,并告诉他们这样做是在执法犯法,是帮助邪恶势力迫害好人,所犯下的一切罪恶是偿还不清的。乡派出所副所长郄会廷听了,对我又骂又踢又打。他们逼我在讯问笔录上签字,我不签。后来把我和几个功友一起非法投进了看守所,非法关押了45天。

四、投入正法洪流

在看守所里与其他功友互相切磋,互相帮助提高,有力地抵制了邪恶。看守所里每个监号大部份是刑事犯人,大法弟子只有一两个,多的三个。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犯人说大法不好的话,对我们也很凶。通过给他们讲道理,讲老师告诉我们如何做一个好人,讲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有很多人改变了想法,对我们也好了,有的还学了动作。一年一度的春节快要到了,看守人员诱骗我们:每人写一个不去北京的保证就放我们回家过年。我们知道这是骗人的鬼话,相约谁也不要配合他们。看守人员问我们写不写,我们大声回答“不写”,气得看守人员转身走了,我们悟到只要心正,邪恶势力的一切诡计在大法弟子面前就象“哄小孩儿的玩艺儿”,大法弟子融为一体,邪恶根本就无从下手。

从看守所出来后,我知道师父一再给弟子们机会,加倍弥补以前的过失和不足,我要把所有能利用的时间,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发挥好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让至善、至纯的正义力量充满神州大地,叫邪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彻底灭尽!

(文中大法弟子均为化名。)

犯罪分子名单:
河北省平山县大吾乡 乡政府电话:0311─2830037 党委书记侯通肖、副乡长卢素芳 河北省平山县大吾乡 乡派出所电话:0311─2830040 所长霍三栓 副所长郄会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