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为大法献出一切的我不再迷惑:我的护法经历


【明慧网2001年6月14日】我是一个大法弟子,1997年得法,得法前我争斗心很强,为了考上重点大学报答父母整天读书,曾被评为市三好学生,然而我常常不知道自己为何生存,我看透人间的一切名利纷争,我常想出家,但我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为了读书只有十几岁的我得了严重的精神衰弱,经常夜不能眠,每天胃病痛得不得了,我苦苦思索人生的真谛却一无所获。我有幸得法后,我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的就是大法,十几年的光阴都是白活了,从此我的生命焕发出真正生命的光彩,重获新生。在大学的三年来,大法所赋予的智慧使我历任班长、学习委员,年年获得三好学生,优秀团员,毕业时因为成绩优异被授予学校的最高奖。

1999年7月21,灾难从天而降,我和同修去省府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半天,22日,炼功点被警察包围,所有学员被告知不允许炼功。23号我和同修两人坚持到炼功点炼功,炼第五套功法不久被警察所包围,非法收去身份证、单位出入证,并被告知下午叫单位领导去领证。就是这时我和另一大法弟子决定到北京上访,然而由于放不下对人的根本执著,亲人以死相迫,我们走到南昌时被迫返回。

2000年6月,我拿着仅有的三百块毅然孤身一人上京,从未出过远门的我心里却出其的平静,在火车上当我正在看着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时,旁边一位我让坐给她的大姐知道我所看的是什么后,告诉我她是警察,叫我不要去上访,并警告我随时可以叫人把我带走,我坦然相告“大法是正法”,并告诉她:我今天能坐在这里早已放下生死。后来她告诉我信访局地址后,不久便下车了,而我一直平安无事到达北京。

进京的第二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到天安门护法,大概十一点钟,我们在广场打出大法的标语,邪恶之徒从四面八方冲来,我们用身体卫护着,一个邪恶之徒抢我放在后袋的钱包,我拒不配合,国家的公安人员居然公开抢钱包,简直是闻所未闻。后来我们被带进天安门分局,当时每间房子都关满了大法弟子,大约有几百人,大家一起背论语,洪吟。声音环震苍穹。

黄昏我被带分流到海淀区清河看守所,我由于人的根本执著放不下,对形势的复杂情况不了解,当单纯的我被告知,收去的鞋要有我的姓名才能拿回,我糊糊涂涂地报了姓名,后来我才悟到我执著于人间的鞋,报了自己的姓名,执著于亲情报了地址,一个星期后我被带到广东驻京办事处,这里大约有四间房子。每间都关满了大法弟子,一个怀孕的大法弟子拒不报名,还有两个大法弟子因不报姓名被挂起来打。后来我被带回本地被拘留半个月后,被带到转化学习班,非法关押10天后被家人带回,直至今天邪恶之徒仍然不断骚扰我。

总结走过的路,由于自己在难中,不能用正念对待一切,有怕心才被无休无止迫害。今天已经明白了更深法理的我,可以为大法献出一切的我不再迷惑,用理智去证实着大法,用慈悲去救渡一切世人与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