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博士生大法弟子的狱中家书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日】亲爱的爸爸、妈妈:

您们好!去年一别已是一年多,此时您们的儿在狱中给您们写信,历史真是开了个大玩笑:您们的儿子追求“真、善、忍”,坚持做好人,没想到竟身陷囹圄!

古人云:多情自古伤离别。如今儿子尝到了“生离”之苦甚于“死别”,在狱中我老是做梦回家,醒来时常是泪浸双眼,一想到父母得知我入狱后的痛苦心中就不免忧伤。

我生在农村家庭,从中学到大学、硕士、博士,您们为培养我真是呕心沥血,历尽艰辛。我13岁就离家到几十里开外的学校求学,每月回家一次,每当回家时母亲您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儿子回家团聚,忧的是这月上学的生活费尚无着落。于是您东奔西走去借。小时候家里母鸡下蛋您一个也舍不得吃,都拿到集市上去卖。您们省吃俭用,舍不得花一分钱,一分钱一分钱的积攒着供我上学。您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培养我。而今父母已是60多岁的人了,您们还坚持在田间劳作,您们的腰身已不再挺拔,两鬓已染上白发,双眼已失去光华……特别是母亲腿脚患有慢性疾病,还有胃病,您常忍着病痛还在田间拼死干活,然而即使您们吃辛受苦,收入仍然极其微薄。99年家乡雨大成涝,两亩地西瓜不但没挣钱,还赔了两百元,乡亲们劝母亲别干了,母亲总是微笑着说:“等我儿子博士毕业了,我就不干活了”。母亲您没想到您儿子博士毕业了,却进了寒冷的铁窗之中,写到此我心如刀绞,不禁潸然泪下。寸草之心怎能报得清父母的三春晖?我欠您们的太多太多……

在狱中我听到一个感人的故事:一位大学生去年十月二日到天安门为法轮大法上访被捕,在上访前他给他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句“妈妈我爱您”,他说他长这么大是头一次对妈妈讲这样的话。听到此我的双眼也湿润了,是啊!“妈妈我爱您!”不也是我的心声吗?!谁说我们大法弟子无情无义?!谁无父母?!谁无亲人?!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法轮大法修炼者正是为了天下所有的父母妻儿,为了捍卫宇宙真理,为了一切宇宙众生而牺牲了自己的一切!

法轮大法是正法,绝不是什么“X教”,试想假如“真、善、忍”是邪的,做好人是邪的,还有什么是正的呢?出现一些问题如什么自焚、自杀自残不能怪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明确反对这样做,就象你不遵守交通规则出了车祸,能怪交通规则吗?大法弟子去上访并不是“凌驾于法律之上”,他们维护宪法赋予自己的信仰自由的权利而没有任何政治目的。假如没有这场越来越暴露出其邪恶本质的镇压,大法弟子怎会不断上访?能去讲清真相吗?不会,事实上大法弟子上访完全是无私的。邪恶势力镇压法轮功硬把好人当成坏人打,对国家来说是人力、物力与财力的巨大浪费;对炼功人来说是信仰真善忍的天赋权利无理被强权剥夺、其家庭无辜遭受巨大痛苦;对人民群众来说是他们趋善弃恶的一个个禁令,无疑是中华民族一场巨大的灾难,5000年文明史中最黑暗的一页!比如我本来可为祖国的高科技事业作出贡献,而现在只能在狱中。从另一个角度讲,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创造了宇宙的一切生命,如果一个生命因为舆论的错误报道,因为听信电视报纸的谎言谣言而对大法产生仇恨,站到“真、善、忍”大法的对立面去,那这个生命注定要淘汰掉的,所以我们坚持上访,讲清真相,也是为了救度一切宇宙众生。

有人劝我写份违心的保证书出去再说,当然他们很多人是出于想救我出狱,其诚是可感的,但是大法弟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们不能用恶的方式来正法,我们用自己的实际付出和牺牲,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唤醒世人,捍卫真理,我以我血度众生,我以丹心助师行!历史必将证明大法弟子的伟大,法轮大法的伟大!!!

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即将来临。虽然邪恶势力还在不断叫嚣,然而无论他们怎样鼓噪,只能是秋蝉冬虫之鸣,最终逃脱不了螳臂挡车、飞蛾扑火的覆灭命运,法轮大法必将挟雷霆万钧之势荡尽人间的一切污泥浊水,迎来宇宙历史崭新纪元。让我们期待这一天!最后祝父母大人身体健康,待我出狱后再好好报答二老的养育之恩。

狱中诗二首

坚定

任脚下拖着沉重的铁镣
任你把手中的皮鞭举得高高
大法弟子怎能低下高贵的头
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
酷刑拷打又算得了什么
死亡也不能叫我屈服
面对死亡我高声大笑
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正义的烈火终将把这宫殿毁烧
法正人间的日子必将就会来到!

无悔

自由诚可贵
生命价更高
若为正宇宙
两者皆可抛

诗写于2000年12月,我为追求宇宙真理而身陷囹圄,无怨无悔,忆及往昔革命诗词,于是赋诗二首略表心声。但是,爸、妈您们要清楚,我们不是搞政治不是闹革命、不是想夺谁的权,我们是为了捍卫宇宙真理--“真、善、忍”,为了一切宇宙众生,更多心情是难以言表的。

儿子于狱中

2001年6月16日

(注;这位功友在狱中曾绝食一个多月,至今将近一年还在被非法关押,听说要判刑。此信由其他尚在狱中的功友据手迹整理,历经周折才得以捎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