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只为了证实大法

我进京护法历程中的经验和教训


【明慧网2001年8月29日】经过了三个多月,我决定把我去北京的经历写出来,是因为我必须使自己纯纯净净配当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在正法进程中我的所有不足及错误都是使我变得更好的阶梯,我必须正视这一切而不是掩盖逃避,我必须真正的全身心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一切只为了证实大法。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讲过关于所有生命最大的弱点的法理,我感到强大的正信在我心里升起。

今年1月,春节将近,我准备回家,原本计划先到成都,去看望一位学员后再回家,票也买好了,但在回家前的好几个晚上,我都梦见自己被抓了,但是在梦中都不害怕,还在讲清真相,我于是悟到,我是不是该去天安门了(心里问自己,回家,回那个家呢?真正在大法中归真才是真正的回家!)然后我给成都那位学员打电话,被告之不在,我心里格登一下,同时也明白,看来真要去天安门(回家经成都要耽搁好几天,去天安门就算被抓住,几天后出来回家,家里也不知道,当时心里很肯定一定能出来)。决定以后,想去天安门打横幅,原来炼功点上有一幅“法轮修炼大法义务教功”的横幅,我把它捆扎在身上,心想这横幅太长,是不是再找一个学员一起去,但转念一想,去不去是自己决定的,每个人都得自己迈出这一步,作出这个决断。到了晚上,我的思想中反映出来很多人的东西,我问我自己,修大法为什么?想起师父的话,自己悟到,不正是在自己没有圆满之前,才可能去为大法付出,才可能去证实大法,能不能达到圆满的标准那不得自己做到吗,那不得自己去迈出那一步吗?

早晨我起来,人的观念还有,我的一个同事居然说要送我,仓促之中,我把《转法轮》带上了,一张带有经文的软盘,同时决定把身份证及火车票留在单位,没有带多余的钱。我徒步去了火车站,路途之中,我分明觉得沙沙的脚步声一直跟随着我,却根本没有一个人。

到了天安门,我立刻就感到人的一面强烈的反映出来,在我的面前有一架天平,一端是我的工作、前程,另一端是我的母亲和妹妹,家人分明沉重在下。母亲也是修炼人,我想她如果知道我被抓可能会掉下去的,妹妹不是修炼人,但她会不理解且会害怕受到牵连而影响她的前途。我犹豫了,围着天安门走了几遍,我想能够有同修先出来,那天天安门风很大,没有多少人,但我也分明感到,这里有许多的警察、便衣,也有大法弟子。来来回回的犹豫,来来回回的等待,当时我最终没能自己走出人来。最后,我决定要不先回家吧,毕竟这次还是有许多收获,我可以把这些带回去作为借鉴,再好好的修修(分明都是借口),作出这一决定后,我非常难过,我甚至问自己我还能修吗?我也明白的觉得我对大法的坚定有了一丝动摇。

算算身上带的钱,还够回家,我于是直接去了北京西站,只有提前上车去补票才可能有位置,在看完一讲书后,我提前进了月台。当我刚刚找到补票的车厢时,一个警察也看见了我,他问我干什么的,我说我回达县,他说有身份证吗,我说没有带,他又说带什么了吗,我把包给他看,他又说身上有什么吗,说着就过来搜,我想遮掩,但立即就知道这是没有用的,同时也知道这是安排。警察从我的衣服里搜走了书,还有横幅。

警察把我带到了西站派出所,问我叫什么,我说叫郑实(证实),来干什么,我不愿回答他,他就冲我嚷,这时旁边有一个人说,最起码有问有答。我想也对,也冲他大声喊到,我正法来了。他冲我胸口就一拳,因为我的不配合,他命令把我铐上关起来。适值春运高峰,拘留室关了许多的票贩子,有些刚被放出去又被抓进来,它们说警察为了赚取罚款而故意这样做。期间拘留室拘留了一名流浪的乞丐,是被扶着进来的,进来后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起来也奄奄一息,警察害怕他死在拘留室里,就叫人把他抬到外面放了,完全不顾人的死活。在这里的一般拘留完全可以通过关系以及罚款来解决,这里的警察习以为常的使用暴力,大多数的警察看上去脸色都铁青。因为我被抓时,首先告诉了警察我要回达县,所以他们没有怎么提审我,我被铐在水泥柱子上,困了就睡在水泥地上,每天被允许定时去四次厕所,吃的是冷馒头,每顿有一个(一共吃了六顿,走的时候扣了我五十元钱)。我是晚上八点被抓的,就这样到第三天下午,重庆驻京办事处的警察来接收我,一问之下我不是他们那儿的,我分明看见他们松了一口气。晚上,我们那儿的驻京办事处来人了,他们看起来很觉得倒霉,于是不停的问我们那儿的地名等标志性东西以确定我真实的地域身分,我一边作答一边觉得好笑,最后他们不得不带我走。

到了驻京办事处,他们收走了我的钱,打了一张所谓的收条,再次对我进行搜查后,随即开始进行洗脑,上来就伪善的问我到这儿有什么不一样,我说环境不一样了,实质都一样。他们却说,见到老乡肯定不一样。一直到后半夜,他们一无所获,最后,他们伪善的说给我泡上一碗方便面吃,好好想一下,明天再说。半夜里,我从噩梦中惊醒,我觉得头昏脑胀,四肢无力,我似乎什么都说了,只有主意识知道我这样不应该也不对,想起他们最后给我吃的那碗面,师父“不相信迷魂药能起到那样的作用”的话在我脑中回荡,我盘上腿不断的加强主意识,半小时后我恢复正常,我起床小便,深黄色的尿液分明是药物代谢后的产物。第二天在他们说这里曾经“送”走七十余名大法学员的下马威后便轮番上阵,我见证了什么是真正的伪善,只要目的是动摇你对大法的坚定,对师父的坚信,不管他们说得再天花乱坠,也只能是极其邪恶的。我不断的讲清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们一无所获。看着屋外阴冷的天空,寒风肆虐,雪花飘飞,我闪过一丝不正的念头,他们冻我怎么办?

到了下午,无计可施的邪恶之徒决定冻冻我,我只穿了一双凉鞋,他们把我铐在树上,他们则在屋里打麻将,不时走过来问我说不说,最后甚至是求我说,我一言不发或是缓缓的摇摇头,手和脚冻得通红也不觉得受不了,一直到晚饭时间。办事处有一个负责给我送饭的工作人员说,怎么也得先让他吃饭吧,邪恶之徒答到,就你装好人。就这样回到屋里,我对自己讲,有机会一定要冲出去,还有证实法的机会。在他们吃饭的间隙,我查看了一下环境,我发现铝合金门窗的最上层没有锁。当时我一手带着手铐,一边想着不能连累为我送饭的工作人员,同时也觉得时间不是很充分,最主要的自己走的决心还不是那么坚定。

到第三天上午,黔驴技穷的邪恶之徒连我的姓名及住址还不知道,同时又想把我在遣返回去之前彻底解决,气急败坏的邪恶只剩下一招,打。三个人披头盖脸的足足打骂我半个小时,而我觉得承受只是一瞬间,也不觉得怎么疼。过后我想到师父一直在我身边,而且为我承受的更多,不禁热泪盈眶。下午,邪恶几乎是乞求了,他们伪善的说,只要我找一个人来接我就行,甚至把手机也给我,看着我没出声,它们觉得有希望,正好是晚饭时间,把我的手铐全开了,它们全部都吃饭去了,我突然强烈的产生出走的念头,心里马上怦怦直跳,我对自己讲冲出去还有证实法的机会,我迅速试着钻了一下窗户,没能过去,再试的时候,我把门上挂门帘的杠蹬掉了,再安没安上,我想,它们回来发现后肯定会变本加厉,豁出去了,如果被抓住就以死相拼。再一试,我的整个身体出去了,我把反锁的门把一扭,门开了,我尽量抑制自己的心跳,告诉自己有师父法身保护,我镇定的走到院子的大门前,在屋旁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时,把门一拽,跑了出去。

接下来的事还没完,从晚上六点开始到第二天早上五点,我从西四一直走到快到怀柔,在一个加油站休息到七点,然后在一位善良的大姐帮助下坐车到了大法弟子家。整个过程方方面面有许多不足,暴露出许多问题,我也从中得到了融炼。在回去的路上,我流着泪在心里对师父讲,我一定要做真金弟子。我感谢为我送饭的办事处工作人员,在路途上给我喝水的小店店主,加油站的工作人员,那位善良的大姐。如果善良总是会得到呵护,那邪恶自然无处可藏,天理公道就自在人心。

回去后心里一直不平静,在愧疚和没放下的执著中挣扎,过了三个多月,突然意识到我必须正视自己,正视所发生的这一切,我应该把这一切写出来,一切只为了证实大法。我重新感到强大的正信在指引我前进的方向。

今年五月,我在发真相材料时被公司所在大厦的摄像机记录下来,安报部找到公司,说还没有报案,让公司先做处理,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公司领导表明态度,只要我写出深刻保证书,他们会全力保我。处于对公司安全的考虑,我选择了辞职,虽然公司一再表明需要我的工作,我别无选择。作出这一决定的坦然,是我真正的在正法进程中成熟起来,强大起来。就这一点点的付出,也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这样做的。在第二天离开公司的那一刻,我感受到山啊,树啊,植物啊,甚至风都已经变成新的了。我内心充满的是对师父的无限感激以及升起的要更加精进的强大正念。

又过去了三月,我回了一趟公司,我以前的同事们都在谈论我的人品如何好,他们都挺想我,挺担心我现在过得好不好,甚至领导也有了一些可喜的转变。妹妹顺利的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母亲在这个过程中也真正的有所提高,一切都圆融了。我的付出没有白做,我深深的体会到大法的殊胜、伟大,我也由此而步入一个崭新的修炼阶段。


2001年4月写
2001年8月27日修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