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冬雪腊梅(下)


【明慧网2002年1月6日】(接上文)现在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我终于看到了一户人家,我实在是饿了,怎么办呢?去向人家要饭吗?虽然有思想准备,但还是难以启齿,快四十的人了,从来没有去求过别人,结婚前在家里父母护着,结婚后丈夫宠着……但是现在我别无选择,我终于鼓足勇气走进了院门。女主人脸色冷冷。

“要饭?没有,我为什么要给你饭吃,我们自己都没有饭吃,你到别家去吧。”
“您能不能给点水喝。”
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给了我一碗凉水。

我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当返身走出大门的时候,一下子乐了出来,这不象云游一样吗?要饭吃,看人家脸色有什么不好呢?“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读了五年的《转法轮》,从没想过这一段话的深意,今天验证了。

天快黑了,我想连夜走到一个县城去,到那里我把我身上的羽绒服贱卖掉就有路费了。但我饿的有点走不动了,我决定再试试要饭吃。这时我看到路边一个小孩在玩雪,他指给我一家人,我走进去,没有难为情的感觉,也没有那颗虚荣的心。女主人正在屋里忙着。

“妹子,您好,我路过这里,在路上钱被抢了,您能不能给我口饭吃。”
“赶快进来吧,瞧外面多冷。”
女主人很热情地招呼我,叫我烤炭火盆,给我拿被子盖上,把剩饭热了给我吃。
“一点剩饭,凑合着吃点吧。现在这世道。”

很快吃完了饭,我的疲倦上来了。前一天晚上我几乎没睡,又走了半宿加上一白天的路,十几个小时了,我真的累了!

“我能不能在您外边的草垛里睡一夜。”
“那可不行!”女主人严厉地说,“天这么冷你可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啊!会冻坏的。”
“他爹,这位大姐在路上钱被抢了,走了一天了,就让她今晚在咱们家呆一晚上吧。”

男主人一看就是一个老实厚道人。“您看上去很累了,也冻了一天,就在炕头上睡一宿吧。休息好了明天好赶路。” 女主人给我端来了一盆热水,给我洗脸泡脚。

这是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让我联想到丈夫和女儿,我想如果不是大法被诽谤、师父被冤枉,我们一家本也应该一起呆在那温暖而舒服的家里的,我忍了半天才没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天亮了,我想跟他们打声招呼后就走。
“真的谢谢你们了,留我呆了一夜。我得继续赶路了。”
“您再在我们家住一天吧,现在路都被雪盖住了,等路上的雪被车压平了有路了再走。”

女主人热情地挽留我。
我真的有点不想走了,但是我不能留下来,贪图一时的轻松,我知道我该做什么!
“不行啊,我一定得走。”
“那就好好吃个早餐再走吧。”

吃过早饭后主人见留不住我,就拿出五元钱塞在我的手里,“大姐,我们家不富裕,拿不出更多的钱给您做路费,这五块钱,给您路上急用。”我拿着那五块钱,不由感慨万分。

“我真的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们好,你们知道吗,我是法轮功弟子,国家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我们师父是被冤枉的,法轮功根本不象电视里说的那样。我们一家三口人本来是想坐车去北京上访的,我们想告诉国家领导人,他们对法轮功的决定是错误的。走在半路上被警察发现了。”

接着我把我在拘留所里的遭遇详详细细地告诉他们。

主人惊呆了,半晌说了一句:“法轮功就这么好吗?!要你冒那么大的风险,吃那么多苦!”

“是啊,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这要说起来话就长了。我的娘家可以说是个癌症世家。我有二个伯父、父亲、外婆、姑父均得了癌症。到我这一辈,我和姐姐,一个堂哥都没有逃脱这个厄运;现在除了我和姐姐在世,其他人均已不在人间了。算起来我们家共有8人得了癌症。

“我是95年秋天感觉不舒服,到医院经B超检查发现胆系有问题,接着做CT,CT结果出来,医生就问我:你有多久不舒服了?我说有一阵子了。看着医生异样的眼神,我感觉我的病看来不太好。后来家里送我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经专家全面检查确诊为胰头癌中晚期。

“确诊后几天就做了手术。当医生打开腹腔,发现肿瘤与下腔静脉血管粘连,摘除危险,也容易转移,那样人可能会很快死亡。医生中断手术与在外边的家属商量,告知厉害关系,建议保守治疗,也许能多维持一段时间。经我丈夫同意只将胆总管与十二指肠吻合以维持消化系统。就这样肿瘤未动又重新缝合,其实已经宣布我的病不能治只有等死了。

“后来就回家了,定期去医院检查。那时孩子还小,想起孩子孤苦伶仃,忍不住双泪长流。想想不远的将来自己将走向死亡,而死亡意味着什么?不知道也不愿去想;回到现实,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那种精神痛苦、身体痛苦,无尽无休;死了不甘心,活着更难受,每日疼痛时时煎熬。最可怕的是自己将在剧烈的痛苦中熬尽生命,多少癌症患者不是这样?我痛苦极了,没有了对生活的向往。家人对我再好也无法改善、改变我的处境,世界上没人能救我。我虽然在人世间,但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不属于我。那时我真是孤独极了,这种感受只有亲身体验才能知道。我曾萌生了去庙里了度余生,想那里清净,远离世间。那时我体重不到90斤,头发几乎掉光,脸色黑黄不象个人样。

“这时我的一个亲戚对我说:‘你炼炼法轮功怎么样?’,然后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拿回家只用三天就读完了这本书。第四天早上四点多钟,我就去了炼功点。北风夹着雪花我一口气随大家炼完了一个小时的动功。从那时直到今天,我从来未间断过炼功,不管是风霜雨雪,还是酷暑严寒。就在不知不觉中身体开始好转,一二个月后我就变了一个人,现在我已是130斤体重的健康人,你们看我象得过大病的人吗?”

女主人说:“看来法轮功是真好啊!”

“是啊,更重要的是我有一种找到了归宿的感觉,我们师父教我们怎么做人,做一个好人,我不再孤独,觉得背后有一堵高大温暖的墙可以依靠,什么也不怕了,心情舒畅。我们师父在全球有一亿弟子,法轮功已经传遍了世界上五十几个国家。我们师父的书《转法轮》被翻译成十几种文字。老外都说法轮功好。”

“这么好呀。”

“妹子,人碰到大法,那是最有福分的事,如果来到这人世上要是不学大法,是这个生命永远的痛悔。”

他们好象都听明白了。当我走到二里以外的山梁时,看见那女主人还站在路边抱着孩子向我望着。

雪下的小多了,可北风大了起来,天更冷了,但离北京又近了。

(全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