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陈大妈买菜


【明慧网2002年1月6日】

1. 晨 街道

跑步,遛弯儿的人们。
骑自行车赶着上早自习的中学生,三三两两去上学。
偶尔过往的车辆。

2. 晨 菜市场内

一排排摊床上摆着各种新鲜蔬菜。
来买菜的大多是退了休的老大妈、老大爷,他们拎着布兜儿,悠闲地逛着、看着、问着、选着。

镜头推向一个摊位。货主是一对夫妻,正在给一位老大爷称白菜。男的看称、收钱、找钱,女的装菜。
女的一抬头,看见陈大妈。(陈大妈: 六十多岁,朴实,和善。)

女:来了,陈大妈。买点儿什么?
陈大妈:今儿孩子们都回来,包饺子吃。
女:芹菜馅儿的,还是韭菜馅儿的?
陈大妈:三鲜馅儿,孙子爱吃。
男:那就来韭菜吧。今天韭菜好。
陈大妈:怎么卖?
男:一块八。
女:大妈,您看这捆怎么样?
陈大妈:行。
女的把韭菜放到秤盘上。看称。
女:正好二斤。
陈大妈拿出十块钱递给女的。
女的接过去,找钱。陈大妈接过钱,没看,揣兜儿里。
女:大妈慢走。要什么过来买啊。
陈大妈:好,好。


望着陈大妈的背影。
男:陈大妈变了。
女:简直换了个人。
男:还记得那次你们俩干仗吧?
女:都四五年的事儿了……


3.四年前 菜市场内

陈大妈:黄瓜咋卖的?
女:八毛。
陈大妈:七毛卖吧。
女:七毛不能挑。
陈大妈把手里拿的刚从熟食摊上买的香肠放到摊位上,拿起一根黄瓜,看看,放下。又拿一根,看看,又放下。半天选了三根,放到秤盘上。
女:(不太高兴)一块二。
陈大妈:多少?
女:一块二。
陈大妈:我问多沉?
女:一斤七。
陈大妈:(心里算了一会儿)有一斤七?
女:保你够秤,拿哪儿约都行。
陈大妈又拿起一棵白菜,左看,右看,一片一片往下掰白菜帮。
女:(生气地)大妈,不买别掰了。
陈大妈:你怎么知道我不买?
女:那也不能掰那样,我还怎么卖?
陈大妈:(把白菜递过去)给我约约。你这个卖菜的,真是。
女:我怎么了?哪有你这样买菜的?急眼我还不卖你了呢。
陈大妈:(生气地)嗨,我还不买你的了呢!(放下白菜,扭头就走。)
女:(气愤地)这老太太,真难缠。

男的扛着一箱黄瓜回来。看见摊床上的香肠。
男:谁的?
女:(瞥了一眼)老陈太太的。
男:(看看妻子)你怎么啦?
女:让她气的。
男:嗨,和她一样,你也成老太太了。
女的拿起香肠,藏在柜台底下。
男:你干什么?
女:我不给她,谁叫她掰我白菜的?
男:你看,她来了。
女:你别说话啊,看我怎么对付她。


陈大妈急匆匆地走过来。
陈大妈:看见我的香肠了吗?
男的看看女的,谁也没说话。
陈大妈:看见我的香肠了吗?问你呢。
女:没看见。
陈大妈:我就放你床子上了,怎么没了?
女:你花多少钱让我看着了?
陈大妈:(气冲冲地)哼,算我倒霉。
陈大妈瞪着女的,对方也瞪着她,两人气得够呛。


4.中午 菜市场内

货主男女正在吃午饭:方便面就咸菜。
陈大爷急匆匆地走过来。
男:大爷,买点儿什么?
陈大爷:嗨,我老伴儿买完菜回家,一看多找了一块钱。非让我马上给你们送来。说你们卖菜辛苦、不容易。
男:谢谢,谢谢。大妈真好。
女:我们正说呢,大妈变化真大呀。
陈大爷:(开心地笑着)都是因为她学了法轮功。她以前那个脾气,出了名啦,街坊邻居都知道,外号“倔老太太”,鸡毛蒜皮都计较,整天跟我干仗。自从学了法轮大法,说要守心性,讲“真、善、忍”,哎,人家真改了,说话也和气了,心胸也宽了,还能想着别人了,多年治不好的哮喘病也好了,你说神不神?
女:怪不得那么多人学呢,敢情真好哇。
男:自焚、杀人怎么回事?
陈大爷:扣屎盆子呗。你大妈那样的会杀人?谁精神好好的去自焚?
男:敢情是冤假错案呢。
女:大爷,告诉大妈,小心点儿,公安看得紧呢。
陈大爷:知道。谢谢你。快吃吧,我走啦。
女:买菜过来。
男:慢走。
女:我也得学法轮功了。
男:咱们一起学。说不定我比你学得好呢。
女:“真、善、忍”多好哇!以后咱们卖菜要讲“真、善、忍”。
男:说到做到。

大法音乐响起。
男、女热情、和善地给顾客挑菜、称菜、收钱、找钱。生意兴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