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剧:赵大爷到底怎么死的?

【明慧网2002年1月13日】

1、95年春,公园里鲜花盛开,一群修炼人正在炼功,拄着拐杖的赵大爷满脸病容地缓缓走来。

赵大爷:这是什么功啊?
小田热情地:大爷,这是法轮功,特别好,您要想学,我们是义务教功。
赵大爷:我混身是病,试过好多健身气功,哎!不中用啊,人到了这把年龄得一身病,真是生不如死啊!
小田:大爷,我们这功不帮人治病,可好多人修炼之后确确实实身体好了。您瞧那位大妈,原来是癌症晚期,医院都说活不过两个月了,炼了法轮功,这大半年都过去了,瞧她现在红光满面的。
赵大爷半信半疑地:真的?
小田:嗨,我还能骗您吗,有各种病的咱们这点上多了,您看那位、那位还有那位,修炼后都得到了身体的健康,您可以自个儿问问他们。

(远镜,赵大爷找那几位功友谈话,镜头拉近,赵大爷特写)
赵大爷:那明明治好了你们这么多人的病,怎么又说这功不治病呢?
小田:大爷,这些病不是练功就能给炼好的,最主要的是还要修心。
赵大爷:修心?咋修啊?小伙子你可别跟我卖关子,我这人不好蒙。
小田:看你老说的。修心啊,就是事事按着真、善、忍的要求去做。这本《转法轮》借您老回去看看,看完了您就都明白了。

2、镜头换到赵大爷家,赵大爷看了书,一副不解的样子

赵大爷自语:这都讲的是啥呀,咋就能让那么多人的病好了呢?
赵大妈在一旁好象什么也没听见,也不搭腔。
赵大爷又自语:管他呢,先试试再说。
转头对着赵大妈:我说,以后记着每天早起给我准备吃的,我六点钟在楼下公园里得炼功,别误事。

3、公园 晨夕中炼功的人群,小田在教赵大爷动作

小田:大爷,您可记住了,这动作只是修炼的辅助手段,只有真正地按着真、善、忍做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的才叫修炼人,只有真修的人师父才管,才没有病。
赵大爷:明白,我明白,我本来就是好人。

字幕:半年之后

4、大楼前,一班老太太在拉家常

王大妈:他婶,你们家老头子也炼了有几个月了吧,这回你该苦尽甘来了,那些炼法轮功的真是好人啊!人家修的是那什么来着,对了,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一个个的可会体贴人了。
赵大妈:别提了,也不知我们家的这个怎么就是与众不同,几个月下来拐杖是丢了,身体也好了,可还是那么折磨人啊!
张嫂:哎,以前脾气不好,说是让病给磨的,现如今身体好了,咋还折腾人啊?
赵大妈:我命苦啊!这回我算是明白了,他那哪是病的,就是太自私了。早上五点来钟就忙着给他做饭,稍不如意就骂骂咧咧,听说这样的不能算真修的,那咋他们老师还管,他病还好了呢?
王大妈:我儿子说了,他们师父慈悲,给人机会慢慢改正错误,身体的变化是一种鼓励,是为了让人有信心踏踏实实做好人、修心性的。

字幕:一年半之后

5、赵大爷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赵大妈开了门,赵大爷的弟弟气急败坏地闯了进来。

赵三爷:你这也叫当哥的做的事吗?三套房子一人一套,二哥在美国几十年了,楼下那套房子一直锁着,前一阵我还跟你商量,要不跟二哥说一声把房子租出去,租金咱两家平分,你说什么二哥的东西不好办,原来你是黑了心了,让你儿子一家黑灯瞎火的夜里搬进去抢房子,你真不是东西!
赵大爷怒气冲冲地指着门:你怎么不说小刚没房住多可怜?你给我出去!我没你这个弟弟!

说话间赵好象突然心脏病发作,倒在了椅子上。

6、晨炼之后,公园里一群人围着小田

老教授:听说赵大爷住医院了,他练功以来病不都好了吗?
小田:哎,是好了那么一阵儿。可那是让人有时间道德回升的。你说你光要好身体,人品、脾性跟原来一样糟糕,要允许这样,人人都来练几下都无病一身轻了,回家该跟谁斗还跟谁斗,那不谁都来捡便宜了?那能行吗?哎,这么长时间了,赵大爷就是不明白这个理,得过且过,光练动作,其实为了利益和别人去争去斗,就跟个脏水桶似的,外头铁锈和垃圾打扫干净了,里头的脏东西不倒出来,那里头的脏东西还会返到外头来,因为你不想根本解决问题啊。修炼人身体没病,是因为咱要做个超级好人,所以师父才能管,你修到底,师父就管到底。否则,凭什么呀?谁那么特殊?
教师:是啊,平时他耍心眼、使性子的时候,我也总跟他讲这些道理,他总是说‘明白、明白,让我慢慢改’,可拖了这么久,都一年半了,也不见他改。
众人摇头:太可惜了!

7、医院病房里,奄奄一息地赵大爷躺在床上,小田来探望他

小田:大妈,今天大爷好点了吗?
赵大妈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轻轻地摇摇头:自打占了他弟弟的房子,他以前的那些病就又都找回来了,看样子挺不住了。
赵大爷挣扎着探起头:老婆子,你别胡说!你知道个啥?!
小田喃喃地对赵大妈:哎!做这种损人利己的事,……得改呀,要不然谁也救不了他。
赵大妈:小田儿,你不用解释,我都明白,这两年要不是你们师父管着,就两年前他那身体能拖到今天啊!只怨他自己不修心。我跟他几十年了还不知道吗?一辈子都是这样,见利就争,得理不让人,表面上知书达礼的,其实啊,心里就装着他自己。
小田坐到赵大爷床边,笑盈盈地问道:大爷,这回咱俩一块读读书啊?
赵大爷不耐烦地微微摆了摆手:哎,不用了,不用了。
忽然,他又想起了赵三爷气愤的指责:都是他把我给气的!我出去以后跟他没完!
看着赵大爷病弱的身形和恼怒的表情,小田:你这哪是炼功人的心态呀,你的命是靠炼功延续来的,得珍惜,得用在正地儿上啊!

字幕:三天之后

8、病房

赵大妈望着病痛中的老伴。
赵大爷显出弥留之态,突然,他睁大眼睛望着空中,口中喃喃:佛、佛、真有佛!……我,悔,悔,我后悔啊!……
赵大爷老泪纵横。

9、99年11月,赵大爷家,中央电视台画面

播音员:这位赵XX就是让法轮功害死的……
赵大妈坐在电视旁,一脸诧异:啊?我老伴?我老伴怎么倒成了炼功害死的啦?!这是哪个天杀的,这不是编排死人吗?真欺负人哪!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赵大妈悻悻地起身去接电话:王嫂,哎,老姐姐,是啊,可不是嘛。我家老头子一犯病马上就送医院了,能使的药都使了,又输液又打针又吃药的,可救不过来,医院也没招儿啊。啊?是啊!我也这么觉着。啊?张嫂?你在王姐那儿哪?你说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我家老伴要不练功,几年前就得没了,天地良心,电视台怎么能那么说呢……

(2002年1月14日修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