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安门广场的经历(译文)


【明慧网2002年1月15日】我们在天安门被抓以后,我有一种感觉,就是我对邪恶作出了某种妥协。这是由于我们事先都不清楚,一旦被抓,我们应该怎么办。他们用车把我带走,然后把我们带到警察局里关起来,然后又把我们带到地牢里,那地牢只能称之为兽笼。没有窗户,没有灯,没有床,没有椅子,除了光秃秃的墙外,什么都没有。我们中有的被审问,有的被打,有的受到性骚扰,有的被强行照像。大家没有配合邪恶的要求。有的拒绝受审,有的拒绝被搜查,有的拒绝在吃饭时被照像。

现在我明白了,由于我心里不踏实也不清楚,轻易地接受并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和命令。我是第一个被抬到警车里的。我前面的车窗正开着。我马上想到我可以走。我们来的目的不是被抓,而是证实法。

可是我心里还是隐藏着怕心,同时也产生了许多人的想法:“我一个人在外面干什么呢?这车窗太小了。其他人也都安静地坐在那里。如果我从车窗跳出去,肯定会被警察发现。”我头脑中充满了不正的思想,试着从车窗往外爬,结果又被抓了回来。

由于我的思想不够坚定,不够正,我有太多的顾虑,疲劳感和不舒服的感觉,在整个被关押的过程中,我一直在作思想斗争。我上厕所时,至少有三个女警察陪同,为了监视我她们不让我关上门。刚开始我还想:“这是正常的。亚洲人都是这样的。”虽然我感到很难受,但对于这些我还是一概接受了。我对自己说:“作为修炼人你什么都能承受。”当我最后用法来衡量,我马上明白了,这是一种变异观念,我不应该接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

在下一次上厕所时,我跟警察说,他们没有理由监视我。我是一个按照真,善,忍修炼的正直的好人。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他们不能象对待犯人那样对待我。他们回答说这是他们的工作。我没有放弃,说:“你们的工作是看管犯罪分子,而不是看管好人。”其中一个警察变得若有所思。其它人态度还是很强硬。结果是,他们允许我上厕所时半关着门。

在下一次,我没有再想去跟警察争取我的权力,而是走过一个警察身边,径直向厕所走去。我抛开了一切想法,只带着一个正念:我不能被这样侮辱,不能被这样剥夺了关上厕所门的权力,不能被剥夺自由。这个警察问:“你上哪儿去?”我说:“上厕所!”“等等,你不能一个人去。”随后来了一个女警陪着我,其实她只是跟在我后面。我什么都没说,毫无问题地关上了厕所的门。后来我认识到只有无条件地照师父的话去做,对法有一个深刻的认识,才能认清自己要过的关,并过好这个关。一正压百邪。

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我更清楚,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对大法的迫害。我们更不能接受大法弟子被抓,被关押,被折磨和被用其它方式镇压,迫害。尽管每个大法弟子都能承受痛苦,但这里关系到的是正法。作为大法弟子,我们要对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要清除一切不正的和邪恶。

我们作为大法的保护者,有责任在人间正法,给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大法弟子和好人是不应该被关起来的。监狱是用来关押邪恶生命和那些完全失去了道德标准,损人利己的人的。

目前大法弟子遇到的困难是邪恶势力的安排,为的是检验大法弟子。师父在讲法中说:“所以我在正法,他们却认为我也是在创立一套证悟的东西,只不过是非常纯正、层次非常高,在他们看来仅此而已。这就是他们今天所敢于给我们带来这场灾难的原因,那就是更高的果位与这么大的法就得这么大的考验,但是呢,反过来讲,如果不允许它发生,它也发生不了。我是要利用他们安排的这一切看他们所为中的心性。”(《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

师父又说:“但是,我们的大法,我告诉大家,任何人不配去考验他。因为所有的生命,包括宇宙里面的一切生命都是他给开创的,他创造的造就的,所以谁也不配去考验他。”(《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

如果我们接受了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那就是接受了不公正的事发生,接受了人对大法犯罪。这样,即使我们在监狱里向一些警察说明了真相,清除了他们不正的思想,我们还是给了很多人干坏事的机会。我想,我们的目的是向人们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挽救世人,用各种方法证实大法。

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不接受邪恶的要求和命令,如果我们都能做到这一点,我们的环境就不会象现在中国这样了。当然我们还有执著,所以我们还会遇到困难,还可能会被抓。关键是我们能否利用它来达到正法的目的。

通过这些事情,很快能看出我们的心性,我们是否在真正地实修,修得如何。我们看到,真正的修炼是不容易的。有时不容易认识到是考验,有的执著心隐藏得很深,因为一切都表现的很平常,人很容易被生活中的利益所迷惑,以至不能对那些考验引起重视。在中国,要想炼功就会有生命危险,而在西方社会,我们还找各种借口为自己的不炼功不学法作辩护。我希望,大家更精进,跟上正法的进程,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挽救更多的世人。

(2001年12月德国爱尔巴赫市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