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人鱼(中)


【明慧网2002年11月11日】(接上文)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初一的第一个学期,加上暑假的补课,我们已开学有一个月,同学之间彼此也已熟识。毫无意外的我当选为班长,正在我以为三年的初中时光会和以前一样的时候,她出现了。

那一天是下午周末大扫除,她来认班。班主任将她领到班上,在夕阳的照射下,她静静的站在讲台上。带着十二岁少年很少有的成熟与忧郁,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身白色休闲服,很帅的一头短发。健康的肤色,秀气的脸庞上一对浓浓的眉毛,狭长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一种无谓的目光。在那一瞬间,我的心中不由的暗赞了一声:好特别的男生。

是的,她是女生,但在一开始所有的同学都认为她是男生。不仅因为她1.72的身高,更因为她所具有的气质。冷冷的淡淡的。在那个酷哥当道的年代,她的出现让我们这些情窦初开的女生一阵心喜。她向全班同学鞠了一下躬,说自己叫“任宇”。任宇,如果她是男生,也许今天的我不一定如此的在意她;如果她和大多数女生一样,也许我们还有可能成为好朋友。她的容貌如果作为男生可以说帅气,但如果作为一个女孩子则只能说是清秀。可就是这样一个毫不出众的女孩子,夺去了所有人的注意。我所上的初中是全市的重点,我们班又是重点班,可以说班里的所有同学在小学都不是泛泛之辈,成绩都是出类拔萃。只有她例外。没经过分班测试就到了我们这个全市最好的班级。只因为她的家世。全市首富的女儿,顶着这样一个光环她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更何况她本身又是那样的不同。

“对不起、对不起,路上有点事情耽搁了。”门被推开,我一直期待的对象终于出现了。我站起身,激动的看着她。她,变了。但这种变化绝不是王娜、刘全的那种变化。十几年前她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是带着忧郁与冷淡,现在则是超然。是的,超然。十年来,时间对她真是仁慈,除了气质的转变外,没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她的身形依然消瘦,眼睛依然明亮,皮肤依然光滑,这些绝不是刻意保养出来的。

“任宇,我说你可真不够意思,老同学好久不见,你居然还来晚了。”
“是我的错,对不起大家了。我先自罚一杯。”
“只一杯,这也太少了吧,最少要三杯!”王亮不依道。“对对,最少要三杯!”身边的王娜也跟着起哄。
“算了,咱还没吃饭,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我开口阻拦,这桌饭我的目的并不是吵闹与叙旧。
“看在班长的面子上就饶了你。一杯就一杯吧。”
“还是班长好。”任宇笑了笑。“善良的人最美丽,要不咱班长就漂亮了?”
“对你,我想可能很少会有女孩子不善良的。幸亏你不是男人,否则不知要有多少女人遭殃。”刘全叹到。不错,任宇明明是女生,却异常的得女孩子的青睐。在初一的第一学期,不知有多少不明真相的外班女生送给她过情书。也许就是因为不胜其烦,她留起了长发,这才杜绝了别的学校的女生放学后等到我们学校门口只为了看她一眼的现象。

菜,一道一道的上来了。我一反刚才的沉默,对王亮他们提出来的问题有问必答,在他们的感叹声、羡慕声中我异常的兴奋。这些话我当然不是第一次听到,但在别人那里我早已听的麻痹,而今天,因为她在这里,我十年等待的就是这一刻。“那这样说,班长手中的股份不是仅次于董事长了吗?”身边的王娜发出惊讶声。我得意的一笑,看了眼对面的任宇。她的眼中并没有我所期望的妒忌与羡慕,甚至连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是嘴边含笑地看着我们。她这份笑容刺激了我,几乎是想也没想的我冲口说道:“任宇,任伯伯还好吧?”我知道这话很没有风度。果然,四周突然静了下来。本来在吵闹的张明、刘全都停了下来。这话,实在不应说出口。但我不后悔。我讨厌任宇那笑容。淡淡的、超然世外的,仿佛我们所说的都不值得一提。我的成功、我的努力,我的一切仿佛什么都不算。

“哦,他还好,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对!就是这该死的口气,明明我问了一件这么不该问的事情,明明在别人看来很是丢人的问题,她却能不当一回事。“任伯母呢?”我知道自己有点歇斯底里,但我就是忍不住。十年了,自从她突然放弃中考,使我丧失了最后一丝战胜她的机会后,我等今天已经等了十年了。

“她也很好。你的父母呢?”“哦!他们呀,自我把他们接到北京,他们二老就闲不住,老是往外跑,全国各地都快跑遍了,这不,凑西部大开发的热闹到银川去了。”我得意地说,心想:到处旅游不仅要有很好的体力,更要有充足的金钱。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当年,你父亲是本市有名的首富,任百万,你可以放弃中考,可以在我们寒窗苦读之时游山玩水,今天呢?一个政治犯的女儿?一个劳教犯的后代?听刘全说,三年前她就有一男友准备结婚,但,就是因为他的父亲两人只有告吹。一个失去爱情、没有工作、家世没落的人怎么能和我相比。想到这里,我的心里舒服了很多。

“嗯!老年人到处跑跑对身体好。”点点头,任宇赞同的说道。声音里依然没有我所期望的羡慕。
“是啊,是啊,老年人不能在家歇,否则……”气氛再次活络了起来,但因为受了我前两句话的影响,这顿饭几乎是有些匆忙地结束了。我知道因为我刚才的话使得刘全他们以为我盛气凌人,这次回乡是为了炫耀,但我不在乎。我是为了炫耀,虽然炫耀的对象只有一个。

“任宇,你搬家了吗?”当年任家那栋三层小洋楼不知羡煞了多少人。现在呢?随着家世的没落,那房子估计也易主了吧,只是不知是否卖的出去。如果还没有卖掉,我是很想买过来。“搬了,那房子太显眼。”“哦,卖掉了吗?”“还没。班长要不要到我家去坐坐?”

在我的刻意下,其他人都走了,只剩下我和任宇。“好啊。”虽然她只是客气,但却正中我下怀。“你是开车过来的吗?”明知不太可能,我仍有些恶毒的开口询问。“哦,我骑自行车。班长开车吗?”真的,我开始有些怀疑任宇的年龄。今天一个晚上我都在针对她,她竟毫无知觉,仿佛是一个纯真的小女孩不知人间险恶。“那,把你的车,放在我的后备箱吧。”一般一个同学会就是一个比拼会,哪怕再没有能力的人,也会打肿脸充胖子。就象今天,可以说除了任宇,每个人的穿着都是名牌,虽然王娜他们穿的只是大众名牌,但也算拿的出来。刚才回去的时候每个人也都是打“的”。而任宇,她竟然骑辆自行车!她非得如此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