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漂流瓶


【明慧网2002年8月31日】

“啊──”

拼了命似的我叫出声来,直到再也喘不过气才结束这似疯狂的喊叫。我不在乎是不是有人看到,更不在乎看到的人会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呢?就让他们看吧──一个失恋女人的可怜相。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为什么──”失了控似的我再一次对天长喊,回答我的只是那一声声的浪声。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海边。这好象成了一种习惯,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走到海边。虽然这里没有好友、没有爱人、更没有亲人,但这里有海。温柔而又广阔的海,包容了我所有的委屈和伤心。回答我的虽然永远都是那一阵阵的海浪声,但,这已足够。

记得第一次来海边是妈妈带我来的,那一年,我五岁,为了一个漂亮的娃娃哭闹不休,妈妈无奈只有把我带到海边给我一个瓶子。告诉我海中有很多漂亮而好心的仙女,我可以把自己的愿望告诉仙女,如果我够乖,仙女姐姐就会实现我的梦想。我很认真、很认真地在妈妈的帮助下写下了“娃娃”两字,将那张纸塞进了妈妈给我的瓶子,封好口扔到了海中。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终于在我生日的那天等到了我的娃娃。当然后来我也明白,那娃娃是妈妈花费了一个月的工资买给我的,也明白海中并没有什么美丽而好心的仙女。但是从那以后我就迷恋上了海,并也习惯了对海诉说自己的一切,不管是愿望、还是悲伤,将心中的想法写到纸上,装进绿色的酒瓶子里,投入大海,那种感觉仿佛真的是将自己的心事告诉美丽而好心的仙女,而她,也会帮我实现一样。

从五岁到十五岁整整十年的时间我不知往海里扔了多少瓶子。从一开始的想要一个娃娃,到后来的学习成绩、隔壁班的男生,海里有我全部的童年。直到那一天,父母离婚了,在当今的社会这没什么稀奇的,我难过,这是一定的,但也算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他们竟然又双双的再婚。父亲,娶了我最小的阿姨──我母亲的亲妹妹,一个比我只大十岁的美丽女人;而母亲则嫁给了一个年龄足可以当我爷爷的富商。也就是在那一天我突然感到一种恐惧。我不知道这个世间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去珍惜、去追寻。好象再深的感情也无法抵挡时间的摧残与金钱的诱惑,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今天我的失恋好象再一次验证了这个论点。男友和最好的朋友背着我偷偷的来往──为什么我的身上老是出现这些三流小说的剧情?我只是想要一个很平凡的人生呀,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要一个平平凡凡的家庭,这个要求很过分吗?为什么每次我得到的答案都是伤心,而伤我的永远是我最亲近的人!为什么?为什么?!

“还是你好,永远都不会伤害我。”跪在沙滩上,我喃喃的低语。一个浪头打过来,打湿了我的衣服,但我没有动,看着起伏的海水,我竟似有些着迷。如果、如果我随着海水而去,是不是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伤痛了?海是这样的温柔,它不会伤害我的,是的,它不会伤害我的。我站起身,朝海中慢慢的走去,一个浪头忽然的打了过来,随之也带来了一个瓶子。我迟疑的拿了起来。我知道这是什么。五岁到十五岁之间我不知道做了多少个这样的瓶子。我没有再往前走,而是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瓶子,本已麻木的我渐渐有了知觉。我不禁幻想做着瓶子的人是不是也抱着和我当年一样的想法。如果现在我手中拿的是一个珍珠,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抛出去。但我手中拿的却是这样一个瓶子,透过它我仿佛又看到了妈妈抱歉的表情,看到当年那个哭闹不休的我,看到为了给我买那个娃娃爸爸少吃了一个月的午餐──

终于,我忍不住打开了瓶子。当我展开那已泛黄的纸张时,不由的楞住了。这个纸条是我写的!那是我最后一次写这样的纸条。我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厌世与恐惧,这张纸条是我所有纸条中最悲伤的一个,里面记满了我对这个世间的疑惑与不满。将瓶子投入海中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漂流瓶。我觉得这是一个讽刺,给我这样一个美丽的梦的人是父母,打碎的也是他们。而今天历史再一次重演,当日男友热烈的追求使我相信也许我可以平凡而安乐的过一生,今天呢?依然是他打碎了我的幻想。

苦笑着,我将纸条撕碎,这一次,是真的放弃了。举起手中的瓶子,本想再一次将它投入大海,却忽然发现,里面似乎还有一个纸条。那是什么?我清楚地记得我只写一张,那这一张?我好奇地将里面的纸条抽了出来,上面写满了字,虽然纸张同样的泛黄,但并不影响阅读。

亲爱的小妹:

首先请原谅我这样叫你。虽然我不知道看到这封信的人是不是写第一个纸条的女孩,不知道我们的年纪是谁的比较大些。但在私心里我希望是那个忧伤而又聪慧的女孩看到的,也有些自以为是的认为是我比较大一些。

可以说我有个和你很相似的童年。第一次想到自杀是在我12岁那年,因为我不知道我活着的意义与价值。如果说世间最值得追求的是名望、财富与真情,那我只有失望了。因为我清楚地知道名与利是不可能永存的,随着岁月的流失人能带走的是什么?没有,什么都没有。古代皇帝的陪葬够丰厚了吧,但,他能用吗?真情呢?什么是真情?爱情、亲情这些被历代诗人作家歌颂的东西好象只有死亡才能衬托其伟大,因为随着岁月的流失与名利的腐蚀,他们好象没有一丝的抵抗力。在我的身边上演了太多这样的例子。所以我彷徨、我无奈,什么东西才是我要永远追求的呢?好象没有。直到有一天,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本书,一本现在全国禁止发行的书──《转法轮》。不是自夸,对于书籍我也看了不少,但却从来没有一本书象它这样震撼我的心灵。它从另一个角度打开了我的思维。直到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思想是如此的自私。

长久以来我所思所想的都是我要去追求什么,什么是值得我追寻的。所有的落起点都是从自“我”出发。人活着难道要永远只想着自己吗?为什么我不换一个角度去想,我能带给别人什么,我怎样才能使别人得到幸福?太阳不分昼夜地散发着热量与光明,地球毫无怨言地任人类开发挖掘,它们说些什么?也许你可以说这是自然的规律,它们必得如此。那么神农呢?大禹呢?岳飞呢?这些历史上的伟大人物,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呢?如果他们考虑的是自己从中能得到什么的话,也许人类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从这本书中我明白了这些,知道了真理,知道了真、善、忍!也从那一天起,我的生命不再彷徨。我知道了什么是永存的。今天国家开始镇压法轮功,我不能理解,如果真善忍是错的,还有什么是对的?我一次又一次的上访也许在别人的眼中我是闹事,也许我因此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事实上现在的我已无法再回家了),但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失去善良与人格。而且,我的上访只是很简单的想使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想呼唤出更多人的善良,虽然这样做我失去了学业与家庭,但我不悔,哪怕是今天我要失去生命,我也可以问心无愧地笑迎那一刻的到来。

你的信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看到的,看到这封信我仿佛看到了七、八年前的自己,那样的忧伤与彷徨。我相信这是一种缘分,所以我写了回信,我相信既然缘分使我捡到了这个瓶子也一定会让你看到这封信的。希望它能对你有所帮助。

祝:平安
一个和你有类似经历的女孩
2000年5月20日

我呆呆的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思绪一片混乱。五年前我做的漂流瓶又回到了我的手中,并带来一个陌生人的回信。不!不应该说是陌生人。从来没有一个人象她这样了解我的思绪,她做到了。我们的一切是如此的相似,但是她找到了真理。我呢?想起信中所说的:“人活着难道要永远只想着自己吗?为什么我不换一个角度去想,我能带给别人什么,我怎样才能使别人得到幸福?”长久以来我的迷惘与愤恨不都是出自只想到了自己而没考虑别人吗。对于法轮功我了解的不多,它是好是坏我也没有资格评价,但,从这一封信中我最少知道它并不象电视中所说的那样。如果一件东西值得以生命去捍卫,它一定有可取之处。

一个大浪打来,猛烈的浪花将我打倒在地,阵阵的海风吹走了我混乱的思绪,我忽然豁然开朗。想到信中所说“我的上访只是很简单的想使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想呼唤出更多人的善良,虽然这样做我失去了学业与家庭,但我不悔,哪怕是今天我要失去生命,我也可以问心无愧地笑迎那一刻的到来。”这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呀,为了别人,可以牺牲自己一切。也许,这一生我都永远无法达到她那样的胸怀。但,至少,从今以后我会牢牢的记住三个字:真、善、忍!我相信不管何时何地它都不会发生变化。长久以来,我希望的都是别人来爱我,也许从今天开始我要学会去爱别人。对父母、对男友,遇到事情的时候,我所思所想的都是保护自己,而不是爱护他人。现在冷静下来,他们并没有我所想的那样罪不可恕──特别是父母,这些年来他们一直是那样的想要弥补我当年所受到的伤害,被我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也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我。是的,他们是离婚了,但,他们依然是我的父母,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对我的关怀。但我呢?我又做了什么呢?除了拒绝,什么都没有。长久以来,我一直认为是他们对不起我,也许恰恰相反──凝望着一望无际的蓝色海面,我的心从来没有如此的开朗与平静。我忽然发现给别人一个机会、从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原来生命可以如此的美好。

谢谢你,我亲爱的姐姐,也谢谢你,法轮功。是你们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也许我依然不会去学习它,但从今以后我会换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

我忽然有一个冲动,想再做一个漂流瓶,装进这封改变我一生的信和我的经历,将它仍入海中。也许这次真的是我最后一次做漂流瓶。但不同于五年前,也不同于我所做的所有的瓶子。这次,它所装的不再是心事与忧伤,而是是带着祝福与真相,我相信,捡到它的有缘人从此以后的人生一定会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