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冬冬奇遇记


【明慧网2002年11月13日】

(一)初遇嘟嘟

“喂?妈妈吗?你和爸什么时候回来?”冬冬高兴的拿起话筒,欢快的问道。
“对不起,冬冬。爸爸妈妈今天不能回家吃晚饭了。你和小兰先吃吧。”电话中妈妈的声音充满了抱歉。
“但今天是我生日啊,你和爸昨天不是答应我今天会早一点回家吗?”冬冬急道。
“对不起、对不起,乖儿子,今天有一个重要的客户,爸爸妈妈实在没办法。要不,你让小兰带你去吃麦当劳,吃多少都可以。我和你爸明天再帮你补过怎么样?”
“补过?你们每次都这样说。但每次你们不是忘了,就是有更重要的客户。我不管,今天你和爸一定要回来。”冬冬不依道。
“乖,这个客户真的很重要。爸爸妈妈真的不能回去。哎呀——你爸叫我了,不能说了。就这样吧,让小兰带你去吃麦当劳,啊——”
“但是小兰——”
“嘟——嘟——”
“但是小兰不在,我放了她假。”冬冬对着挂断的电话喃喃地说。
无力的回躺在自己的床上。冬冬茫然的盯着对面书桌上的电脑。多少次了,自有记忆以来父母都是那样的忙,忙的哪怕抽出一天的时间陪他过生日的时间都没有。虽然事后他总是能得到更多的零用钱作为补偿,但,他只想能和父母开开心心的过一次生日,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他今年只有12岁,但已有了自己的手机、电脑,甚至他的名下还有一幢房子。他的文具、衣服都是最好的,从未为过零用钱发愁。但,他宁愿用这一切去换一次和父母共度的生日。
“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既然不能回来,就不要答应我呀。与其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失望,还不如从未没有过希望,你们知不知道?”躺在床上,他自言自语着“不,你们不会知道,在你们眼中只有钱、只有客户,没有我这个儿子。但,最起码,你们不应该骗我呀。这是第几次了。生日、儿童节、家长会、暑期旅行,你们给了我一个又一个希望,却从未实现过。我的世界仿佛只有这些谎话,你们知道吗?如果、如果能有一个世界没有谎言、没有金钱,人与人之间都和睦相处,那该多好呀……”冬冬叹道。“只可惜,君子国只是一个传说,诚实岛只是一个童话,否则,不管它有多远、他在哪里,我都要找到!”
“你真的想去吗?”一个声音忽然传到他的耳里。
“谁?谁、是谁在跟我说话?”冬冬坐起身警惕的看着四周。
“你真的想去吗?”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冬冬从床上跳了起来。“到底是谁?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我会报警的。”这声音很陌生,不是小兰或班上同学的。而且门外一直没动静。
“唉,你往你的枕头上看,对,就是我!
冬冬的视线落在自己的枕头上,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只很可爱的黄色卡通熊竟然会动!
”怎么?不认识我吗?咱俩已相处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来你的头一直都压在我身上,幸亏你的头不重又经常洗头,否则我才不要理你呢。
“你、你是谁?”
“我?我是嘟嘟呀,你不是想要到一个没有利益与谎言的世界吗?”那只黄色的小熊问道。
“有吗?真有那样的世界吗?”
“当然有。你们人类不是有一句话叫做无奇不有吗?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超出你们人类的想象。就拿我来说吧,你们人类老认为我只存在童话世界中。其实这个童话世界就在你们身边。告诉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有生命、有思想的。只是不存在同一个空间。你们人类知识狭隘,就不承认,总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老大。要不是其他世界的生物不与你们一般见识,哪有你们的天下?不过,照人类这样下去早晚得重演历史。”嘟嘟撇嘴道。
“你说,所有的东西都有生命、有思想?包括我的桌子、椅子吗?”冬冬睁大了眼睛。
“那是当然。哎——别说这么多了,你要不要跟我走?过了时间,你就过不去了。”
“去!我当然要去!”想也没想,冬冬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好,你拉着我的手,闭上眼,什么也别想。对,更不能想坏的事情。否则被吸进暗之门就糟了。”

(二)智慧之舟

“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这,就是你所说的没有谎言的世界吗?好、好美呀!”冬冬叹道。多漂亮的世界呀。天空是那样的蓝、小草是那样的绿,这里的一切仿佛是透明的,可以透过这里看到另外一个世界一样。一切的一切透着智慧与安详。“这是天堂吗?”他不禁问道。只有传说中的天堂才会是这个样子吧。
“呵呵,这里可不是天堂。”一只梅花鹿不知从什么地方来到了他们跟前。
“你在和我说话吗?你好漂亮呀。”看着梅花鹿身上的美丽皮毛冬冬赞道。
“呵呵,谢谢你呀。嘟嘟,小榆让我和你一起带冬冬参观智慧世界。”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
“呵呵,这里的人现在恐怕都知道你了。一会儿总督还要见你呢。”
“总督?”冬冬吓了一跳。虽然平时跟着父母也见了一些厂长呀、经理呀。但,总督?他只在电视中看到过。
“呵呵,总督就是小榆。我们这儿的总督可和你们人类的总督不一样。你见了一定会喜欢她的。”冬冬发现梅花鹿每次开口说话都要先笑两声。
“对了!刚才、你说什么智慧世界呀?”走在路上,冬冬忽然想起刚才梅花鹿的话。
“智慧世界,就是这里呀。至于为什么叫智慧世界,等一会儿你自然就明白了。”嘟嘟神秘的笑着。
随着嘟嘟和梅花鹿穿过一条白桦林。冬冬忽然感到眼前一亮。一眼望不到边的蓝色海面在阳光下泛着亮光。冬冬觉得自己的心胸仿佛一下子扩展了几倍。
“过了这个海,就算是真正到了智慧世界。不过,在那之前你要通过考试。”梅花鹿歪着头看着他。
“考、考试?什么考试?语文还是数学?”
“都不是。是那个!”随着嘟嘟的手指,冬冬看见一排绿色的小船。说是小船还真是名副其实。因为它比一个冲浪板大不了多少。不仔细看在蓝色的海面上还真不显眼。
“这是智慧之舟。因为你和我们不同,必须通过它才能到达智慧世界。”嘟嘟解说着。
“可我不会划船呀,而且,这也太小了吧。”
“呵呵,不用你划。她自己会走。而且,你可别小看它。再大的风浪也不可能把它摇翻,比你们人类社会的任何船都坚固。”
“放心吧,难道你现在还没发现我们和你的不同吗?”
听了这话,冬冬狐疑的上上下下仔细的看了嘟嘟和梅花鹿几遍,这才发现原来他们是悬浮在半空中的。只是离地还不到一寸。走路(或者说悬浮)的时候,腿脚又像正常行走一样来回摆动。所以,他一直没有发现。
“我们这儿的重量和你们那儿的不同。”看出他的疑惑,嘟嘟解释道。人的重量不是由体重决定的。而是由心决定的。
“心?”
“不错。如果一个人非常的善良,没有私心。不说谎,总是为别人考虑。他就很轻,甚至没有重量。相反,若是邪恶贪心之人则会很重。那些船就是测试人心的重量的。很重的人是没办法到达智慧世界的。如果你一登上船,它就沉了下去,我们只有把你再送回去了。不过,放心,你决不会有危险的。”
扶着梅花鹿的背,冬冬小心的登上一条绿色的小船。他的脚一踏上小甲板,小船就下沉了两寸。急的他差一点掉出眼泪。是呀,谁不想做一个没有私心的人呀。如果小船沉了下去,他不仅去不了没有谎言的世界,更说明他是一个坏孩子。好在,小船下沉了两寸就不再沉了。冬冬松了一口气。嘟嘟和梅花鹿都替他高兴。
“嗯,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嘟嘟满意的说。
“呵呵,坐稳了吗,冬冬?我们要出发了!”
“嗯,坐稳了。”冬冬高兴的点点头。
“出发!”随着三人的一声欢呼,小船像箭一样的冲了出去,又快又稳。再看嘟嘟和梅花鹿分别站在小船的两边,还是象刚才一样腿脚摆动,并不见多费力气却一步也没有落后。

(三)心池景象

身后的陆地早已不见了踪影,倒是远处隐隐的仿佛有一团雾气。渐渐的小船靠近了白雾,只见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还没等冬冬问明是怎么回事,小船已冲了进去,又立刻的停了下来,差一点就把冬冬给甩出船去。
“你没事吧,冬冬。”嘟嘟关心的询问。
“没事。”站直身子,冬冬看了一下四周。“这、这----”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没穿过白桦林之前,他认为那里的风景已是仙境,美到了极致。但眼前,这景象已不是用漂亮、美丽这些字眼可以形容的了。他从未如此感觉过自己的渺小。这感觉不是和大海相比、也不是和无垠的天空相比所感觉到的体积的差异。而是一种心灵的震撼。是的,这里不是美丽、不是漂亮,因为用这些词语来形容它都是亵渎。
“呵呵、欢迎来到智慧世界!”对!就是这个,智慧!是的,只有这个词勉强可以用来形容它。这种智慧不是平时人们常说的聪明,或知识渊博。而是透着谅解、优雅和很多很多他无法表达的感觉。
“大体上说呢,智慧世界分为两部分,心林和心池。”嘟嘟拉着早已看呆的冬冬边走边说。“心林呢,就是你现在看到。可以说所有的智慧世界的居民都住在这里。哪,你看到的那棵大树旁的黄色小木屋就是我的房子。而花丛里的石头房子则是花花的。”
“花花就是我,因为我的皮毛漂亮,又住在花丛里,大家都叫我花花”。梅花鹿在一旁插嘴。
“这里住的人都和你们一样吗?”看到一个仙鹤在远处向他们扑翅膀打招呼,他不禁问道。
“当然不。这里住的大多数都是人。”
“人?”冬冬吓了一跳。“你不是说这里不是天堂吗”
“智慧世界大多数的居民确实是人,不过也不能完全说是人类。”一个女声忽然插进他们的谈话。
“小榆!”嘟嘟和花花同时出声。
小榆?那不就是智慧世界的总督吗?冬冬吓的连忙转身。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姐姐。穿了一件黄色的长袍,黑发随意的披在身后。嘴边挂着微笑,也正歪着头看着他。眼里充满了和善。总督?这就是总督吗?感觉就象一个邻家大姐,但又多了份友善与智慧!对!眼前的这位姐姐仿佛已和智慧世界溶为了一体。
“你叫我小榆姐姐就行了。可千万别喊我总督。”
“小榆姐姐!”冬冬响亮的叫了一声,少女笑的更开心了。嘟嘟说的没错,冬冬现在真的非常喜欢眼前的这个总督。
“你能来到这里,说明你还是个好孩子。”小榆赞道。
“但,智慧之船也沉了两寸。”冬冬不好意思的说。
“好孩子。不要把这件事挂在心上。只要以后你能多为别人考虑,下次你再来的时候我相信一定不会下沉了。”
“下次?我还能再来吗?”
“当然可以,其实呀,你一直都在这里。”
“嗯?”冬冬楞楞的看着笑的神秘的小榆。“刚才我不是说这里住的大多数都是人类吗?知道吗?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一个代表善、一个代表恶。代表善的那一方诚实、勇敢、善良、总是考虑别人;而代表恶的则懒惰、贪婪、自私、狡诈,总是想着自己。其实呢,真正的善良就是智慧,所以这里叫智慧世界。不过,必须善的一面占多数的人才可以住在这里。等于或小于都不可以。所以,这里住的大多数都是内心单纯、善良的孩子,当然也有睿智的成年人和老人,只是比较少,懂了吗?”
“嗯!”冬冬用力的点点头。“那,嘟嘟和花花呢,他们是小熊和梅花鹿善的一面吗?”
“呵呵,我们可不是善的一面。我、嘟嘟、小榆和这里所有的动物都是在这里产生的,我们就属于这里。主要负责与人类社会的来往。比如接你这样有缘分的孩子来这里看看之类的。”
“来,这就是心池。你刚才看到的白雾就是从这里升起的。”穿过浓密的树林,他们来到了一个湖边。湖水油绿,没有一丝的波纹。如果不是小榆说,冬冬真要以为这是一面镜子呢。“只要在这里出现的都是善的一面多于恶的一面的善良的人们。看到没有,那些就是你所在的城市所有现在还在这里居住的人。”只见小榆手一指,湖水立刻显示出冬冬所在的省份、城市,然后是很多的孩子还有-------
“嗯?小榆姐姐,你刚才不是说这里的居民大多数都是孩子吗?那----这里怎么有这么多大人呀?”冬冬指着湖面说。
“这些呀,这些人并不属于这里,但是他们的事迹、他们的形象将永远留在这里。”
“嗯?”
“冬冬,你应该知道法轮功吧。”见他点点头,小榆又接着说。“那么你认为他们是好、还是坏呢?”
“电视、广播上说他们不好,他们杀人还自杀。”冬冬低声说,以前他一直认为那是真的,但是现在,他不是那么确定了。这些在心池中的人们,给他的感觉和小榆给他的感觉是那样的相似。这些人,真是坏人吗?他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是的,电视广播上是这样说的,那现在我告诉你电视、广播上说的都是假的。你知道,这里是智慧世界,所有的东西都必须具备善良、勇敢、无私的特性。而这些人,也就是电视广播上所说的这些‘坏人’却为了告诉别人真相,为了使世人不被蒙蔽承受着冤屈、不被人谅解,甚至被关进监狱、被毒打、乃至丧失生命。很多人都觉得知不知道真相无所谓,其实不然,你想,如果一个人心中充满了谎言,你想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后果?”冬冬一楞。
“是的,后果。如果一个人的心中充满了谎言,这个人绝对不能说是善良的。所以,从这一点上说,这些人是在维护善良、维护正义。”
“就是为了维护人类社会这所剩不多的美好,已有五百多位法轮功修炼者丧失了生命。”这次,花花没有笑。
听到这里,冬冬楞住了。他一直很讨厌谎言,但却从未想过谎言对这个世界的危害和对人类心灵的腐蚀。他呆呆的看着心池中小榆所说的法轮功学员,一种敬佩感油然而生。内心深处隐隐的出现了一种渴望,渴望成为那样的人,可以为了人类、为了正义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咦?这是怎么回事?”湖面上一些孩子的身影忽然变的有些模糊,小榆心中一惊。
“小榆!小榆!”远处的仙鹤飞飞边飞边喊。
“是不是心林出事了?”
“嗯!人类又要搞什么万人签名。很多小朋友在广播电视的诱导下都签了。”飞飞焦急的说。
“唉!这些人类搞乱了自己不说,还危害下一代。走,我们赶快回去。”说着,让冬冬骑在飞飞身上。一行人匆匆的往回赶。
“受害最重的是涛涛。”
涛涛的房间在一片竹林里。“涛涛,坚持住!”拉着那瘦弱的小手,小榆鼓励道。
“小榆姐,我可能要走了。我一直劝,但一点都不能影响他,我、我……”
“小榆姐知道,知道你尽力了。在那样的社会下,那样的宣传下,很少有人能抵挡的住。”
“他们、他们又伪造了一个谎言,说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使得很多小朋友都害怕了。我怕,这次同伴们抵挡不住。”
“飞飞,你去告诉所有的居民,进入防备状态。嘟嘟、花花,你们快送冬冬回去。”
“我不走,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看着床上那个面色苍白和自己相同年龄的男孩,冬冬坚决的说。谎言!欺世的谎言害了多少人呀。最可恶的是他居然腐蚀人们善良的心!连孩子也不放过。使他们不分黑白、不明是非。如果,他不是来到了这里,也许他心中的善良也会和涛涛一样。对了!他想起来了,去年冬天,学校就搞了什么签名活动,签名的当天他在上学的路上摔了一跤,当天就没有去上学。两天之后当他赶到了学校,却发现很多小朋友都生病了。现在他明白,身体上的病只是表面,心里的病才是根本。
“冬冬,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你必须回去,完成你应尽到的责任。”小榆严肃的对他说。
“我的责任?”冬冬不解。
“是的!你的责任。知道你为什么能来到这里吗?不仅因为你的本性没有泯灭,还有一点就是你对你的父母有怨恨。”听到这里,冬冬低下了头。“小榆姐姐,我知道错了。以前我只想到自己,没有替父母考虑。以后不会了。”
“你能明白这一点,小榆姐姐很高兴,你没有白来。但除了这些之外,你还有你应尽的责任。涛涛和很多小朋友之所以会是这个样子,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不明白真相。当然,我并不是期望你能象心池中的法轮功修炼者那样。但,我想,最起码,你应该告诉你身边的人不明白的事情不要妄下结论。以你自己的善行去影响他人,你明白吗?”
“嗯!我明白了。不了解的事情不要下结论,不管别人说什么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对吗?”
“非常的正确!”小榆高兴的点着头。“今天时间紧迫,下次你再来,我会告诉你更多的真相,你要……”小榆的声音渐渐的模糊,他很想听清她所说的话,却被另一个声音给挡住了。

(四)生日快乐

“冬冬!冬冬!快醒醒,爸爸妈妈回来了,冬冬!”
谁?是谁在叫他,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冬冬!冬冬!
“妈妈?你怎么在这里?”冬冬迷惑的说。“嘟嘟呢?”
“傻孩子,说什么梦话呢?爸爸妈妈回来给你过生日呀。“
“过生日?”冬冬揉了揉眼睛。”你们不是有个很重要的客户吗?“
“再重要,也没有我的儿子重要呀。过了今天你就不是儿童了,而是少年了,爸爸妈妈怎么可以错过?“说着爸爸抱起他,向上举了一下。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以前太自私了,没有为你们着想,我、我以后不会这样了。”说着,冬冬低下了头。
“傻孩子,是爸爸妈妈以前太忽视你了----”
“不,是我!我-----”
“唉!你们爷俩这是怎么了?客气什么呀。今天是咱儿子的生日。儿子想吃些什么,爸妈带你去。“
“嗯!”冬冬高兴的点了一下头。回身看到枕头上的黄色小熊对他眨了一下眼睛,开心的笑了起来。“明天,我可以请一些同学来家里玩吗?”
“当然可以。现在,你想到那里呢?”
“我呀,我哪儿也不想去,好久没有吃过妈妈做的菜了,我好怀念。”
“就你这张嘴甜,给你做。走吧,到超市去挑你爱吃的菜。”
“好!”冬冬响亮的叫了一声。左手拉着爸爸,右手拉着妈妈,幸福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