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人鱼(下)


【明慧网2002年11月15日】(接上文)将车子放进了我的后备箱,对于我的这辆奔驰C-200,任宇并没有说什么。说实话,我竟有点习惯。如果她与王亮他们一样我也许还会觉得失望。但,她越是这样对什么事情都无动于衷,我越是想撕破她这副对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

在任宇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一个生活小区。跟着她我进入一个位于三楼的房子。“把鞋放到这里就好。”我把鞋放好,和任宇一样赤脚踩在松软的地毯上。“这个地方平时只有我一人,有些乱。”她仿佛还说了什么,但我并没有注意听。这么多年,我不知出入了多少个豪宅,可却没一个比得上我眼前所见到的。屋子里并没有什么高级的家具,只是一张大大的厚厚的地毯,随意地散落着各种卡通动物的抱枕。茶几、桌子、沙发都是矮矮的。但,就是给人一种很舒适的地方,来到这里我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仿佛到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不管是什么都不会再伤害到我似的。这也许是种讽刺,在敌人的住处获得安全感?

“班长要喝点什么?”“冰水就好。”现在的我急需清醒,因为我发现自从进到这屋子,我竟不再想要打败任宇,甚至连我的斗志都在减弱。“哦,冰水。”将一杯冰水放在我的面前,任宇跑去换衣服。靠着厚厚的抱枕,我的目光不停的看着四周的布置,我想能明白究竟是什么使我感到安全的。看到茶几下面散落着一张纸,我顺手拾了起来。

“很久以来我一直在寻找一种东西,是的,东西。因为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它……”当我的目光扫过这一行字,就再也停不下来将整张纸的内容读完。我的手在颤抖,因为只是文字就能给我震撼的只有一个作家。我看完了他所有的书。他的故事内容并不希奇,情节也不波澜起伏。说的只是一些身边的小事,注重的是人物内心的变化。每次读他的书我都会觉得很舒服,不管我遇到了什么事情只要一拿起他的书我就觉得平静。这张纸上的话并不是他书中的,但是这种写法,这个语气,这种在平静的文字中蕴涵着一丝无奈的感觉,和他的一模一样。

“你是人鱼?”对着刚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任宇,我几乎是冲口而出。“啊?我是任宇呀,班长?”“不,我是说人鱼,作家人鱼!”任宇?人鱼?是的,没错,是她!从没有将任宇与人鱼连想起来,是因为觉得那怎么可能?但,现在。人鱼是我最喜欢的作家,而任宇?任宇是什么?是我的敌人?我怎么会和她成为敌人呢?突然间我感到很茫然,我想不出我们之间的冲突、争斗。那么我怎么会视她为毕生的敌人呢?

“啊,让班长发现了。”任宇的笑真的好象一个小女孩,纯真、无辜和羞涩。
“人鱼是我最喜欢的作家。”我有些无力的说。“啊?让班长失望了。”“不……”失望?发现任宇就是我最喜欢的作家我很失望吗?好象没有,只是突然间有些不能接受罢了。“虽然有电脑,但我还是喜欢用手写,每当想到什么就随手拿纸记下。”看到我手中的纸,她说。

“嗯,用手写的感觉是不一样。” 喝了口冰水。我随口附道。“知道吗?在五分钟以前我还很讨厌你。”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为什么要说给她听。就算是承受不住压力,也不应该说给她。但我还是说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而她,也只是这么静静地听着,没有惊讶。“一直以来我都是优秀的,众人的目光也一直追随着我。除了初中那三年,你的出现,可以说是我生命中的例外。一开始,我认为你是男生,说实话真有点心动。如果不是很快发现你是女生,我也许会暗恋你呢。”说到这里我有些自嘲地笑笑。

“虽然你不是男生,但你还是夺得了所有人的注意。你的家世那样的耀眼,你的篮球技术是那样的好,连男生也不是你的对手。是的,我可以考全班第一,你的作文却可以拿满分。前一天还回答不出政治老师提问的你,第二天的政治考试却可以得到最高分。毕业考试你的答卷速度是全校最快的。以685的高分放弃中考。每一个老师都夸你聪明,说你只要稍微用点功一定不比我差。每个女生都喜欢你,因为你总是保护她们。每个男生都爱和你在一起,因为你漂亮的体育成绩。”闭上眼睛我喃喃道。“我讨厌你!讨厌你为什么这么与众不同,讨厌你为什么对什么都不在意!直到刚才我才发现原来我是嫉妒你。是的,嫉妒!我一直不愿承认这一点,因为我认为嫉妒是无能的表现。如果不是你的家世,我想我并不一定会妒忌你。因为……”看了她一眼,我接着说:“我不得不承认,你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会让人不自觉的喜欢你。”

“其实,我很讨厌自己的家世。”停了一会儿,我听见任宇的声音。我惊讶地看着她,她对我笑了一下。“因为我不知道别人对我说的话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每个围在我身边的人都好象别有目的,包括我的亲戚。我并不反对亲朋好友之间的互助,但是如果连有血缘关系的亲情也加上功利的色彩,真的让人觉得寒心。从幼稚园开始,我上的都是全市最好的学校。别的人也许还要考试,我不需要,不管我的成绩再烂,因为他们需要我父亲的捐款。我在学校的任何举动都会有人一五一十的告诉我的父母,包括我和哪位同学比较要好。我的考试成绩他们永远比我先知道。”我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头一次发现那样的家世原来真的是不幸。任宇苦笑了一下,接着说:“放弃中考,不是有心炫耀。而是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发现,如果我继续上学的话,这种现象会继续。为了放弃中考我甚至还绝食了三天。”

“从小,我的父亲总是在我耳边遗憾的说,'如果你是个男孩子,那该多好呀。'因为大多数人都会觉得那份家产由一个男孩子来继承总比女孩子好。为了弥补父亲的这个遗憾,我拼命的锻炼自己的身体,我不穿裙子、不留长发。但不管我如何做,依然改变不了我是女孩子的事实。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我可能会非常的自在。”

“这样说,我不仅不应该妒忌你,还应该可怜你了。”知道自己有点幸灾乐祸,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为她,更为自己。一直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家世带给任宇的竟是压抑与束缚。而我,竟为了她无奈之下的举动愤愤不平了十几年。我笑得很夸张,连眼泪都出来了,到了最后我已不是在笑而是在哭,十几年的心理负担就这样放了下来,我的心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更多的却是茫然。以后呢?以后我的目标是什么?

“就算我够倒霉,你也不用这样吧。”轻轻地拍着我的背,任宇苦着脸说。
“谢谢你,任宇。”轻笑了一声,我止住了眼泪。要这样把自己的苦闷说出来并不容易,我知道要不是为了我,她不会说的。“后来呢?你不上学之后呢?”“后来呀,我就去学了一点防身术,然后就开始云游四海。反正将头发剪了之后,也没人会认为我是女孩。十八岁以后,我开始尝试写点东西。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就28岁了。很平淡,不象你,28岁的女总裁。”
“别笑我了,如果不是一直在意你的家世,今天我不一定会怎样。”世事难料,我从未想过会这样和任宇毫无芥蒂的说话。“我听说任伯伯……”
“我爸?是呀,前两年劳教了,最近才出来。”
“任宇,我知道这样说很市侩,但,毕竟现在共产党当家,何必呢?要任伯伯别练了,否则吃亏的还是我们这些老百姓。”

“说实话,我从未因为法轮功的事情劝过我的父亲,虽然我不练。但是我看了《转法轮》和李洪志老师的一些书籍。虽然有一些我还不能理解,但我认为他讲的确实是真理。法轮功也确实可以使人向善,令人变好。正如我的父母,商海沉浮,虽然不至于使他们变成坏人,但在他们做事上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但,自从学了法轮功,他们开始为别人考虑。特别是全国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他们的表现令我感到佩服,我从没想过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居然可以有人不为名、不为利,只为了一个公道这样的奋不顾身。一次又一次的上访,给我的感觉就象耶稣的使徒为了宣扬‘仁爱’而舍生忘死一样。从小,我就知道自己的父母有本事,可以挣下一份令我一生衣食无忧的产业,我尊重他们、爱他们。不过,我从没有佩服过他们,因为他们也是人,有人的缺点,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但是,当他们为了心目中的真理而放弃一切的时候,我从未象那样的佩服他们,甚至有些崇拜。在法院上,父亲为自己辩护,他说他没有罪,因为他说的是实话,如果说实话有罪的话,那么什么是无罪的?审判者哑口无言。那一刻我真的想喊一声‘爸爸万岁’!我感觉是爸爸在审判他们。真的,我从来没有象那一刻为自己有这样一个父亲而感到自豪。”

“但、但是……”我还想再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看电视剧时为片中的男女主人翁的痴情感动,如果其中有一方移情别恋必定认为此人该死、该罚!读圣经时,为了那十二圣徒的坚贞感动,唾弃犹大的势利。身边的朋友如果有人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总是为他觉得可惜。我们所崇尚的一直是从一而终,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物。但,为何总是认为法轮功人员要放弃他们的信仰呢?如果说人世间的感情需要考验,那么是不是一种信仰也需要考验呢?如果今天他们为了一时的安逸放弃了自己的信念,若干年后人们说不定会象今天唾弃犹大一样唾弃他们吧。

“我现在也正在试图在自己的文章中加入一种理念,当然我还不能做到象我的父母那样光明正大的表现出对于真理的呼唤和维护,但是,我会尽量表现出真、善、忍的可贵与重要。”
“知道吗,任宇?”看着她坚定的神情,我开口。“我发现我开始羡慕你了。”
“啊?”听了我的话,她一楞,随即笑道。“羡慕?哈哈,羡慕就好,千万不要再妒忌了。”
“啊?”我也一楞,随即也跟着大笑。“放心吧,我绝不会妒忌你了。”因为我已找到自己想要的了——勇气、善良,在这个世界上这些是我们人类最重要的东西。

我突然发现我的人生是以14年为一个界限,前十四年风光无比,14-28岁,为了任宇,或者说为了妒忌而迷失了自己,拼命地想要超过她,那么,从今天开始,以我的28岁为另一个界限,我想我开始真正的接近真理,并得到了一个可以相交一生的好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