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邪恶证实法 正念闯出马三家(三)


【明慧网2002年12月15日】(接前文)

教养院每周都开生活会,我们分队也开。如开生活会了,座谈会了,有时所长,队长事先来监室走走看看。犹大都问所长、队长好。(这可能是监规的要求)有的犹大讨好队长,说:“郑实,你咋不问所长、队长好?”我说:“我不会讨好别人。我说一百遍好,也救不了她,让她知道法轮大法好,才能得救。我不会说队长好,我就知道说法轮大法好!”有的学员背后对我说:“无论你说的,做的都真好,我真羡慕你。”我知道分队妥协的人大部份不是发自内心的,不是真心的,我为她们着急。我不能只管自己修,也得帮助她们。我告诉她:“知道错了,赶紧悟回来,师父等着你们哪!”一遇到机会我就跟她们唠,师父也在慈悲地点化你们,怎么不想想,好好悟一悟呢?得大法了,受益了,能就轻易不要了?多么不严肃!有的干完坏事当天就遭报,一下子碰到床头上,头就起一个大包,怎么就不悟一悟呢?“包夹”张春清骂我时就是骂不了,她老毛病就犯,咳嗽不止。有的做梦把鞋拖了(妥协),有的是明显警告:给她送座钟。有的做梦:一出门,有人大喊:修鞋了(修邪了),让她清醒。有的干脆做出这样的梦:政府给老百姓换心。都这么提醒,这么警告,这么点化再不好好想一想。真是没啥说的了,你们是得了法的,再不回头,不是执迷不悟吗?不是不可救药吗?都要好好悟一悟,师父等什么,等你们悟回来,再坏下去就毁了。

我们分队一开生活会,60多人坐在一起,后来我意识到,应该利用这机会,讲清真相。师父在明慧网上对《去除魔性》一文写评注:“认识得非常好。在对于思想业力的反映上和邪恶势力给我们所制造的破坏,我们向人讲清真相,都是在采取主动清除魔而不是纵容和消极承受,但思想和行为一定要用善的。”我感触很大,向内找,找到自己善心不够,我决心在法上去认识。用善念,讲真相。一次生活会上。我改变了以前的心态,发自内心地向警察队长说:“你们破坏大法,骂我师父,可你们知道吗?我师父有多么慈悲伟大,在《建议》经文中还要我们弟子救你们哪!讲:“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我向你们讲真相是助师正法,唤醒你们受蒙蔽的人的良知。”然后我把话题转向误入歧途者,同样祥和的心态善意地向她们说:“正法为啥没结束,是师父在等你们哪,你说你们都变坏到什么程度了,你害怕了,不想炼了,你就实际的说不炼了,为啥本来受益了,竟说受骗,师父讲法时不是讲过吗?炼功场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有强迫逼你修,都是自己要做好人,怎么能昧着良心说受骗了呢?自己在正法中做了宇宙中最正的事,最好的事,维护宇宙根本大法,为什么连自己是好人都不承认了?说自己违法了,犯罪了,真正犯罪违法的是江XX一伙!就说咱们分队张春清,因得了骨髓癌不想活了,炼了法轮功全好了,不但不感谢师父救了她的命,不炼功早就死了,反而还骂师父骂大法,成了教养院助纣为虐的主力。你们说这样的人,心是不是黑的?不修炼的常人还讲个良心呢,她有良心吗?有的遇到魔难,不想承受不想抵制,不想付出,就害怕了,转了180度,又把学法前讨好、买好、狡诈那一套丑陋的东西拣回来,反过来破坏法,迫害大法弟子。师父在《建议》中讲:‘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这时我发现队长,室长笑着看着我,我讲的话真的打入她们心里去了,这是善的力量。平时我一说,她们很恶的,不让我说话。我这一席话,有的人还流了泪,队长好像刚反应过来劲似的,说:“这是生活会,不是叫你来洪法。”我这一次发言,一直说到完,都没有人制止我,都挺爱听的,是师父安排,救度众生。有的说:“郑实说的真好,说得我都想哭。”

我时常鼓励自己,环境越不好越要严肃对待,越要精进,不能消极。要坚持住背法、炼功;越是压力大,越要坚定在法上,当独自一人有缓口气时,还出现孤独,出现一思一念的懈怠,放松,都是修炼的大忌。如,我“想吃一顿饱饭了”、“想好好睡一觉了”,“感觉有点怕冷了”等等,这都是从另一个方面提醒自己,任何环境里,任何时间中,都不能放松去掉人的东西,不能忘了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忘了背法,不能忘了师父。

我看到有一个第一批来的功友。能坚定到现在我很佩服。但她不赞同我证实法,看到破坏法也不抵制。队长和犹大都说她好,还让我们向她学。我认为她的状态不对。作为大法弟子,不仅要坚定信仰,还要维护大法,在任何环境下都要主动抵制破坏大法的行为。我悟到:证实法,要走自己的路,要把握住自己,自己做自己的。

后来,我还看到一位有文化的同修,讲真相,很有道理,我很佩服她。但行为做得很情绪化,有时还发怒,当然她是一种义愤,正义的愤慨,但如果更冷静一些会更加好。我看到了向内找,我对人的态度一定要改变。我对照法找自己差距,不能只凭自己认为的去做,我认识到,一定要把握住自己,要真真正正地按大法做,真真正正地照大法法理修。

马三家的生产任务繁重,从早到晚干活,累得人喘不上气来。有时还得上旱地,水田地里干活。方圆20多里除少数房子外都是地。干的活都是超负荷的。

2001年11月29日,女2所全体被劫持的人搬进了马三家教养院新盖的四层大拐巴子楼,有1000多人。这个教养院改名为“思想教育学校”,叫什么名,也还是邪恶黑窝。此后,管制更严了,对大法弟子迫害更加残酷了。一楼整个东头监室都成了小号,随时随地把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投进小号,进行残酷灭绝人性的迫害;学员受折磨的哭喊声经常从小号里传出。小号走廊的大铁门整天锁着;有专人看管,封闭内外消息。春节后,省内各市教养院押的大法弟子相继被押进马三家,几乎天天都有。有的是在家里正睡觉就被抓进来。各监室全满,一张床睡3人,也不放人。院里设置了最邪恶的洗脑班,叫总部,总部的人员是专门抽调全院最邪恶的叛徒和已经解教回家又返回帮恶警干坏事的叛徒。再加上“四防”人员。都是专门对付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总部派出两名“包夹”专门看管1名大法弟子,不让睡觉,搞连轴转。升级迫害。

她们安排坏得出名的叛徒张春清给我当“包夹”,刚接触她,她打我时恶狠狠地说:“你记住我,我叫张春清。”我说:“你是破坏法的魔,是助纣为虐的帮凶,不改邪归正,没有好报。”她们坐班看着我,24小时瞅着我。马三家真是邪恶,对那些违心妥协的人也不放过。不但不放回家,还继续洗脑办什么巩固班,直到使人正邪不分,好坏不明,没有一点善念为止,一遍一遍写保证谈认识,还要上课看录像毒害她们。然后再搞培训欺骗其他人,尽管如此,放回家的也有不少后来又写严正声明重新开始修炼的。我知道我们2分队就有5人,发表严正声明后又被抓进来的。对坚修大法弟子到期的也不放,继续迫害,可是,我们大法弟子一直也没有被吓倒,表现都很坚定、精进。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各自的环境中有力地抵制了邪恶,证实了大法。

所里我所知道的象李溶、林丽娜、杨春芳、朱云、李平、石秀珍等,都是通过自己的坚不可摧的表现震慑了邪恶。朱云,是同宝的坚定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1年12月末到期,又非法关押5个月。今年6月带走,离开2分队,去向不明。林丽娜,比我后来的。叛徒刘惠清迫害她,不让她下楼去吃饭。林丽娜抵制邪恶不干活,每晚必须炼功,不让炼,她就不睡觉;见谁告诉谁炼功,发正念。搬到新楼后,恶徒们天天拽她到医院,后来说她是精神病,便送她回家了。杨春芳,院里的衣服不穿,号不报,被迫害得都不能走路,得别人搀着走,还坚持抵制邪恶,我受到启发,从那以后,我也不报数。杨春芳后来调到6分队去了。李溶,是淘沙中一直剩下来的“金子”,在抵制邪恶,证实法中表现一直坚定,坚不可摧。后来我和她被拽到医院灌食,被鞍山的人发现了,带回鞍山去了。邪恶对我们几个大法弟子都是害怕的。我们大法弟子之间配合也比较好,认识到迫害她就是迫害我。“包夹”和室长一干坏事,我们都起来说话,有力地抵制了邪恶。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