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和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2月9日】我是河北省大法弟子,今年33岁。认识大法是在1997年,也知道大法好,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真修,随着1999年4月25日的到来紧跟着是7月20日,中国大陆好像天塌了一样。到处一片恐怖。我闷了,李老师传的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这么好,把那么多病秧子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使无数个家庭变的和睦美满。怎么当权者这样做?2000年12月8日我出于做人的良心再也坐不住了,我想是政府搞错了,我这个不修的都知道大法好,更何况那些真修的?我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我上了北京。在天安门警察把我抓到天安门派出所没容我说话,对待我的是打骂和羞辱。我被地方领回后恶人勒索了我哥哥2500元才放了我。我明白了,当权者不是弄错了而是就要颠倒黑白。我清醒了。我知道了什么是法轮大法。我真正走上了修炼大道。我听师父的话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遇事找自己。

2001年7月19日我和功友去北京南站被抓。地方接我时,半路我跑又被抓回被西合营镇姓史的一个恶人打的我耳朵半年了才能听见。押回关押到蔚县看守所,我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在师父的呵护下第7天下午我们一直都不来往的特穷的亲戚去看我,他们让他把我领回但以后不让我在蔚县居住。我回了宣化,宣化东升派出所又抓了我,要判我劳教。因我孩子5岁太小、母亲72岁太老,没办法他们把我赶出宣化,我没地去了,母亲帮我带着孩子回老家,我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1月1日我孩子要去北京正法,我带她去,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被恶警认出被抓,押回蔚县。我的孩子反映出病态,他们只好把她放了,我被关押到县城洗脑班,因一直不屈服又被转到看守所,被判劳教三年,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在师父的点化下绝食绝水20多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战胜了邪恶冲了出来。出来后他们还想迫害我,每天去我母亲家看我,我看出了他们的鬼把戏,在家呆了两天就出来了,他们四处找我,对我的亲朋好友监视。现在到处通缉我。

这是我的修炼过程,由于受文化、修的层次所限,写的跟记流水帐似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