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上高阶千尺路”──我修炼过程中的几件事


【明慧网2002年12月9日】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就已经接触了佛家和道家的一些经典,初步认识到人生的本来目的在于修炼返本归真。但是,根据释迦牟尼当年所讲的法,指出象如今末法时代,能修成正果的只是万中一二,而道家书中则说修炼必须有师父亲传才行。于是我想,两千五百年前有佛陀降世度人,难道现在就不能有佛陀再度降世度人吗?我的师父究竟在哪里呢?眼看如今的世界,道德堕落,到处是罪恶和战争,众生陷于无边苦海而不得救,而我自己却一片迷茫,没有正觉。我常常跪向苍天,求师父早日降临,救度苦难的众生,多少次悲泪如雨。

1996年5月,我第一次看到介绍法轮大法的书籍,身心为之一震,不禁欣喜若狂。这不就是师父来了吗?这不就是我朝思暮想的修炼大法吗?到9月,我终于找到了法轮功的炼功点,我毫不犹豫地走了进来。当我得到《转法轮》这部天书时,用了大半天时间,一口气读完,真如醍醐灌顶,一下子我的思想境界被师父洪大的法理提高到一个从未有过的层次。然后,我就学功、每天到炼功点炼功,风雨无阻。尽管那很苦,但我的身心获得的愉快,是不能用语言表达的。

一、得正法,修心性

作为一个常人,在修炼前我觉得自己蛮不错的,名利心很淡,性情温和,与世无争。自从修大法以后,我发现自己其实已经被污染的很厉害了。正如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所说:“在这个不干净的环境中他还觉得自己比别人干净一点就好一点了,实际上也不过是沾满泥巴的身体用泥水去洗而已,我说也干净不了多少。”平常在人与人的关系中,虽然争斗心小一点,可是当觉得自己吃了亏时,也是那么剜心剔骨的难受呢。在家庭中,亲人之间意见不一,夫妻之间性情不和,常常闹得鸡飞狗跳的,心里总是想着别人多么多么不好,自己什么都对;被亲人戏称为“墨索里尼总是有理”,还觉得委屈。修大法后,我真正看到了自己在人中的丑陋,决心改掉它。当我试图表现得更符合大法对我的要求时,好像是故意要考验我似的,家里人显得比过去更加“无理”甚至是“蛮横”。我知道,这与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债有关。我守住了心性,在忍上下功夫。有时对方大闹起来,摔碗砸盆,我就静静地收拾起地上的碎瓷片,然后做好饭菜,轻轻地说:“吃饭吧。”之后奇迹发生了,对方不仅逐渐改掉了坏脾气,相互关系日益和谐,而且也开始修大法了。

二、得法轮,净本体

我的天目似开非开,偶尔可以看到一点模糊的景象。但是,师父的慈悲加持,却是亲身感受得到的。1996年11月的一天,家里来了亲戚,我们夫妻把床让给老人睡,晚上我们就打地铺。那天刚睡下不久,似睡之间,忽然感到全身皮肤肌肉之间有物滚动。就在那如梦的感觉中,我清清楚楚地察觉到全身有许多“钢球”在滚动,尤其背上特别明显(我的背略驼)。大约持续了好几分钟,我忽然清醒,那感觉就在刚才发生。我不知道那些“钢球”是什么东西,只觉得很奇怪。因为这时,我修大法才两个月。又过两个多月,春节期间,我参加本省大法辅导员学习班(法会)。刚到学习班的第一天,我就忽然发起高烧来,特别到晚上,烧得全身出汗,骨节疼痛,胸部疼得不能使劲呼吸,很想咳,但不敢咳(咳就胸痛)。到白天,我依然和大家一样吃饭、学法、炼功。我一点都没有想到“病”,我知道是师父让我承受、过关。当十分难受的时候,我默默地对师父说:“我能过去,我能坚持”。这样一连三天。到第三天晚上,睡觉前我先打坐了1小时,然后躺下。刚躺下,奇迹再次发生。就在这五分钟内,我又进入那种似梦的境界,无数“钢球”在我身上滚动,前后上下左右,胸腹四肢,头顶脚底,掌心腋窝,数不清的“钢球”(象健身球那么大)。待这一切过去,忽然醒来,觉得身上轻松了,不疼了,第二天就不再发烧了。我把“钢球”的事告诉一位老学员,她笑了:“那不就是法轮吗?”

三、经魔难,历考验

1999年7月,邪恶开始了大迫害。那一天,下午三点,我坐在电视机前,看完了令人震惊的“取缔”,正邪在我心中开始了大较量。可是,正法的力量是神奇的,是无比的。邪恶的谎言虽然象真的一样,它就是抹不去我心中法的种子。我想,即使让我粉身碎骨,我的每个细胞、每个分子都是法;我既然已经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我永远也不会再回到肮脏的过去。就在这一天,我确定了不会放弃大法。

然而,我没有修好的这一面,人心依然存在,魔难毕竟来临。当听到许多大法弟子去北京的上访消息后,我还是没有能够走出来。其原因,当然还是一个“怕”字。2000年6月,我终于壮胆公开到公园炼功。炼到第十天,恶警把我带走了,然后关进了拘留所。开始三天,极其难受,心胸好像往上悬吊起来,心烦意乱。我反复背《真修》。师父的教导,大法的威力,让我慢慢恢复状态。我知道恶警会去抄家,我担心电脑中的资料,我担心我写的一些东西被他们看到后,将被判刑……。当我从法中清醒过来后,再次认识到,不就是一个生死关吗?死又如何?常人谁不死?修炼人这个肉身即使死了,他的元神必定会升华到光辉的境界。这个思想问题是解决了。但当时,我还没有悟到师父说的“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这个理。十天后,我出来了,没有写任何东西。

但这关还是过得不太好。出狱第二天,公安局的人又把我叫去了。由于没有经验,上了当,说出了一次秘密法会通知我的一位同修的姓(我以为他们光知道姓是无法找到人的),结果那位同修被抓,并牵连到其他人,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后来懊悔不迭。因为这一关过得不好,第二年春天,我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这一次,当然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拒绝妥协,并向看管、“帮教”人员讲真相

有一次,一个被谎言欺骗了的干部模样的人来跟我谈话。谈话中,他强词夺理,说:“你怎么能不相信中央呢?你怎么能说中央的决定是错的呢?你这不是凌驾于中央之上吗?”本来态度温和的我,突然象发怒雄狮,厉声驳斥:“这是什么话?中央的决定就一定对吗?中央没有犯过错吗?文化大革命是干什么的?我一个普通百姓凭什么凌驾于中央之上?我就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吗?连党章都规定党员可以保留自己的观点,我为什么非要听你们的?”由于我说话的声音很大,事起突然,那人被吓着了,步步后退,连连说:“我没有说呀……。”然后就逃了。他一走,我就朝旁边的人笑了,我发现我根本就没有发怒,那完全是一种正气昂扬的自然反应!

后来,他们要给我照相(说入档案用),我拒绝,没有让照。最后他们让我写“保证”,我又拒绝。他们说:总要写个东西你才能回家呀。我说:“我按自己的想法写?”他们说:“可以。”这样,我写了赞扬法轮大法好,及批评独裁者迫害大法的这样一些话,交了,等待他们的反应(我以为他们会让我重写),结果什么反应也没有,就放我回家了(关了十五天)。我还以为这次不错呢,其实还是有漏,因为我答应了他们“写”的要求,这是邪恶的伎俩!后来,他们果然利用此事欺骗其他同修,说“某某都写保证了,你还不写吗?”尽管我后来向这些同修说明我写的不是“保证”,但我不能否认自己“漏”的不小。

修炼就是这样,虽然难,也还是可以一步步向上。我看到自己与其他同修之间的差距,我还要更精进,做真正合格的大法粒子,早日圆满归真。最后以师父的《登泰山》结束本文:

攀上高阶千尺路,
盘回立陡难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
停于半天难得度。
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进去执著;
大法弟子千百万,
功成圆满在高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