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2年12月9日】我家住在东北,我们三口人生活在一间小板房里,没有水也没有电。我身材矮小,只有一只眼睛能看东西,也只不过零点零几的视力。我妻子是小儿麻痹,拄拐行走很不方便。那时我儿子只有五六岁,全家就靠我每月的三百多元的工资,生活十分艰难。就这样坏消息还不断的传来。如国家规定福利住房改为商品住房,就靠我这微薄的工资,何年何月能买起房子啊,住房问题没有指望了。单位搞改革,把我划在了编外,每月只给二百一十元的生活费。家里连连被盗,把我整月的工资全部拿走,就连衣料、毛线等东西洗劫一空,炕上只留下两张残疾证。天啊!以后让我们怎么生活啊?

晚上睡不着觉,我俩对着蜡烛发呆,我儿子只有五六岁,他似乎看出了大人的心事,天真的说:“爸、妈,咱家夏天下一缸大酱,秋天腌眼一缸咸菜,大米粥拌大酱,烙饼卷咸菜,咱们就不会饿死了。”他的话打破了沉默和寂静,也打碎了我俩的心。孩子啊!我们不应该把你带到这个世界里来,你这么小的年龄,就知道为大人分忧了。夜,长长的夜没有语言也没有睡意,只有泪水没完没了地流着。

1996年8月的一天,有人送来两张听课证,说是在电教馆举办法轮功讲座,并向我们简单的介绍了法轮功的法理。我俩都是信佛之人,对佛家功很感兴趣。我妻子坐着轮椅,驮着孩子,我们三口人来到了电教馆。从此迈进了修炼的大门。我妻子跟了一个班又一个班听也听不够。回到家里三口人坐在一起切磋,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师父还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我们明白了,心情开阔了。

这么好的法怎能不修呀!没有书就抄。我妻子每天晚上坐在蜡烛前抄啊抄,写啊写,一心扑在修炼上,当我们得法一百天的时候,电顺利地接上了,屋里有了光明。我的工资恢复了,生活有了改善,孩子也能上学了。不知不觉中,环境改变了,这都是大法给我家带来的福啊!

我们悟到,以前为住房、金钱和一点个人利益损失而痛心、叹气、流泪太不值了。同时我们也感到常人中的各种执著放的越多越轻松,放的越多越纯净,放的越多越升华,放的越多越明白。我们起早贪黑,每天都到离家好几里地的儿童公园去炼功。因为大法好,亲传亲,友传友,炼功人数每日俱增。

不久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把小炕改成了大炕,能坐十几人。我们除了工作和日常生活外,把剩余的时间都用在修炼上。经过艰苦的修炼,我妻子的拐扔掉了,三个轱辘的轮椅不坐了,换成二轮的自行车,上街买粮买菜,还能驮较重的东西,行动十分灵活自如。我多年的咳喘病不见了,心情舒畅一身轻。

可是这时邪恶势力向教人向善的大法和慈悲善良的大法弟子伸出了罪恶的魔爪。1999年7月,邪恶之徒动用了国家电台、电视台、报纸等一切宣传工具,欺骗造谣,毒害众生。一面动用军警、特务进行大搜捕,收缴大法书籍,抓捕大法弟子。另一方面,强迫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居民委,严密监视大法弟子。闹得天昏地暗,大有天塌之势。大法弟子不畏强暴,纷纷走出家门维护大法。邪恶之徒栽赃造谣,给大法扣的帽子一个比一个大,谎言越造越离奇。大法弟子面对谣言吓不倒,帽子再大也压不垮。亿万大法弟子顶着层层压力,驳谎言、讲真相,舍生忘死上访,组成了一条滚滚的正法洪流。

2000年冬天,妻子带上家里仅有的三百元钱,拖着一条残疾的腿,顶着刺骨的寒风,踏上了去北京的征程。妻子走了,同修们也走了,小板房里只剩下我和孩子。这年的冬天特别冷。单位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功,停发了我的工资。我回到家里故意问儿子:“因爸爸修炼,单位不给爸爸开工资了,咱还炼不炼。”儿子一边喝着凉大米粥,一边斩钉截铁地说:“炼。”我说:“好!那就让咱爷俩共度难关吧。”我把家里能吃的东西归拢到一起,尽量地节省,再节省。取暖煤不多了,一天只烧一更火。常常吃凉饭。粮食也不多了,还有几颗冻实心的大白菜。现金只有八角钱。为了有效地利用食品,我把冻白菜剁成馅,放点盐包菜包子,再擦点大米粥,这样饭菜都有了,又省粮又省事。剁碎的白菜舍不得用开水操,更舍不得用盐沙。因为盐也只剩一点了,馅和完了稀稀的水很多,包也包不上。有一天,一个同修到我家见此情景就说:“白菜为什么不用盐沙一下。”我苦笑着说:“没有盐了。”她好象想起了什么说:“哎,师父让我给你送盐来了。”说着从包里拿出五袋盐,而后在屋里看了一圈,告辞走了。我望着这五袋盐,默默地说:“师父,弟子又让您操心了。”

第二天,同修们背着大米,扛着白面来了,拎着各种食品、物品来了,还送来了过冬用的取暖煤。我把这些东西收下来,没有更多的语言和嘱托,因为大法弟子都是心心相印的。我知道同修送来的这些东西,不是让我过舒适生活的,是让我坚定信念,坚持修炼,千万别掉队呵!

天越来越冷了,四处不靠的小板房再也阻挡不住严寒的袭击。屋里的水缸、洗脸盆、茶缸凡是有水的地方,全都冻成了冰。屋里和外边好象差不了几度。晚上躺在炕上,就好象躺在雪地里,墙四处透风。同修见状又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把自己亲属的供热楼腾出来,让我们爷俩住了进去。真暖和呀!在家里睡觉穿着毛衣裤还得盖两床被子。在这里只穿线衣线裤,不用盖被子也不觉得冷。住了没几天,我突然想起一位外地同修和我说的一件事,这位同修说她跟其他同修失去了联系,大法资料中断了很焦虑。她晚上做梦,有人告诉别着急,某市有个小白房,到那里就有资料了。这位同修一大早坐早车来到我市,找到她熟悉的同修问小白房的事,她熟悉的同修就把她领到了我家。这位外地同修进屋一看高兴地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小白屋”。从此,外地的大法弟子又有资料了。小白房多么的重要呵。想到这里,我再也住不下去了。我得回我自己的家去,回到我的岗位上去。那时我家是资料传送站,为大法做事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义务。冷怕什么?比起前赴后继进京上访的同修,比起蹲监狱失去自由的同修,比起受尽酷刑折磨坚贞不屈的同修,比起为大法失去生命的同修,我已是极其舒适了,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后来,我家被邪恶之徒秘密监视起来。由于坏人告发,我家先后六次被抄,损失了大量大法书籍和资料。我被邪恶之徒抓去两次,孩子也被抓走两次,我的妻子被抓六次,至今还在狱中,近况不详。

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已有三年之久,在这三年多里,大法弟子受尽了无端的谩骂和毒打,受尽了无端的折磨和恐吓,受尽了无端的诬陷和打压,受尽了无端的盯梢和搜捕,受尽了无理的拘捕和绑架,受尽了无理的判刑和关押,承受了无理的勒索和抄家,承受了无理的摧残和体罚,毫无根据的诽谤,厚颜无耻的谎言,灭绝人寰的暴刑,灭绝人性的虐杀。善恶有报是天理,做恶多端遭惩罚。

谁都知道:乌云遮不住太阳,黑夜也同样盖不住满天的朝霞。再严酷的冬天,也挡不住春天的脚步,冰雪消融,百花盛开的春天离我们不远了。同修们努力吧!千万别松懈,让我们携起手来,走好正法进程的最后一步,共同去迎接那法正人间的曙光!

以上是我的修炼经过,因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