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剧本连载:绝 路 逢 生(一)


【明慧网2002年2月1日】

人物表

胡青云:陆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员
任淑芬:胡青云的太太
李怡真:仁和医院护士长
王教授:浦西仁和医院白血病教授
胡向伦:胡青云父亲
胡晓芳:胡青云的女儿
赵主任:陆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血液科主任
小冯,小赵:陆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护士
钟义山:法轮功炼功点辅导员
孙水华:胡青云同事,陆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员
吴院长:陆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
刘翠花:农村妇女,托胡青云判案子。
马副局长:昌东市公安局副局长
顾俊雄:陆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

(一)

清晨,冬雨无声地洒落在地上。夏天时街道两旁郁郁葱葱的梧桐树此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杈,在昏黄的路灯下反射出冰冷的光。街道两旁的建筑物显得灰暗而陈旧,楼的侧面上长满苔藓,在雨中显得死气沉沉。往常车水马龙的浦西街道此刻也冷冷清清,人们仍多沉醉在梦乡中。

一辆紫红色的桑塔纳出租车无声地停在浦西市仁和医院的门口,一位穿深色防寒服、戴着大口罩的老年男子在一位老年妇女的搀扶下,一步步地艰难地挪向汽车。老年妇女的左手中拉着一只大号的旅行箱。两个人在汽车后排坐定后,老年男子仍然气喘吁吁。从口罩外裸露的皮肤看,他的脸色有些发青。

又有一名中年妇女快步走出来,右手里拉着一个小小的旅行箱,左手提着一个小药箱。她把旅行箱放在后备箱中,然后不紧不慢地提着药箱在前排的副座上坐好,对司机说,“劳驾去火车站。”

后排座上,老年妇女关切地问老伴:“青云,感觉怎么样?”

老年男子微微睁开闭着的眼睛说,“还好。淑芬,这些天把你累坏了。”

淑芬:“我不累。人家医院的王教授真是关心你。怕我路上照顾你忙不过来,特意让李护士长跟咱们一块儿回昌东,”(转头对前排的李怡真说,)“护士长,麻烦你了。”

李怡真:“没什么。正好顺路去看看你们昌东名闻中外的靖王阁,”转头对司机说,“麻烦你暖气再开大一些吧。”

(二)

列车在隆隆地向南飞驰,窗外的景色在冬日的早晨显得毫无生气。

胡青云迷迷糊糊地躺在下铺上。因为起了个大早赶火车,李怡真也爬到中铺上靠着车厢壁打瞌睡,一本翻开一半的杂志落在她腿边的被子上。

任淑芬却一丝睡意也没有,憔悴的脸上布满愁云。她一动不动地望着面前结发20多年的丈夫,仁和医院王教授的话又回响在耳边。

(三)

下午1点刚过,王教授办公室,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一张桌子上摆着一个台历,一个金属外壳的密封保温杯,一部灰色的电话机,和一张王教授与妻子儿子的全家合影。靠近办公桌那面的墙上挂着几面写着“华佗再世”,“妙手回春”之类的锦旗。

王教授:(背向窗户,面向门,手持胡青云的病历,严肃地)“任大姐,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我们的化验结果刚刚出来,老胡的情况很不好。”
任淑芬:(紧张地)“是吗?”
王教授:(严肃地)“对。现在病人全身出血,血压下降,血液和骨髓中的血癌细胞已经上升到30%以上,同时出现乙肝和丙肝并发症以及肺结核。采用化疗已经根本无法控制病情,”(看一眼任淑芬的表情,然后接着说)“而且血癌细胞仍然呈现继续上升趋势。我们医院已经尽了全力。”
任淑芬:(无助而沉重地)“能告诉我青云还能活多久吗?”
王教授:(同情地)按照现在的情况推算,最多还能活一到三个月。我看你还是尽快带他回昌东吧。象他这样的情况,在国内外还没有一例康复的,医院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稍微停顿一下)“如果你再拖几天的话,恐怕……,恐怕他就回不去了。

任淑芬坚强地努力抑制着涌上来的绝望:我明白了。

王教授顿了顿,接着说:任大姐,看开一点,问问老胡想吃什么,凡事要顺着他一点。待会你们回去的时候,我让护士长小李跟你们一起走。老胡现在随时有危险,小李的经验比较丰富,路上还可以帮你照顾照顾他。

任淑芬感动地低声说:谢谢你,王教授。

(四)

(胡青云的病房。病房里住了三个病人,因为刚刚吃过午饭,另外两个病人都在睡觉,病房里静悄悄的。胡青云的病床旁放着一个深色的暖水瓶,一个盖着盖儿的杯子,两个桔子)。

胡青云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医院的被子,被子上还盖着他的一件防寒服。不时袭来的一阵阵疼痛使他出了一身大汗,但是他一声不哼。

任淑芬一边给他擦汗,一边低声安慰他说:“刚才王教授叫我去了,他说你就是有造血机能障碍。这个病啊,咱们昌东也能治。浦西这边治病费用太高了,要不然,明天我去买票,咱们回昌东吧。昨天给女儿打电话,晓芳这孩子真乖,自己把自己照顾得可好了,学习也努力,现在正准备期末考试呢。她说她可想你了。”

胡青云无力地点了点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