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剧本连载:绝 路 逢 生(五)


【明慧网2002年2月5日】
(十三)

一个月后。周六的早上,艳阳高照。胡青云正在和钟义山往树上挂一个黄底红字的横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义务教功”八个大字。
钟义山一边绑横幅一边转头对胡青云说,“老胡,我们打算今天下午去郊区炼功弘法,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儿。”
胡青云:(高兴地)好啊。我这命都是法轮功给的,我还希望多给大法做点儿事儿呢。到时候,我让淑芬跟咱们一块去。
钟义山:那下午我们去找你,咱们骑自行车去。
(集体炼功的镜头,有路人驻足观看,索要《法轮大法简介》的单页传单)

(十四)

集市里的人熙熙攘攘,买卖双方讨价还价,十分热闹。
在一片喧嚣声中,传来法轮功悠扬地炼功音乐声。胡青云和十几名功友在路边的人行道上一字排开,专心致志地炼功。钟义山站在一旁发《法轮大法简介》。栏杆上绑着介绍法轮大法的旗子。
许多村民围过来,好奇地看着这些闹中取静的炼功人,纷纷接过《简介》。许多人看完简介后,就问:“你们真是白教吗?”
钟义山:“对啊,法轮功的书上都说了‘义务教功,严禁收费、收礼’。你们谁要想学,我现在就可以教。”
一会儿就围上来十几个人学功,外面还围着好几十个人在看。一个人问“我听说过法轮功,你们有书吗?”
钟义山:“有啊,我今天带来了几本。”
钟义山将书递给村民。
村民:将书打开看了眼价格说,“《转法轮》,12元。这书卖吗,我买一本儿回去看看。”
钟义山:你给我9块钱就行。
村民:怎么比印的价格还低,打折推销啊。
钟义山:不是。我们老师要求我们不能卖书挣钱。这书是我批发来的,批发价是9块,所以卖给你们也是9块。
“那我也买一本,”“给我一本,”…大家纷纷要买。
钟义山:(为难地)我一共只带了5本儿,你们谁要买再和我联系吧,我给你们留个电话。

(十五)

一群人一起骑车回昌东。胡青云和钟义山并排走。
胡青云:(高兴地)今天弘法效果真好,有20多个人跟咱们学功吧。咱们这十几个人都快忙不过来了。
钟义山:(也很高兴),是啊,可惜今天书带得太少,大部分人都没得着书。
胡青云:那你怎么不多带几本呢?
钟义山:(严肃起来)你是不知道啊,现在书很难买。你得法晚,好多事儿你不知道。国家对法轮功有误会,从96年开始,咱法轮功的书就不让再出版了。那会儿《光明日报》还批判过咱们呢。
胡青云:(诧异地)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大家炼。
钟义山:这些事儿,咱也搞不清楚。那会儿,在外面炼功都有人过来照相。据说调查了一阵子。咱们也没干什么坏事儿,后来就不了了之了。现在就是书不好买,书店不让卖。(胡青云的表情很困惑)想要书就得到武汉那边邮购。要是自己邮购的话,这一往一返就得半个月,那边也忙不过来。现在咱们这儿啊,跟全国一样,新来学功的人越来越多,来的人还都急着想看书(胡青云微笑)。这么着,我就想了一个主意,我每次垫钱先买一批,然后大家原价从我这地方取书就行了。这样可以给大家省点儿事省点儿时间。不过我们家的情况你可能也知道,女儿在北京上大学,花销很大,这学费一年就得三、四千。我爱人又下岗,全靠我自己上班这点工资,所以也拿不出多少钱来。一次我买个五、六百本,这个要那个要,有的人一买就是7、8本说要给亲戚朋友都看看,用不了一个月,书就都没了。这个月初刚买了500本,你看,现在我手里也就还剩个二、三十本吧。

胡青云:你怎么不早说啊。我们家的情况还可以,我给你一万块钱吧,先买上一千本《转法轮》存你那儿。明天你就过来拿钱。
钟义山:你要能帮忙就太好了。这种碰钱的事师父对我们的要求一直很严格。这样吧,下次买书时,我要是钱不够,就从你这儿先借一些,然后书钱回来了,再把钱还给你。每次给你写个借条儿。
胡青云:还要什么借条啊,给你就完了。
钟义山:那是绝对不可以的。你也一直学法,师父对辅导站的要求里不是说绝对不能存钱存物吗?咱们辅导站哪能白要学员的钱呢?
胡青云:对对。咱们还是应该按师父的要求办。回头要去车站取书、搬书什么的,你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们一家都去帮忙儿。
钟义山:好啊,谢谢你,老胡。

(十六)

(胡青云一边上楼往家走,一边似乎突然明白地自语)“怪不得老顾不肯让他爱人学法轮功。”
胡青云回到家中,看见门口有一个农村打扮的五十岁左右的老年妇女。
那位妇女看见胡青云就怯怯地问:“请问你是胡法官吗?”
胡青云:(诧异地)对呀,我就是,你是…
妇女:我叫刘翠花。胡大法官,现在你正审一个行凶伤人的案子,被告叫沈俊,是吗?
胡青云:(和蔼地)请屋里坐吧,你怎么知道的?
刘翠花:(哭了)我是伤员刘武的妈。我打听到你家里是求你做主的。
胡青云:(和蔼地)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依法办案,谈不上什么做不做主的问题。
刘翠花:(急急地)不是。我听说沈俊跟我们县政法委秦主任的儿子是同学。他已经托了市局的马副局长和顾庭长,要轻判,昌东市中级法院一审就给定了个斗殴,只判了个三个月拘役,而且医药费只给出2000块。我跟你说,(流下眼泪),胡大法官,我就这一个儿子,家里种地,农闲时候做点小买卖都靠他,他父亲有严重的风湿病,现在瘫在床上。那天沈俊开车差点儿撞了他,赶上他那天去给他爸爸买药,脾气急了点,骂了沈俊一句,沈俊下车拿起防盗锁就没头没脑地打他。现在他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光输血和手术费就花了6000多,这可让我可怎么活呀。(跪下,拿出一个纸包),胡法官,这里有一点心意,请你一定收下,给我们娘儿俩做主。
胡青云:(站起身)快起来,快起来。我在卷宗里已经看到了。你对判决不服,现在正在上诉是吧。你快把钱拿回去。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适度量刑的。
刘翠花:(无助地)胡法官,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们,我们没权没势。我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没法儿活了。
胡青云:你放心。我一定会秉公办案的。(关心地)你吃饭了吗?
刘翠花不语。
胡青云:家里还有点剩菜。你要还没吃,就吃点面条儿回去吧。你的钱,我是无论如何不能收的。
刘翠花:(手里拿着纸包)我不吃了,胡法官,谢谢你。我看出来了,你是个好人。

(十七)

(星期一一早,胡青云办公室,时间:上午8点)
胡青云坐在办公室里看卷宗,孙水华走进来。
孙水华:老胡,天天儿来这么早。
胡青云:(笑)是啊,早上7点就炼完功了,吃完饭再骑车过来也就是7点半过一点儿。弟妹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孙水华:(笑)你还别说,上上礼拜四,我把你给我的《转法轮》给她拿家去一看,你猜怎么着,她一看书里照片就说好象以前见过你们老师。
胡青云:(笑)是吗?缘分不浅。
孙水华:没错儿。礼拜五看完书,第二天就出去跟人学功去了。现在人可…,(想一下)对,可精进了(重读“精进”二字),每天炼功,看《转法轮》。昨儿才奇怪呢,半夜起来说肝儿疼,我给她找点儿药吧,她说没事儿,还说是老师帮她净化身体。我半信半疑的。结果嘿,今儿早上她叫我,让我摸摸她肝儿那儿,我一摸,哎哟喂,她原来肝硬化的那地方,软了!
胡青云:法轮功好着呢,我这白血病都治了,她那肝硬化算什么呀。
孙水华:我说呢。她现在人脾气也好了,没事儿还时不常儿地给我念两句书上的话。我听着是有道理。(忽然停下)你今天要审案子是吗,得,得,等你休庭我再和你聊。

(电话铃声,孙水华接电话)
孙水华:喂?是顾庭长吧,对,我是水华,…噢,老胡在,你跟他说话吗?…嗯,成,我跟他说。(放下电话,对胡青云说)老胡,老顾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胡青云:(诧异一下,随后明白)嗯。我把这页看完就去。

(顾庭长办公室,顾庭长在屋里坐着,心里盘算着什么,胡青云敲门)
顾庭长:(正襟危坐)进来。(胡青云进。顾庭长站起来,笑)。老胡啊,你来了。
胡青云:老顾,水华说你找我。
顾庭长:(满脸堆笑)对,对。我想问你一下。我听说,你现在还有一些医药费报不了是吗?早上上楼的时候,看到会计小吴,说你还有化疗、输血、这个、这个,住院费一共两万多没报是吗?
胡青云:是啊。小吴跟我说,咱们法院是政府单位,财政不富裕。暂时没钱报。刑事庭因为有我这个白血病,已经超支了。
顾庭长:嗨,什么超支了。小吴这个人呢,花钱很仔细。现在才6月份,她不想把一年的预算全花了。其实早花晚花还不是一样。白血病的治疗费用个人怎么承担得了呢?(笑)公费医疗,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嘛,你又是老同志,这么多年,给咱们法院也做了不少贡献。一会儿,我给小吴打个电话,给你报了嘛。
胡青云:(平静地)谢谢您,顾庭长。我九点钟要开庭,这就该过去了。
顾庭长:(不自然地笑)是沈俊的案子是吧?
胡青云:(平静的)对。(不说话,直视顾庭长,等顾庭长说话)
顾庭长:(咳嗽一下)咳,嗯,是这样。我调了沈俊的卷宗看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本来是沈俊和刘武口角,然后发生争执,在推搡过程中,沈俊误伤刘武。现在刘武的母亲又再上诉。你在审理的时候好好做做刘武母亲的工作。我们高级法院,这样的案子一般中级法院就终审了,她这样闹很不好嘛!
胡青云:“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这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我看到检察院的起诉书中有法医鉴定刘武伤口的文件。头部有三处破裂出血,身上多处有血肿,右手小臂骨折。如果是误伤的话,我认为不可能伤到这么多地方。在法庭辩论阶段,我会充分听取双方对事情经过的陈述的。
顾庭长:(尴尬地)好,好。老胡,你去吧。我信任你。
(胡青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