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连环劫(3)


【明慧网2002年2月9日】(五)

法轮功传世七年,福荫神州,闻者寻之,炼者喜之,修者日众。云鹤是亿众之一,一道走来,满心欢喜地见证着这一切。

然而江泽民一意孤行,大造舆论,非要非法取缔法轮功不可。随之而来的诽谤和谎言如黑云压城,更时不时传来法轮功群众被抓被打、致死致残的恶劣消息。

云鹤再也憋不住了:“怎么文化大革命的一套又来了!不分青红皂白,罗织编造,电视电台,报纸杂志,铺天盖地,血腥镇压,连政府本已存在的“三不”政策都能推翻,这个江泽民怎么了?吃错药了?看来必须要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的情况,必须要上访!”

云鹤本想坐火车去北京上访,但听说火车站盘查得很厉害,阻止法轮功学员上京申诉。云鹤想,镇压决定是江泽民作出的,不去中央上访也解决不了问题,这个下情必须上达,还非得去中央不可,他便决定坐长途汽车,躲过地方的阻挡,去北京上访。

云鹤一大早儿去了长途汽车站,正有个长途客车在招揽生意。云鹤一问,正好是同方向的,便想,一段一段地往北京挪吧,便买票上了车。车子上的设备倒还不错,有空调,有电视,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

车子离开沈阳向关内驶去。出了城不一会儿,车上的电视放起了录像片。片子的内容不堪入目,全是败坏社会风气的东西。云鹤实在看不下去了,站起来阻止道:“请讲点儿社会公德,不要放黄色录像!”司机掉转过头,斜吊着眼,讥笑道:“公德?你逞什么高尚?没准是炼法轮功的。逮着一个还挣点儿零花钱!”

“法轮功教人向善,高德大法,身心受益者超过一亿,不要听信电视上那些编造的东西!”云鹤抓紧机会向司机和车上的人说。

“呀呵,还真是个赴京上访的主儿,哥们儿今天财运来了!”司机拿起手机,拨了警匪电话,说是逮着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客车停在路边。不过几分钟,警笛大鸣,警车应声停在客车的后面,车上跳下两个警察向客车走去。

“是哪个?”年轻警察一跳上汽车就问司机。司机指着云鹤,两个警察便向云鹤包围过来。云鹤站起来说:“警察同志,这个司机在公共场合放黄色录像,我不过阻止了他,该被盘问的应是他。”

年长警察一怔,年青警察马上接上话:“不要打岔,你是不是法轮功学员?”
“是!我可以作证,法轮功利国利民,是清白的!”
“没问你那么多,一定是要赴京上访,走,跟我们走。”
“你们要抓我也得有个说法,不能这样随便抓人啊!”
“这是上面下达的政治任务,我们是按命令办事儿。”年青警察拖着云鹤往车下走,云鹤一甩手:“我自己走。”

司机凑过来向年青警察说:“嘿,哥们儿,他可是我举报的,500块钱呢?”年青警察瞪他一眼:“还没治你放黄色录像的罪呢!你的营业执照呢?”司机傻了眼,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现在整治法轮功没空儿,回过头来再收拾你!快把录像带拿来!”

恶司机无奈,把录像带递给年青警察:“得,算孝敬您的!”年青警察骂了一句
“混帐”便头也不回地下车走了。

(六)
“身份证?”
云鹤拿出身份证递过去。

“是干什么的?”
“东北大学教授。”
“啊?别瞎掰了,教授还炼这个?”
“法轮功不仅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还是宇宙科学,人体科学。炼法轮功的不乏有教授,博士,大学生!”
“是这样?”
“是!”
“法轮功已经定性了,最上面的指示,不准上访。我们局子里有一批人被抽到北京,专门围堵从咱省去的人,天天在中央和国务院信访办门口等人,你去也是白搭!”年长警察说。
“这么大的冤情,总得让人有个说话的地方,申诉的地方!”
“有,你离开中国,尽管去上访去。”年青警察讥讽道。
“人家是教授,不要这样说话!”
“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冒牌的。”

警察在派出所门口停下。

“是东北大学的教授。打电话向东北大学核实一下,看他们来不来领人。”年长警察向值班警察交代着。

云鹤被带到了一个装着铁栏杆的房子,里边摆着一张长硬椅,又有两把带有手铐的铁椅。云鹤被铐在一把铁椅子上。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群政保科的人,把云鹤提到一个会议室里。为首的一个人嘴里刁着一根烟,紧皱着眉,迷缝着眼,对云鹤说:“老实点,问什么答什么。”

“什么名字?”
“高云鹤!”
“怎么写?”
“白云的云,仙鹤的鹤。”
“炼法轮功的?”
“是”。
“法轮功怎么样?”
“好!法轮功叫人做好人。”
“为什么被抓进来?”
“不知道。”
“是为了护法吧?”
“是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哪个单位的?”
“东北大学。”
“签字”。

云鹤接过去一看是一份讯问记录,便在上面写了“法轮大法好,高云鹤。”

“好了,带走。”

云鹤被带到牢房里,重新被铐上了。

陆陆续续又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进来。一个小小的牢房,不一会儿就塞进来了二十多个人,没有地方坐,大家只有站着。里边有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男女老少。炼法轮功的人似乎有一种特殊的亲近感,大家一见面就都高兴地打招呼,都不愿意放弃这个相聚在一起的机会,自然而然地聊了起来。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曾经是一个晚期肝癌患者,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法轮功受这么大的委屈,我不为法轮功上访,良心上过不去啊”一个中年工人模样的人说。

“是啊,孩子,大妈的半身不遂和哮喘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丢掉了氧气罐,又站起来了,你看我的身子骨多好!我这条老命都是法轮功给的,法轮功这么好,我就是爬也要爬到北京去为法轮功申冤。”一位老奶奶如是说。

“可不是嘛!法轮功怎么样,我们炼法轮功的人最有发言权。我的前列腺绝症在炼法轮功后一个月就消失了。这个法真是好,真是神奇,功德无量啊!我们那儿炼功的,很多是退了休的老人家,人老病多,医疗保健待遇又没有了,试了很多气功,才发现了法轮功。我本来是个谁都不管的人,在家里等死,而现在大家都说我返老还童,法轮功是多少人的命根子啊!”一位老大爷接过来说。

“我们是祖孙三代一起来为法轮功请愿的。身体上的益处就不用说了,就说家庭生活吧。以前我和婆婆是一对怨家,吵嘴、打架是司空见惯的事儿。误解、怨恨很深。婆婆先修法轮功,完全变了一个人,不计前嫌,处处关心我,家务活儿抢着帮我做。时间长了,连我这个记恨很深的像石头一样的人也被感化了,也开始炼法轮功。我的儿子以前一身坏毛病,打架斗殴、不务正业,有个顶替的工作也因为旷工被开除了。一个偶然的机会看了《转法轮》,竟然浪子回头,潜心修炼起来。现在又找到了工作,而且在单位里口碑很好,我们家现在真是乐融融的。从我们家的例子看,法轮功有恩于多少人啊!”一位中年妇女携扶着一位老婆婆,身边站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和眉善目。

“是啊,法轮功的功德何止是祛病健身,更令人称颂的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社会更受益。这几年抗洪救灾的捐款里有很多只署名‘法轮功学员’的汇款单,各个地方法轮功学员为社会做的好事多得数不清,这是社会回归向善的一股清流,她带动着整个社会道德的良性循环,这更是功德无量的啊!”云鹤接着中年妇女的话说。

云鹤说话的当口儿,牢门“咣”的一声被打开了。一个警察打断云鹤的话喊着:“高云鹤!”云鹤回头看着警察:“是我。”警察走过来,打开云鹤的手铐说:“走”!云鹤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回头向大家合十,跟着警察走出牢房。

云鹤被带到派出所办公室,看到系主任张昊明和校保卫处处长。“老高,你怎么搞的,上访也不跟我打招呼,也得有个组织原则吧!”云鹤笑笑:“十万火急啊!你没看电视台那个样儿,大有天塌之势。法轮功什么样,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也看过《转法轮》,大家心里都有数。这么大的冤案,牵扯到这么多人,我心里一急就走了。”

“好了,走吧,回去再说。”

张主任和保卫处处长带着云鹤上了车,便向东北大学驶去。到了学校保卫处,把云鹤带到了会议室。处长有事,向一个干事交代了一下,自己先走了。会议室只剩下张主任和云鹤。

“老高,你是咱们系的骨干教授,贡献很大,而且你现在年富力强,在这个年龄,有你这样好身体的可不多,这件事情上要谨慎,事业为重啊!”张主任推心置腹。

“张老师,我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你是知道的。我炼法轮功之前是怎么样,你也是清楚的。饮水思源,有人要把水源毁掉,你能坐视不问吗?”

“我也知道法轮功冤,但不幸的是被人拉进了政治,说是要和党夺取群众。一旦和政治沾上边,就很难办了。文化大革命是被否定了,为什么有人收集文化大革命的报纸被判为泄露国家机密?六四是怎么回事,老百姓明白,为什么还不平反?党犯的错误不可太渲染,否则怎么还能叫伟大光荣正确呢?还怎么领导呢?咱们是老同事,老朋友,我可是跟你不打掩护的!”

“老张,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一个人,两个人做的事,怎么能说是党做的事呢?有人要推翻政府的政策,完全是出于个人私利和野心。本来对这件事的处理,已赢得国外舆论的一致赞扬,指这是中央政府有史以来第一次采用和平对话的方式处理人民和某些政府职能部门之间的矛盾。有人就放不下文革那一套。我上访,一方面是为法轮功申冤,另一方面也是帮助中央和政府了解真相,改正错误。至于说政治,法轮功讲的是修炼,从来不关心政治,也根本不参与政治,这在李老师的著作里讲得很明白。”

“话是这么说,但五七的反右是怎么回事?现在放开让老百姓给党提意见,恐怕光是贪污腐败这两条就把党抹得一团黑了。能这样吗?要顾全大局啊!”

“老张,你说的政治我不懂,你也知道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但对法轮功的无理打压,牵扯到对上亿个回归向善的法轮功群众的打压,牵扯到对真善忍宇宙大法的迫害。要说顾全大局,我想说一下我的理解。第一,这场迫害否定了亿万法轮功群众修炼受益的权利;第二,这场迫害否定了更多还没有修炼的人要修炼的权利;第三,这场迫害打压了社会上一股由亿万法轮功群众所带动的回归向善、道德回升的清流,是打击社会向善的力量;第四,这场迫害纵容了社会上肮脏邪恶的势力,一方面警力大部份用来对付法轮功,监狱、拘留所都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而对社会上的刑事犯罪没有力量去处理,任其泛滥。另一方面,不法警察可以对法轮功群众大打出手,甚至打死也是白打,山东潍坊的陈子秀就是被没有人性的执法人员打死的。这场迫害,将把整个社会推向抑善扬恶的恶性循环。看到这一点,站出来讲真话,这才是真正的顾全大局。”

“继续说,我听着呢。”

“我给你讲一个几年前我的亲身故事。我当时还在交通大学,暑假乘长途汽车回家看老母,长途汽车在山里被劫持了,三个匪徒把大家的钱财洗劫一空,没有人敢吭一声。匪徒们还不肯罢休,还要对那位女司机行暴。我本来吓得浑身哆嗦,一听到女司机撕人心肺的求救声,我的良知一下子强大起来,跑过去制止,但没有人响应,我被匪徒打得昏死过去。匪徒们强暴了女司机后,车子又上路了,而我被匪徒们扔下车子。车子在山间绕行着,过了一个大弯,我眼看着它在对面的悬崖上坠入深渊,车上的人无一生还,我是唯一的幸存者。现在想起来,三个匪徒罪有应得,而其余的人则由于见死不救、抑善扬恶而招致杀身之祸。一个社会本也同理。”

“说的也是,我前几天刚看过一些讨论古希腊文明覆灭原因的文章,其中有从考
古学方面写的。考古学上发现了毁灭时,有性乱、同性恋、暴力等方面的化石实证,学者们认为是当时人类道德水平全面崩溃而导致的天灾人祸毁灭了古希腊文明。”

“对啦,老张!”

“这样说来,我想这法轮功的事就不只是政府或警察的事了,而是关系到全社会的事了。你们上访所能接触到的就是警察,只有他们知道了你们上访的原因,但社会上那么多人不知道,还认为你们是闹事呢。我要是今天不和你聊,我也根本无法了解你们上访的真正原因。”

“谢谢你,老张,你的话对我很有启发,我觉得我们应该向全社会讲清法轮功的真相,而不仅仅是向几个有限的国家职能部门讲清真相,应该把法轮功学员上访的真实原因向全社会铺开讲。谢谢你的理解,老张,我还有一个故事,没跟你讲,就是我很小的时候,一个老道长告诉我爸一句话叫‘云鹤连环劫,正念可化解’。正念使我过了人生中两个生死劫,一次就是刚才说的,另一次是在旅顺的电岩炮台,一车六十多人坐在一辆方向操纵系统完全失灵的大客车上,在盘山公路上行驶了一千多米,安全到达山顶。当时车里坐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大家当时只有一念,就是‘我们是炼法轮功的’!”

“你以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一直拖到今天?法轮功真是神奇,真是好!如此看来,当今整个社会都可能在一个劫中。在这场打压中出正念,才能走出这个劫。”

“对了,老张,那你说一说,什么是化解这个劫的正念呢?”

“那还用说?法轮功好!镇压的危害太大了!”

云鹤笑了,张主任也笑了。

张主任找着了保卫科干事,说了几句话,便把云鹤带出了保卫科。

“老高,做事多加小心,多保重!”
“知道了!”
“再见!”
“再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