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连环劫(2)


【明慧网2002年2月8日】

(四)

云鹤无法忘记那位姑娘,云鹤也无法忘记那位老者的话,在生死之劫之后,用自己领悟到的正念做人行事。

云鹤是搞锅炉专业的,交通大学的这个专业是全国顶尖的。九十年代初,这个专业的人才短缺,便有很多其它院校筹办这个专业。云鹤当时已被提为正教授,为了支持国家的统一规划,便到了沈阳的东北大学筹办锅炉专业,并任教研室主任。

筹办一个专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云鹤一头埋进去,在内燃机专业找了几个应届的学生,便开始向他们授课,培养师资,同时自己又给这个专业刚招来的大学生上课,废寝忘食。云鹤由于疲劳过度,身体每况愈下,神经衰弱,虽没有大毛病,但深感体力不支,常常头晕眼花。

有一天,云鹤去同事的办公室,随手翻了翻同事桌上的《医药保健报》。上面有一篇保健报记者的文章,题为“祛病健身首选法轮功”。云鹤在文章中看到了很多起死回生的活生生的实例,一个最突出的特点是法轮功讲修炼心性,同化真,善,忍。“真,善,忍!多好啊!怎么这么熟悉?”

云鹤突然记起老道长的话。“正念!对!正念应当是真诚、正直、善良、宽容、忍让……啊!正念是从‘真,善,忍’中而来的呀!”

云鹤这时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头顶贯穿而下,一直到脚底,足足持续了几分钟,云鹤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舒服,这么美妙,身体一下子觉得开了,通了,轻松了。“太奇妙了!”云鹤感叹道。

云鹤迫不及待地想学习法轮功。说来也巧,他当天就在东北大学炼功点找到了法轮功的书《转法轮》,彻夜不眠地读起来。书中讲的可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但又是那么入心,越读越想读。云鹤在书中读到了“灌顶”,一下子就想起了白天的情景,会心地笑了。

云鹤开始炼法轮功了,每天顶着凌晨薄薄的雾气,天刚蒙蒙亮就加入大伙儿的晨炼。他更从法轮功中学到了为人处事,做人、做学问的原则,处处不忘修心,与人为善,先他后我,同化真,善,忍。云鹤的身体越来越好,心态越来越豁达,教学研究也做得越来越好,真有点大自在的感觉。

这年年底,云鹤随着60多名沈阳的法轮功学员去参加大连辅导总站的学法交流会。大家租了一辆黄海牌大轿车出发了,后边还跟着一辆,上边坐着长春、抚顺、新宾和清原的学员。

一路上欢歌笑语,大家都在畅谈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体会,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云鹤往前一看,汽车正在盘山公路上行驶。千米之外,远远可看到一个炮台。旁边的学员说:“那就是旅顺的电岩炮台,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

“方向盘失灵了!”司机突然尖叫起来。司机正值壮年,胡子拉喳,很魁梧,遇到这突如其来的故障却象一个沉不住气的毛孩子,头上冒出了滴滴冷汗。车子刚好到了一个急转弯处,方向盘却怎么也打不动,司机用尽全身力气,仍无济于事。

公路边就是悬崖,下面是大海,冲下去就得车毁人亡。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都站起来往车前张望。“遇事出正念!”一个学员高声说。“正念!我的正念呢?”云鹤心里问着自己,提着的心平和下来。车上的学员们都明白过来,放下心,原位坐了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奇迹发生了!大客车沿着公路急转弯了,司机看得目瞪口呆,莫明其妙,又紧张,又兴奋。云鹤和大伙儿都明白,对于修炼人来说,“好坏出自一念”!客车沿着弯曲的盘山道缓缓行驶了一千多米,一直开到山顶上,在工作人员指定的位置停下来。

司机下了车,向车子前轮儿里面看去,又拿下来千斤顶,把前轮支起来,上车转动方向盘,还是转不动。

有人联系到了附近空军部队,部队来人了,并带来了备件。几个人钻到车座底下,拆开了方向操作系统,发现方向杆底部连接处的滚动轴承外壳已全被绞碎,卡在方向杆上。转动方向盘根本是不可能的。可是车子是怎么在一千多米的盘山道上开上来的呢?

“正念化劫”,云鹤脱口而出,又想起了老道长的话。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