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剧本连载:绝 路 逢 生(四)


【明慧网2002年2月4日】
(十一)

一周以后。一大早儿,胡青云和任淑芬一起来到公园的小树林里炼功。这里有男有女,有白发苍苍的老人,年富力强的中年人,也有青年学子和小孩儿。
不远的地方,十几个老头在遛鸟,悦耳的鸟叫声此起彼伏。

炼功点的辅导员钟义山看到胡青云夫妇,笑着说:“哟,老胡来了,出院啦?”
胡青云:(笑)是啊,你好,一两个月都没见了。
任淑芬:他昨天刚出院,今天就起个大早儿,让我赶快带他过来。
胡青云:我这个动作呀,还是跟我爸爸学的。老钟,今天你帮我看看,有没有需要纠正的地方。

(十二)

钟义山给胡青云纠正动作的镜头。胡青云和大家集体晨练的镜头。

早上,胡青云提前来到法院上班,将办公室打扫干净,又去打开水。
同一办公室工作的法官孙水华走近办公室,看到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办公室微觉奇怪。
胡青云手提两壶开水走了进来。
孙水华看到胡青云吃惊地说,“(北京口音)哎哟,老胡,你怎么来上班了?身子骨怎么样了?”一边说一边接过热水瓶。
胡青云笑着说,“好了。现在啊,我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在家里也闲不住。(叹气的语气感慨地说)哎呀,自从我去年6月查出来这个白血病啊,这眼看着就一年了。”
孙水华(笑):看您这气色,倒还是真不错。2月份的时候,我们一帮人上医院看你,当时你都不成了,我们一块去了7、8口子,你躺那儿都不知道。看着好端端的一个人呢,说倒就倒下,那天我们从医院出来,大家心里都特不是味儿。
胡青云:淑芬都跟我说了。说来真是绝路逢生啊。
孙水华:后来我听您爱人说,你炼了法轮功了,恢复得还挺快,我们都不敢相信,敢情真这么神。我爱人呢,肾和肝都不好,回头我让她也跟您学学。
胡青云:你也可以学呀,谁学谁都会受益的。
孙水华:我都打听明白了,炼法轮功的都不抽烟喝酒,还不让杀生。咱们法院工作的,看案子的时候哪能不抽根儿烟呢,再说,我们家人吃鱼吃鸡吃鸭子都要活杀,这活儿都得我干。我可炼不了功。我现在就希望自个儿别生病,这日子呢,过一天就算一天。
胡青云:咱们法院工作的,一接案子难免不加班加点儿,精神还紧张。这法轮功一炼,身上舒服不说,精神也愉快。你有时间也看看吧。
孙水华:成啊,等我有功夫儿吧。你来上班跟顾庭长说了吗?
胡青云:(诧异地)顾庭长?
孙水华:啊,你都快一年没来了哈。原来的王庭长退休了。咱们屋顾俊雄提拔当庭长了。
胡青云:(意外地)是吗?
孙水华:(小声地)老胡,说起来这个事儿啊,真让人撮火。咱们仨都是65年分来的。属你最能干。可惜你病了,没赶上这机会。可是也轮不上老顾啊?他成天不干正事儿,就知道拍着吴院长和陆书记。这就叫“又跑又送,提拔重用”。这回老顾当了庭长,嘿,成大爷了,案子也不审了。有活儿都往我这儿推。
胡青云:(平和地)嗨,当庭长了嘛,行政事务可能忙一些。
孙水华:(愤愤不平地)忙个屁。截长补短地跟犯人家属出去吃饭,洗桑那。一点影响也不管。老胡,您也甭替他说好话。94年经济审判庭的刘庭长退休的时候,本来是想让你接替他的,后来有人检举你有经济问题,你记得吗?
胡青云:(微觉诧异地)记得。(平静地)市纪委还专门派人来查了一次。我又没干什么违法的事,查就查呗,无所谓。
孙水华:(愤愤不平地)怎么无所谓。后来不是让老梁当庭长了吗?好多人都传,说是老顾想接那个位子,就找人搞了你一下。
胡青云:(开玩笑语气)咱们法院的人,可得重证据。(又严肃)这事儿我也听说过。老顾每次见我都跟我有说有笑的,我觉得大家也是瞎传。
孙水华:所以说你傻冒呢?坏人要是都写在脸上,咱们法院可省事儿了。我有一个亲戚刚调到纪委档案室工作。前两天看到一个内部调查的会议纪要,上面写得检举人“顾俊雄,括弧,要求保密,括弧完了”。
胡青云:(意外地)真的?!(突然间耳边想起法轮功的一段话“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
孙水华:(接着说)我就相信善恶有报。老顾搞你,自己也没捞着那位子不是。现在他爬上去当庭长了,可老婆查出来得了胃癌了,报应吧?
胡青云:(意外地)真的!什么时候查出来的?没准儿法轮功能治。
孙水华:(打趣地)嘿,你还真助人为乐,头两年儿,你可不这样,暴脾气。怎么生回病,脾气都生没了。
胡青云:(不愿再谈论此事,笑笑)怎么样,最近咱法院忙不忙?
孙水华:忙!哪能不忙啊?现在社会治安越来越不好。咱们这刑事审判庭啊,也是越来越忙。前天检察院刚送过来一案子,一个卖西瓜的和一个买西瓜的为点小事儿吵起来了,这卖瓜的抄起刀就把那位捅了,幸好扎肠子了,人没死可也是重伤。老顾正让我审这案子呢?
胡青云:什么时候开庭啊?
孙水华:这案子倒是不复杂,一会儿9点就开庭了。
胡青云:(自语)这人都怎么了,这么点小事儿也至于这样。嗨,人啊,糊涂啊!

(镜头切换到顾庭长办公室)
皮座椅,红木桌子。后面挂着一幅山水画。面前的玻璃板上放着一些文件和一部深红色的电话。一看顾庭长就属于保养得很好的人,身体发福,满面油光。
胡青云敲门。
顾庭长:进来。(胡青云开门,顾庭长满脸堆笑,)老胡啊。你来上班啦!怎么样身体怎么样,家里都好吧?
胡青云:(笑)都挺好。我一好,她们就都好了。今天跟您报个到。
顾庭长:(笑)哪里哪里。我你还不知道,原来咱们都是一个办公室的。我这也算沐猴而冠。不过党既然安排我做这个工作,咱们就要共同配合,努力做好嘛。(笑)
胡青云:(陪笑一下)顾庭长…
顾庭长:(打断)别叫庭长,叫俊雄嘛!
胡青云:还是叫老顾吧。这回我可以上班了,有什么工作您就安排吧。
顾庭长:(想了想)水华手里还压了一个案子。东风区有一个团伙盗窃的案子,前天检察院送过来的,你帮忙审理一下吧。
胡青云:(点头),好啊。老顾,我听说嫂子身体不太好,是吗?现在怎么样了?
顾庭长:(看上去乐观地)没事,胃癌还不算什么要命的病,发现得早,胃切除了三分之一。现在在家养着,就是饭一顿吃不了多少,一天得吃好几顿。
胡青云:(微笑)你让她也炼炼法轮功得了。没准儿能治好,你看我白血病都治好了。
顾庭长:(古怪地笑)法轮功的情况我们都清楚。我们不信有什么修佛修道的事。老胡,你也是共产党员,要相信科学,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嘛。
胡青云:佛也不是什么迷信,只是…(电话铃响)
顾庭长:(一边接电话,一边说,)好,老胡,我们以后再谈。
(胡青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