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真的彻底否定了一切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二零零二年元旦前夕,我要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我觉的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住我。

但是,由于没能时刻心在法上、坚定的维护法,暴露出了执著心,加上没认清邪恶的伪善和欺骗本质,被邪恶之徒带走,关在一间房子里。那时我想,神佛是无所不能的,我怎么能在这里呢?心是在法中还是偏离了法?师父是不承认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而我真的做到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了吗?直接的说,我真的坚信师父了吗?

在北京的四天里,我深深感到师父的慈悲。好几次,本来能堂堂正正的走开,而我却坐在那里不动,望着门外,想着若被抓回怎么办?贪恋着那暂时的稳定。多么卑微可怜的求安逸之心啊!被强按手印时,虽不配合,为什么还被按上了呢?还不是生死之念没放下?而心里在找借口说:「我不自己按,他们强迫时没办法。」这不还是默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吗?我认识到以前骨子里深藏着的对旧势力的默认,这是最大的教训和耻辱。

我反思自己,背着能背的所有经文和《转法轮》。长久以来仿佛很不熟悉了的师父的话闪现到脑海。一次,望着窗子,我突然想,没有对师父的相信,功能从何而来?更重要的是,「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转法轮》)我想出去,我心性到了吗?让我出去时,我还会默认邪恶而一动不动吗?能出去时还会担心(实际是求)被抓回吗?——提高心性!我一下醒悟了。

不久的一个中午,房门被锁上了。我站在床前,心想:他们实在没别的招术,只有采取关押的办法,目地是什么呢?就是为了阻碍我出去参与正法。师父告诉我们:「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回归到你们的最高位置,这就不是一般境界的圆满问题,也不是通常圆满所能达到的。」(《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猛然醒悟,我不能再在这里,再不能认同邪恶,我今天就能出去!我无比坦然,无比坚信!这一次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在这件事上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了。我坚信当天就能出去,因为我知道不管邪恶势力怎么挣扎,一切都在师父掌握之中。师父看的,就是弟子的心。我觉的出去的时候到了,确切的说,我真的发自内心的在这一问题上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了。当晚,我拿到了大门钥匙,堂堂正正走出邪恶之徒看管的地方。

助师正法,是我们的使命和誓约。正法進程在推進,一切取决于我们这些正的力量。但是,我们是否真的做到了在内心里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是否真的听了、做到了师父的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