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大法,以正念战胜邪恶──两天半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2年6月2日】2002年4月23日,乡政府几个恶警非法翻墙入院抓我去洗脑班,我说:“我炼功做的是好人,没做违法的事,难道把好人转化成坏人不成。”我坚决不去,它们用呼机把派出所的人也调来了。我不配合它们的要求,我说:“死了也不去。”副所长挨我坐下说:“去了一手指头不动你,写个保证就回来了。”我说:“保证我死了也不写,转化班不是我去的地方。”我接着又说:“你们都是国家干部,你们应该保一方平安,放着坏人你们不管,倒管起好人来了。”

这时几个如狼似虎的恶警不由分说强拉硬拽把我推上汽车带到洗脑班。洗脑班就象魔窟一般,墙上贴满了诬蔑大法的画,电视里播放着颠倒黑白的谎言。室内有两个叛徒。二人曾在全乡到处散布谎言,拉大法学员到洗脑班,破坏大法极其严重。

当天下午,两个叛徒拿着老师的书,断章取义地向我灌输她们自己的扭曲的歪理。我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她们让我吃饭,我就绝食绝水抗议,让我看诬蔑大法的光盘,我就闭眼不看。恶警周文科说:“你看下去,还是看不下去,看不下去就关了。”我说看不下去,上面说的都是假的。他就关了电视。

第二天,叛徒早早就来了,并叫来了另一叛徒,50来岁,还从市洗脑班调来了一个叛徒(明慧网上曾曝光)的女儿和另一个叛徒,车轮战地向我灌输谎言,我一言不发,心里默念正法口诀,并铲除邪悟者背后的邪恶因素,它们什么都不是,我都把它们看成是破坏大法的魔,半句话都不能相信它们的,不给邪恶一点可乘之机。

下午二点左右,派出所新所长XXX来到我面前,自称外号“黑杀手”。逼我写“四书”,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它气急败坏地左右开弓地打我的耳光,猛打了一气走了。接着恶警周文科和叛徒又对我折腾了好半天,强拉硬拽逼我写四书、骂师父。我严肃地说:“任何事情都是自愿的,不能强迫,这是我人身的合法权益,任何人不得侵犯。”它们放下了我,我正告它们说:“你们都是文人,都上过学,谁也不会骂自己的老师,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德规范。政府怎么教人骂人呢?”邪恶之徒无话可说。

经过一天半的时间,周文科见我坚强不屈,就办手续送我去市洗脑班,可是没有办成。晚上把我铐在长排椅上,由两人轮流值班看着我,不让休息。

第三天上午,610来了两个恶警,还有政府的几个人及五、六个邪恶叛徒,它们说炼功是违法的,我说:“不是,炼功首先修炼心性,不打人,不骂人,不偷,不抢,不干吃、喝、嫖、赌的事,怎么就违法了呢?”我又说:“98年乔石带领一个调查团,专门调查法轮功的问题,调查结果证明,法轮功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它们又胡说什么天意,并举了一个例子,南宋秦桧害死岳飞也是天意,它们把自己比成了秦桧,把大法弟子比成岳飞。我说秦桧害死岳飞,留下千古骂名,被后人耻骂,而且还要在地狱中被销毁。岳飞虽被害死,却受到后人敬仰。

下午2点左右,派出所所长黑杀手,又逼我放弃修炼,我说:“我坚持自己的信仰。”它又恶狠狠地往我脸上乱打一气走了,不一会又带来一个恶警,拿着一条绳子,把我胳膊倒背上抽得紧紧的捆了起来,这时我就觉得能量贯通双臂,疼痛一阵,完全能够忍得住,我心里明白,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许多,恶警又往背上加瓶子,一个、二个、三个,还是完全能忍住,它们让我跪在地上,我不配合它们,它们又是搬,又是按,我一个站立不住,倒在两个邪悟叛徒身上。随后他们把我拽起,一恶警一脚把我蹬在地上跪着。紧接着却把我拽起来解去绳子,一人拽我一只胳膊使劲地摇了起来,它们以为这样是很难受的。

下午5点左右,女儿、女婿来了,邪恶之徒无孔不入,对女儿她们施加压力,让女儿、女婿逼我写四书,我严肃地对女儿说:“死了也不写。”邪恶目的彻底破产了。周文科从屋里把我搡出来,办手续就要往洗脑班送,女儿也从屋里跟了出来。突然大哭要碰死在政府院内,几人才把女儿拉住,一时间,院里站了很多人,议论纷纷。

我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念是谁也动不了的,它们又改变了主意,暂时不送洗脑班,又让我回到屋里,这时女婿把我爱人也叫来了,爱人小声对我说:“今天晚上注意离开,外边弟子发正念……。”邪恶之徒又对家人施加压力,把我一家关在室内,说是都不让回家了,这时爱人有些承受不住,我对她说,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正念,我一定能出去。

当晚叛徒和武装部长恶警周文科负责看着我,并强迫我看诬蔑大法的光盘,周文科坐在我的右边,我就用右手挡着我的半个脸,闭着眼不看,但电视上叛徒那可耻的发言,还是不时地往耳朵里灌,有时睁开双眼,看到邪悟叛徒哭哭啼啼那可悲的样子,真是令人痛心不已。邪恶势力想利用诬蔑大法的光盘改变我对大法坚定的心,正相反,不但丝毫动摇不了我,反而更使我坚定大法,认清了邪恶势力千方百计破坏大法图谋,识破了它们歪曲事实,漏洞百出,黑白颠倒的邪恶谬论,使邪恶无计可施。

邪恶的叛徒们颠倒黑白:它们因曾经修炼了大法而受益的方面一字不提,被关押期间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一字不提。却诋毁大法,厚颜无耻地说什么是政府“挽救”了它们,给了它们重新做人的“机会” ……真是黑白颠倒,正邪不分,恩将仇报,每一个善良的人想一想,真正的邪恶是谁?

难道教人向善、让人身体健康、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平,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倒成了“不好的、有罪的”,还要迫害打击!

难道迫害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人,不让人道德高尚、不让人身体健康的人反倒成了“救命恩人”?

古今中外、历朝历代,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歪理邪说,可是在我堂堂中华大地,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控制下,却搬上了历史舞台,毒害着千千万万善良的民众,真是可悲可耻之极。

晚上10点多钟,周文科说:“我出去写份材料”,开门走了。外边没有上锁,屋里只有我和叛徒二人。大约不到30分钟,叛徒小声对我说:“你看我哪做的不好,你给我指出来。”我说:“说什么也不能骂老师啊。”它吱吱唔唔,没个囫囵话。这时我猛然想到,赶快走,到时候了。我说:“我去解解手。”他说:“去吧。”我开门去厕所,它也随后跟到,他刚解开腰带,我就往回走,紧跑一气,左拐右拐来到西墙下,脚蹬墙下两根铁管子,一跃翻到墙外,正念战胜邪恶,二天半闯出洗脑班。

通过这一魔难,我深深的体会到,只有坚定大法、相信师父、坚定正念,才能战胜邪恶。我又重新溶入正法洪流之中,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之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