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脱险的经历与事后的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一群恶警将我从家里绑架至派出所后,把我带到医院检查身体,然后将我劫持到劳教所。一路上我在想,我本来得法晚,平时又没有注重静心学法,该去的执著心很多,但究竟是哪一颗心导致被魔钻了空子?就在心里暗暗的和师父说:「师父,我哪里做的不好,哪里有漏,我自己补,绝不允许邪恶的考验。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我都一定看好自己这颗心,按照一个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坚定修炼。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当时,只觉的心里非常的平静。一路上,我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

就这样我被拉到了劳教所。一進劳教所,就碰到上次我到劳教所发真相材料被抓时酷刑折磨我的一个恶警。他一见是我,就说:「你怎么又来了?」随即和另一恶警说:「这可不是一般人,就那么打也没说是谁和她一起来的。今天晚上,就把她交给你了。」(二零零一年我和一同修去劳教所发真相资料时被抓,因我拒不说出同修姓名,邪恶之徒用电棍等折磨我,后送進看守所。我绝食、绝水十七天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在邪恶之徒给我报批了劳教两年的情况下,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说着,另外那名恶警上来就给了我一脚。我看着他们,心里只觉的他们可怜。我就静静的看着他们,心里默念正法口诀。

这时,狱医给我检查身体,随后,问我以前得过什么病吗?我就和她讲:「我是在二零零零年六月末得法,在邪恶之首江××大肆打压法轮功的时候,如果我没有真正受益,你说我会这么坚定修炼吗?我自己以前身体不好,而我又曾经在医院工作,你说我什么样的药没用过?但都没有好。就因为这样,我才在这种铺天盖地的压力下修炼了法轮大法。从修炼至今,我再也没犯过什么病。」

医生听后就走了出去,在她往本上写的时候,我看见写的血压是高压一百九十,低压一百二十,心率每分钟一百二十次。看后,我一下就明白了,是师父在帮我,因为当时我的身体没有一丝的不舒服。我一下子感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我立即想到: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心态,不能产生一点欢喜心。因为师父说过:「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

这时,室内剩下我和押送我来的几个警察。我和他们聊了起来,因为我知道,任何一个和我相遇的人,都是和我有缘的,我都有责任去和他讲清真相。这时,市局的人也一直在门外打电话,和市局领导、「六一零」逐级请示。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市局负责人才進来和我说:「走吧!今天算你捡着,上车吧,回去。」

就这样,我又被拉到了分局。只听见他们又打电话联系、协商。这时,送我去劳教所时听我讲真相的一位干警悄悄和我说:「你就喊难受,要不然就得把你送看守所押起来。你别看劳教所不收,那儿归司法局管,看守所可归咱公安局管。刚才打电话,他们都同意接收了。」我知道这又是一个考验,心想:你们说了不算,关键在于我自己怎么把握自己的心态,修炼人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就和师父说:「师父,请为弟子加持,弟子不能去那里。因为那里不是修炼的环境,正法弟子的责任是救度世人、讲清真相。」这时,我只觉的两手臂麻木,恶心、头痛等等症状都出来了,邪恶之徒一看我真的不行了,就将我送進医院抢救。

第二天,市局、分局俩个负责人拿着医院的急诊病例、诊断及住院通知单于早上八点半去市「六一零」专门研究我的事。十点多钟,派出所所长到医院来看过我后,找我丈夫签字给我办了保外就医。我从医院一出来,就被迫流离失所。我再一次感到了师父的苦心呵护。

通过这次魔难,我痛定思痛,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究竟有漏在哪里,当我真正静下心来找自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差距是那么大。

一、当这次他们怀疑与我有关的这件事情发生时,没有真正静下心来找自己,而是带着一种侥幸的心理,认为我没被邪恶迫害,与我的关系不大,完全忘记了师父说的:「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俩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这才行。」(《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何况我就在其中,只不过我没有遭到邪恶更直接的迫害。

二、当看到功友有缺点时,认为你都得法这么多年了怎么还那样?你总是那样,邪恶当然就迫害你了,你受迫害了,同时给法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呀!好象这件事完全和我没有关系,在心里就默许了邪恶对功友的迫害。你承认了「有漏邪恶就应该迫害」,那么你有那么多的不足,不也等于默许了邪恶也可以迫害你了吗?再者,当你自己有难时,你知道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那为什么功友遭到迫害时,你就默许了呢?这是一颗多么自私的心啊!

三、当看到功友有缺点时,总是以人为师,根本不是以法为师。我问自己:如果别的人都不修了,那么你也不修了吗?既然不是,为什么总是看别人,为什么不能按着法去要求自己呢?为什么就不把她当作一面镜子,反过来看一看你自己是不是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呢?

四、在做证实大法工作时,总是凭借在人中的所谓聪明,自以为是。当别人与自己意见不统一时,从来不看一看为什么他与我的意见不一致。当认为自己确实是对的,而对方又不接受时,往往心里拧劲,不平衡,言语生硬,从不考虑别人是否能接受。完全忘记了师父说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大法修炼者,修善是必须的。看到功友有时能力不行时,总是怨气十足,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功友的年龄、阅历等客观因素呢?为什么就不能包容、理解呢?我认识到自己的容量是那么狭小,应该增加容量了。而且还死守着一个「私」字不放。一个修炼人修的就是无怨无恨、无私无我,你这样怎么还能算一个修炼者呢?当自己心里过不去时,还时常想:我也是为了大法的工作,完全忘记了这不是工作是修炼。遇到问题,不能向内找,只是向外看。只想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那不恰恰和旧势力犯了一个毛病吗?

五、平时总是执著于得法晚,个人修炼阶段是块空白,我认识到这是没有摆好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的关系。

大法進程如此之快,自己还固守着很多人的东西不放。师父说:「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精進要旨》〈挖根〉)修炼一年多来,之所以有这么多的执著放不下,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静下心来学法。回顾我一年多的证实法的历程,是在师父的百般呵护、看护、点悟之下,才闯过几次大的关难。我内心由衷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和伟大,体会到大法的超常,也同时深知正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在以后的正法修炼中,时时向内找,处处以法为师,争取早日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