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 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2年4月10日】随着正法进程的快速推进,邪恶势力越加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利用亲邻监听、盯梢、蹲坑等各种方式到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由于我在安全上疏忽大意,被邪恶之徒钻了空子,被举报到派出所。2001年12月25日,两个警察突然闯进我家,叫我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问我真相光盘哪来的,电线杆上的字是谁写的,铺天盖地的标语是谁写的,问还炼功吗?我坚定地说:“炼,一修到底。”他们强迫我签字,我一概不接受,这时正与邪的较量开战了,姓顾的恶警对我拳脚相加,连打带骂,要带我走。我说:凭什么带我走,我没犯法,我是好人,你们迫害好人是在犯罪,知法犯法。他们说:不签字、不按手印,照样走。两个恶警连拖带拽将我推进了警车,按在两排座的间隔里,顾恶警两脚踩在我的脸上,说自己宁肯不要未来,也要好好整我。我提醒自己:身在邪恶之徒当中,恶警不会轻易放过我,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该说的、不该说的要把握好自己。

暴徒们把我关在派出所里,把我铐在暖气管上说:这回你等挨打吧。恶警又返回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把我的书和从我兜里掏出的钱抢走,当时在场的有所长、两个恶警,还有我丈夫。在派出所里,面对恶警们的威胁、谩骂,我坐在地上,始终一言不发,保持沉默,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心里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背正法口诀。邪恶之徒气急败坏指着我说:太顽固了,一字也不说。邪恶疯狂了,拳打脚踢,五个恶警侮辱我,栽赃陷害我,用电棍打我,流氓行为难以置信,在光天化日下为所欲为。

我发正念让邪恶势力找线索的希望破灭。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人跟神斗,注定要失败的。我似乎觉得他们太渺小了,其实邪恶什么也不是,只是这张人皮在表演。邪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垂死挣扎的时候了。

我意识到他们随时都可能加害我。大法弟子做的事是最正的事,对社会负责,对同修负责,对家庭负责,对众生负责,对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不管邪恶怎样折磨我,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全盘否定。邪恶之徒全靠谎言猜测加诱骗恐吓,最后恶警的招数用完了,也没达到目的,对我无可奈何。

在送我去看守所的路上,我向警察讲真相,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所长气得没办法,只好打开音响回避我,然后又伪善地说:政府对你们多好。我说:“难道往人间地狱送我还是好吗?江泽民利用你们侵犯人权。你们是在迫害我。我修的是‘真善忍’,好人没罪。”所长说:没罪,给我们找麻烦。我说:“不是我给你们找麻烦,是江、罗给你们找的麻烦。你们迫害好人,是在犯罪,会遭恶报的。”

在看守所里,我仍然抵制邪恶,天天发正念除恶。我想: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要走出魔窟,不能消极承受,应该绝食,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去完成大法赋予我的伟大历史使命。

第二天早上,提审我的警察用花言巧语与伪善的表情来迷惑我,让我坐下。对我说:你在这里不吃,我交代不了,得吃饭。你为什么进来的,为什么写标语,你炼几年了。问这问那,又让我背一段“论语”。

面对提审员,我揭露当地派出所的邪恶:2000年7月20日,我和同修进京护法,被他们这帮恶警打得鼻青脸肿,脸上的肉都是黑色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不让说是打的,…我边谈话边发正念,正视恶人。面对邪恶,面对无理的伤害,我揭露他们所有人的邪恶行径。

我竭尽自己所能,在师父的加持下,用正念和智慧冲破了旧势力的安排。拘留15天后,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我们要珍惜这万载难逢的机缘,弥补过去的不悟、不足和损失,遇事找自己,纯正自己,去掉显示心、欢喜心、名利心,要把握住自己。慈悲的师父还在不断地点化、加持我,想到师父为我承受的太多了,我的心更加坚定,决不辜负师父慈悲的苦度,兑现我曾立下的神的誓约。让我们更好地做一个大法粒子,在这神圣的前所未有的历史时刻“助师世间行”。

以上为个人体悟,不对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