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亲人的援助下正念走出劳教所


【明慧网2002年4月9日】我曾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严重疾病,自炼法轮功后,身体状况明显好转。自99年7月法轮功遭迫害以后,为了从自己的切身体会证明法轮功是一种祛病健身、使人向善,道德回升,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上乘功法,我逐级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我对法轮功的看法,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但却遭到公安机关的拘捕,被两次投入监狱,在“610办公室”的指令下,由派出所和公安局强行非法将我送到省女教所劳教2年。

在女教所期间,由于人的各种执著心放不下,我向邪恶势力妥协后被保外就医(2001年11月3日)。回家后,功友们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我终于醒悟,面对大法和苦度我们的恩师,我只有加倍弥补自己的过错。我立即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重新走上了助师正法的道路。

回家才4个多月,2002年3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单位保卫处副处长伙同派出所一行突然闯进我家,说要到派出所谈谈。我说不去,要说什么就在家里说。一位派出所女干警说,不去那我们就要强行带走。她马上打手机把所长叫来。我家人问为什么带人?所长说到女教所检查身体,我不答应。所长由原来的伪善和欺骗转为凶相毕露,大声说那就传唤,看走不走。不由分说让四个身强体壮的男干警把我从五楼家中绑架塞进警车里,我当时喊叫:“大家来看警察绑架了!”家人则被推到一边。警车急速开往省女教所。到女教所就给我量血压,高压达240,低压达110毫米水银柱。它们就强行给我打针,6个劳教人员压在我身上,压得我差点窒息,嘴唇发乌。当时一位劳教人员都看不下去了,眼圈都红了。我喘着气告诉恶警说:“我不会自杀,我也不会死,如果出现意外,那就是你们迫害致死,我家人会告你们的。”

等恶警走后,我就向看我的劳教人员们讲真相。她们说:“我们都知道法轮功好,你们是好人。”第二天我绝食抗议,医生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绑架非法,应无条件释放。”她说:“根本不可能。”转身就走了。其中一位劳教人员告诉我:“阿姨,你可千万不能再受骗上当,一定要坚持到底。”我激动地流下了眼泪。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就告诉她说:“你放心,我决不会再给它们转化,我坚信大法,保持正念,坚信师父,走好自己的路。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下午家人给我送来了被子和一个茶杯。我倒了一杯开水,过了一会儿,茶杯盖子却变了颜色,映出一颗红心,红心外一圈白光,还有“心想事成”四个字。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只要从内心发出最纯净的正念,一定能心想事成。女教所的医生每天给我量血压,可血压始终在200以上,我心里非常明白是怎么回事。

由于我一直不配合邪恶之徒的任何指使,在20号深夜,管教们又强行把我送进医院。在医院里我又向医护人员讲真相,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到了第二天中午,来了十几个医护人员,把我压在床上,强行给我注射了麻醉药物,又打了吊针。在我昏睡的时候又将我送回女教所。第二天就有一名干警用情来打动我,我心想你那一套对我已经不起作用了。又过了一天一名干警来到我房间,问我那天在医院的情况是否记得,我说那是你们对我的迫害。它说:“告诉你,这次你再别想保外就医了。”说完就走了。我对劳教们说:“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它说了不算。”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这次如果是我的难,我愿意承受。如果是邪恶势力对我的迫害,我坚决铲除。”我马上想到师父用茶杯盖对我的点化,我立即发正念铲除恶警背后的邪恶。

就在我被抓的十几天中,我家人一直在上访,从单位保卫处到派出所,再从“610”到女教所。(家人不修炼,我也向他讲真相,告诉他警察绑架大法弟子,他根本不相信,说是你在家炼,难道他们还到家里来抓人。他万万没想到这事竟然发生在自己家。他觉得不可思议,说难道没有法律了,简直无法无天,我非要讨个公道不可,如果不放人,就准备去北京上访。)26号上午我的血压高达240/112,我发自内心地喊出:“我要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这决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就在那天上午我家人来到女教所告诉所长:“我爱人是办了合法手续保外就医的。你们蛮不讲理地把她重新关押起来,如果出了意外,我将起诉你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通过我们一家人的不懈努力,十三天后的下午,我终于以强大正念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女教所。

通过这次的亲身经历,使我深深体会到“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师父经文《也三言两语》)的真正内涵。

感谢恩师的慈悲挽救,我在以后正法中一定会做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