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邪恶 从人中走出来

【明慧网2002年4月29日】元宵节刚过,当地恶人开始了对我的又一次迫害

节后上班第一天,单位负责人见到我后笑容可掬,相互问候。上午10点左右,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陪同一起去吃饭,我毫无戒备地跟着上了车,同行的还有两名财政所人员。在上车时他们故意把我夹在中间位置。

车开出几公里后,领导对我说:“市里要举办洗脑班,市领导点名把你送去,看在同事和兄弟们的份上别让我为难,到那里写个悔过书、保证书什么的,我再把你接回好好上班。”听了这话,我知道自己上了他们的圈套,当即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并给他们讲这是违法的,可他们听不进去这些,吩咐司机加速往市里赶。

车离市区不足五公里了,我不能再犹豫了,我绝不能被他们关进洗脑班。我正言道,我死也不去洗脑班,我要下车。看到我坚定的样子,他们妥协说:好,不送你了,并说了些安慰的话。我坐在位子上想,他们还有点良知和人性呢。过了一会儿领导说咱们主任搬家要请客,咱们一块去,这点面子总得给吧,你放心,绝不送你去洗脑班。我想在一起工作这么多年了,他们总不能说一套,做一套吧,就答应了他们。

车进入市区后,径直奔洗脑班而去。我发现又上当了,让邪恶钻了情的空子,我立即打开门又要跳车,他们三人一改先前的笑脸,露出狰狞的面孔吼起来,命车直接开进洗脑班。车一到院子里,他们赶紧上楼喊来四、五个恶徒强行将我绑架,抬到楼上关进屋子里。

我拒绝配合洗脑班的邪恶之徒并以绝食抗议。邪恶害怕了,伪善地笑脸相劝。我正告它们,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你们这是绑架,劝你们善待大法弟子,否则你们是要后悔的,它们立即默不作声,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天恶徒们又来给我洗脑,说大法如何不好的坏话。我义正词严地说,修炼法轮功在中国也是合法的。对大法的诽谤定性不是法律上规定的,那只是江泽民说的,江泽民代表不了政府,它有什么权力给大法定性?江泽民的所作所为是违犯宪法的,你说我们炼功违法你把条文搬来给我看看。法轮功在全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普遍欢迎;法轮功和李洪志先生已经受到了700多项褒奖;法轮功的书籍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全世界只有中国大陆在销毁法轮功的书籍,禁止法轮功修炼,为什么?它们被问的哑口无言,走了。

绝食第四天,恶徒们把我父亲请来做工作,说你们父子好好聊聊,它们都出去了。看到父亲难过的表情,我心里象刀扎一样。父亲说:还是吃点吧,不愿写四书,就在这里给它们拖,家里你不要管了,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该如何是好啊!你就给它们拖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父亲不修炼,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心里很感动,说: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等着圆满,我要做一个大法弟子该作的事,这事我师父说了算。父亲不再说什么了。

又一天,恶徒又来迷惑我,说你太自私了,云云。我说:是你们把我绑架来的,不让我正常工作、生活,反过来说我不顾妻儿老小,也亏你们说的口,大法教我身心健康,重德行善,劝我背离大法不可能。恶人一个趔趄出去了。

绝食的第六天,我渐渐地发现恶徒们时刻在戒备着我,怕我逃跑。同时自身有漏,思想上开始波动,想还是按父亲说的先拖一拖再说吧,于是开始吃饭了。接下来的几天看到有人向邪恶妥协了还录了像,我的思想更不坚定了,邪恶也抓住我的漏洞向我进攻,从不同角度给我灌输、洗脑。我也有些动摇了,甚至想先写了四书,出去再声明作废。立刻我脑子里浮现出师父的话:“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排除干扰》),我立刻感到无地自容——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承受着巨难,一再给弟子弥补的机会,我却在利用师父的慈悲为自己开脱,为自己不愿承受找借口,这是多么肮脏的心理。我马上在思想上否定了这一切不正的思想,师父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是啊,我得法修炼这么长时间了,随师正法,怕什么?可我不能这样关在这里等下去啊,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有这样的念头不是承认邪恶安排了吗?应该破除这不正的思想。正念一出,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都将在瞬间被清理殆尽。

吃过午饭,恶徒们有几个出去了,剩下两个在楼的另一头看电视。机会来了,我应该走,可心里还是定不下来。这时窗外枝头飞来一只喜鹊,喳喳直叫,叫一阵,飞一段,然后再回来叫一阵,飞一段,足有十几分钟。我想是不是师父点化让我走呢。这时候窗外飞来一群喜鹊在朝我叫,我明白这一定是师父在叫我走,也一定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安全离去。我不再犹豫了。我一拽防盗窗上的花棂,竟掉了。窗户上的钢筋之间的间隙不足20公分。我一钻,头过去了,可胸部过不去,我心里求师父帮弟子一把,胸部也挤出来了,胯部又被卡住了,怎么也出不来,这时楼下过来7、8个人,我想完了,走不了了。可我马上否定了这一念,求师父保护,不让他们看到我,并让我顺利挤出窗户。念头刚一出,身子忽地一下全出来了,下面的人也没发现我。我站在三楼窗台上,望着下边的地面,跳还是不跳?我一闭眼跳了下去,身子象被托着一般落在地上,我立即站起来,冲出了洗脑班。在师父的保护和同修的帮助下回到正法洪流中。

这次经历我悟到:师父不承认邪恶势力的安排,反过来利用它们使大法弟子在破除邪恶的迫害中,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在法上认识法理的内涵,认识正法的真正伟大意义所在,从而用思想升华后的纯净心态,更加有力地助师正法,“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

以上只是我个人浅悟,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