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正法修炼文章的实践中的一些体悟


【明慧网2002年7月30日】近日,看了同修写的《对写正法修炼文章的体悟》一文后,感触颇深,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正法时期写正法修炼文章的重要性。自己也曾写过一些文章,在此实践中也有一些感悟和自己粗浅的认识,并积累了一些经验,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及时慈悲指正。

1、摆正心态,明确写正法修炼文章的目的

有的同修写文章非常执著能否发表,一旦几次投稿没能发表,就起了不平之心,向外求,甚至对此失去了信心,我也有过这样的状态。通过学法,逐渐摆正了心态,明确写文章的目的。写文章是希望自己在修炼中已取得的经验和对法理的进一步认识能对其他同修有所帮助,因为一个同修在某一个问题上悟上来能启发其他同修在此问题上的认识,从而对我们的整体有所推动,而不是执著于自我的显示等。如果文章没发表,可能有多方面原因,是否与自己过于执著发表的心态有关,或是自己在某方面的所悟同修在网上已经写得很详尽透彻了,或者自己的所悟有偏离法的问题等。不过,我想无论发表与否,自己写出的文章都是对自己这一阶段修炼的总结,从而明确今后在修炼中应努力的方向,还可以使自己证悟的法理更加明晰。还有一点就象那位同修所悟:“即使不能发表,你写出来后,在另外空间也已存在了,除人间众生之外,其他的芸芸众生也都能看到,对邪恶的旧势力同样具有清除,震慑的作用,对正法进程照样能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2、只有静心学好法,才能写好正法修炼文章

对这一点的认识,我想讲一个我在写文章过程中的经历。一段时间,经常看到网上从事不同专业的同修,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写文章,证实大法,让世人从不同的侧面来了解大法,给世人认识大法开辟出了许多不同的渠道和途径。我们今天所学的专业知识都不是偶然的,都可以在此关键的历史时刻被利用来证实大法。悟到这些,我也很想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写一些文章,但以前没有写过这类文章,心里很没底,不知道该从何写起,怎样才能把所学的专业知识和今天的证实大法、讲清真相联系起来。所以在写时,刚开了个头,思维就绊住了,写不下去了,这时我没有急于写下去,死钻牛角尖儿,而是放下此事,静心学法。师父在《在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也许你在学法当中,你所思考的问题都能给你解决了,因为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决什么、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吗?那么能不告诉你吗?”确实就象师父说的那样,在学法的过程中,突然悟到,噢,这篇文章应该从这个角度写,其实这时就是大法开启了那一层的智慧。于是就接着写下去,当思维又被绊住了的时候,就放下此事再去学法,整篇文章写下来,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其间数次停笔后静心学法,就这样在法理的指引下完成了这篇文章,从头审核一遍文章,突然感觉文章的构思、结构怎么如此巧妙、严谨、和谐,以我在常人中的写作水平根本就写不出这样的文章,惊讶于上学时作文经常不及格的我也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其实是自己静心学好法后,大法所赋予的无边智慧在此的超常展现。从这一次写文章的实践中,我再一次深深地体会到师父给我们讲的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大法工作,写好正法修炼文章的法理。

3、在纯净的心态下,才能写出对法理的正见与内涵

一段时间,随着自己所写的文章陆续发表,渐渐地升出了欢喜心和干事心,心态也不纯净了。随后再写出的文章就出了不少问题,同修也说:这一阶段写的文章好象都在表面上打转儿,写不出对法理认识的内涵了?而且文章还存在一些问题。我又把文章重新审察了好几遍,没发现什么问题,于是把这些文章给一位同修看,希望她能指出问题所在,好尽快提高上来。后突然悟到,这不是陷在具体事情当中在就事论事吗?没有必要讨论出文章本身的对与错,因为毕竟每个人有层次的局限,应该跳出此事,那一定是心性上的问题。于是开始向内找,找出了许多心:欢喜心、干事心、自以为是,自高自大的心、标新立异的显示心,还有写文章时不是为了证实大法,而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求名的心等等。带着如此之多的常人心怎么能写出对法理的正见与内涵呢?在写的过程中,字里行间都夹杂着这些执著所散发出来的黑色物质,在另外空间文章的背后就形成了一个黑乎乎的场,让人看了别扭,尽管文章中还时常引用师父的话。而且在如此之多的执著心的带动下,思维方式也不自觉的落到了常人中,用了人的逻辑思维推理方式来写正法修炼文章,所以让人感觉总是在表面上兜圈子。这时学法也不能静心了,强烈的求名心和干事心总是在催着、赶着我写。

我想,为什么看小同修的文章时,虽然他们的语句不通,表达上不成熟,但总给人一种特别纯正、干净的感觉,也让人愿意看,是因为他们没有后天形成的任何观念,天性很纯,在写文章时心态纯净的原因。悟到这些,摆正心态,纯净自己,以无私无我、平和、慈悲、神圣的心态对待写文章,写出的文章才是纯正的,在另外空间对邪恶的震慑和铲除的威力才是强大的。

4、写正法修炼文章既要注重内涵,又要注重文章的表面形式(文章结构、语言等)

有的同修在强调文章内涵的时候,忽视了文章的表面形式,我觉得内涵固然重要,但表面形式也不容忽视,两者并不对立,也不能顾此失彼。特别是写给世人看的文章。就如同我们修炼人一样,既要修出高尚的心性境界,深厚的道德修养,又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谈吐举止。其实大法的无边内涵和智慧,所赐于我们的能力完全可以使我们把二者兼顾地都做好。

如果我们写出的文章让世人看后感觉主观片面,或者不知所云,晦涩难懂、味同嚼蜡,可能就使他们看一点就不愿再看了,很难吸引住他们,也许就使他们失去了一次得救度的机会,因为常人他们不会象我们一样耐着性子把文章看完,他们做事都是凭着自己的兴趣和口味出发,那我们就顺着他们的执著,因文章表面上做好一些,吸引住他们,为的是他们能得救度。记得曾看过一首同修写的诗,无论是从诗的意境上还是语言上看后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就好象是听了一首动听的乐曲,余音不绝于耳,让人回味无穷,令人能时常回想起诗中所表现的法理内涵,催人奋进,予人坚定。

5、对写迫害纪实类文章的一点建议

对于迫害纪实类的文章我觉得应尽量做到准确、详细、切合实际情况,不能夸大其词。听到有的常人(对有些报导有详细了解的常人)抱怨我们报导事件中的某些细节与事实不符,从而否定报导的真实性,产生排斥思想。这可能与同修在了解情况时对某些细节未能了解清楚,在整理文章时又想当然的写有关。常人不会体谅到我们的同修在邪恶铺天盖地的情况下做正法工作的艰难和辛苦,和其中遇到的种种困难,他们只看重我们做事情的结果,所以我们做不好的时候,往往就与我们讲清真相的目的背道而驰了。就象师父在法中告诫我们的一样:“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重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另外,还有一点建议,我们写稿子的时候,尽量写得清楚一点儿,工整一点儿,在我们写作能力范围内尽量把语言文字疏通好,避免出现错别字,免得审稿的同修再花时间去修改我们文章的表面文字,因为负责审稿的同修他们很忙,很辛苦,每天面对那么多的稿件,还有其他工作要做,我们尽量多为别人着想。

以上是自己在写文章过程中的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