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帮助营救我的校友和同修――曹凯

【明慧网2003年1月19日】

迫害人:曹凯
年龄:32岁
关押地点:京山线茶淀站106-12 (邮编300481)

经历及受迫害情况:

曹凯本科就读于兰州大学。他和我既是大学校友、同修,又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校友和同事。他上学时品学兼优,当过班长,多才多艺,曾获一等奖学金。后考入中科院发育生物所攻读硕士学位,期间曾获“地奥奖学金”,获“优秀研究生”称号,并在发育生物所攻读博士学位。

1995年5月,曹凯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并在兰州大学帮助建立了第一个炼功点,并帮助周边地区建立了辅导站。得法前他患有严重眼疾,眼底每月出血2-3次,严重时每周1次,视网膜随时都有脱落的危险,天天要依靠药物维持。疾病导致他不能看书、不能跑、不能跳,无法进行正常的学习生活,痛苦不堪。每次出血时,只能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如同废人一样,因此学校特批他休学两年治疗。医生建议他做手术,不要继续学业,如果眼睛再出一次血,就要双目失明。无奈之中他向中、西医多方求治,又练了许多气功,均无明显效果。修炼法轮大法后他病症全消,精力充沛,有时连续工作48小时也没问题。

曹凯身心受益,对大法非常坚定,也做了很多洪法的工作。他在兰州大学,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和发育生物所期间,一直志愿担任辅导员,经常组织大家学法炼功和举办洪法活动。“4·25”后,曹凯即被中科院发育生物所、知春里派出所和中关村派出所重点监视,要求他“交代问题和幕后主使”。1999年7月20日,曹凯被邪恶之徒秘密从家中带至科学院基地非法关押,后被监视居住一个月左右,逼迫其说出大法资料来源。

1999年9月,曹凯因公开炼功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后被勒令休学。发育生物所党委不顾曹凯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患有多种先天疾病,强行收回所里租给其夫妇居住的房屋,致使其夫妇长期流离失所,最终孩子不幸夭折。

1999年10月28日,曹凯夫妇双双到全国人大上访,被海淀看守所非法拘留。关押期间,他绝食9天,用生命为大法鸣冤。第9天时,因眼底出血被送往医院检查,第21天被取保候审放出。1999年12月原法轮功研究会成员被非法审判之前,邪恶之徒由于害怕曹凯申请旁听而将他骗入中关村派出所关押一天。2000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非法闯入曹凯租住的房屋将其非法逮捕。曹凯绝食抗议。5天后,出现心动过速的现象。公安怕出人命,才将他释放。

2000年5月12日,警察再次闯入其租住房屋欲将曹凯绑架,但因其妻子张文芳(当时正怀孕)拼死拦在警车前反抗才未被带走。2000年6月,曹凯在海南某学员家交流时被捕,在当地关押半个月左右。押回北京后公安七处看守所和海淀看守所非法关押他将近一百天。曹凯绝食抗议达90多天。他遭到长期强行灌食。看守为避免麻烦,将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入其胃中。由于长期酷刑虐待,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2000年9月底,他因身体原因被海淀看守所释放。2001年2月,他在一名大法同修家中时又被恶警非法抓捕,后下落不明。

现在查明,曹凯被非法关押于天津市京山线茶淀站清河农场,刑期不详。曹凯父母年迈且远在外地;爱人张文芳到人大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即被原单位开除,没有经济来源。目前不知下落。

法轮大法把曹凯从痛苦的深渊中解救出来,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使他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一个纯净的心灵更好地服务于社会。然而,也正是因为他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一个放淡个人名利、完全为着别人的好人,竟遭受江氏流氓集团如此惨无人道地残酷折磨,甚至几乎失去生命。曹凯的遭遇无情地揭穿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荼毒人民、虐杀善良的真实面目,给它们所谓“人权最好时期”提供了一个最佳的注脚。我们真诚呼吁善良的人们携起手来,帮助和救援曹凯,和千千万万像曹凯一样的法轮功学员。

呼吁人:吕罡(美国西北大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