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人须正己


【明慧网2003年1月31日】我们大法弟子都知道,这次正法是要将宇宙中的一切不正归正、将彻底败坏的淘汰。正法弟子虽然在承担着助师正法的殊胜使命,但无庸置疑,我们也是被正的对象。我们是在修炼过程中主动用大法为标准归正自己,同时救度众生。在正法修炼中,我们各自都在走自己的路,但万变不离其宗,只有符合正法根本要求的才是纯正的思想与行为,才能达到好的归正自己和救度众生效果。因此,我们在正法中能做到多么纯正,直接关系到正法的效果。

三年来,我们遇到过很多困难,因为绝大多数世人在邪恶势力恶毒的谎言宣传中有意无意地选择了被骗。我们在前所未有的重重困难中突破着自己的局限,尽量搭救着世人,这是一个艰难而又光荣的历程,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但更大比例的世人并没有正确摆放他们自己的位置,如此下去,对为数众多的人来说,未来是非常惨痛的。作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的希望,在正法进程的最后阶段,大法弟子如何进一步突破,做得更好呢?正人须正己,我认为这里有个我们自己如何进一步纯净自己、提高认识的问题。

三年来,我们都看到太多的自私和不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在过去是公认的恶棍特征,是为人们所不齿的言词。不幸的是,现在已经非常普遍地成为人们的座右铭,区别仅在于表现形式和表现程度不同而已,东西方社会都是如此。面对真善忍,那么多人却都要先看会不会影响自己的既得利益、或者是否能为自己挣得什么现实利益才肯表示有条件的认同;面对无辜者遭受的不公、酷刑与虐杀,那么多人宁肯把良心牢牢地禁闭起来,在自己的金钱名利天平上,他人的生命与苦难轻于鸿毛。你善意地告诉他不要执迷于虚假的繁荣,他反而恶毒地告诉你饮鸩止渴是强者的特权、人生的乐趣。客观被视如草芥,道德被看作笑谈。“你能给我什么?”“你能拿什么与我做交换?”“凭什么要我为别人付出?”这样的做人逻辑已经太司空见惯,人们荒谬地、想当然地把它接受来作为现在社会的做人标准。然而这些道德败坏、变异的产物,正横在人类面前,成为人类通往希望之路的致命障碍。还能改变吗?的确很难,但是,我们要做的就是救度世人,不是因为他们现在的道德现状,而是因为他们本身的生命。

怎么办?三年来,我们有了一个又一个突破,帮助很多人明白了真相甚至得法,但很多方面我们并没有打开局面。最近在做好三件事和努力管好自己一思一念的同时,我认识到,我们对法理的认识和同化是我们正法的根本保证,但过去的认识总是有诸多局限的,如果我们无法继续改进自己,我们就更难进一步善化别人,那么比例相当大的人口是无法走入光明未来的。

不妨想一想,大法弟子做正法的事,而且坚持不懈地做正法的事,是为了给自己赚取得救的资本吗?是为了给自己积累威德吗?应该不是。是为了争个比别人层次高吗?是为了证实自己了不起吗?应该不是。是为了给别人、给师父看吗?是为了情的执著吗?是为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吗?应该不是。是为了体现自己的自由意志、走出与众不同的辉煌之路吗?应该都不是。但如果我们或多或少掺有这样的不纯心念,自己在做正法的事过程中就会有所体现,到一定程度就会遇到感觉无法逾越的高墙。——在大法的纯正面前,如果修炼人尚且为自己找冠冕堂皇的借口,庇护自己,把自身的变异作为维护个人名利情的自留地,那置身于我们能量场范围内的常人怎么会主动弃暗投明呢?

写到这里,我想起最近有个大法弟子之间相互帮助的例子。一得法多年的老年学员遇到了很大的魔难。表现出来的心性问题和对法理认识的局限,很明显是修炼中长期积累到今天的。开始时,大家都主动为其发正念,并直截了当地提醒她坚持学法、发正念、用正念看问题。然而对方的反应非常勉强,学员中的心性问题也在表现。后来大家认识到,除了发正念清除强加的迫害外,大家都应该向内找,及时提高自己,纯净自己的正念,需要提高的不只是那位老年学员。当大家在法理上有了提高,注意纠正各自的心性问题时,那位老年学员也开始愿意严格要求自己了。看到事情的进展,大家都很欣慰,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又把“这件事”当成事情来做了——前一次突破后的认识和具体做法成了约定俗成的“做事方法”,大家的认识不再继续提高了,各自的向内找也局限在一定的框框之内了,那位老年学员的进步又艰难起来了,直到大家再度作为一个整体开始继续提高事情才又见转机。

(当然,这里着重介绍的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也就是周围学员的修炼提高对被帮助者的影响。当事学员自己的主观努力和正念对这个学员本身是至关重要的,决定着她最终能达到的层次和境界,还有发正念问题,这里因为篇幅关系,没有一一叙述。)

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我们与被讲的对象,也存在这样的施动关系。——不是通过要求对方改变而使对方改变,而是在改变自己的过程中使对方也愿意主动改变。

顺便想提一下做政府工作方面的认识,我在做好自己主要在做的正法工作同时,偶尔做过一点政府工作,但自己都觉得做得不好,不是没有正面的结果,而是因为做的时候感到心态不像做其他大法工作时那么正。结果常人虽然帮了我们,但心里并没有真的认识到那是为他提供的宝贵选择机会,没有明白我在试图努力为他讲解大法对他如何珍贵,他心里可能对我个人有所评价,但却很难对大法生起敬仰之心。主要是因为自己没有那么金刚不动的正念,无意中拘泥于表面常人那一套,明明知道是为了帮助对方摆正位置而去讲真相的,但做出来的事和所思所讲,如果自己是旁观者,自己都会认为那是有求于人、争取对方的帮助,甚至中气不足——这是自己的顾虑和不正在局限对方做出正面选择的程度和范围啊!这样做,本质上不等于试图通过外力来改变人心吗?

近来我认识到,无论对谁讲真相,都应该正气十足,坚定堂正,宽容体谅但不混淆原则,这是大法弟子风范;当然人这一层的涵养和礼仪做好也很重要,那是重要的“做人指标”。特别是对那些利益之心很强、很会做交易的人,我应该堂堂正正地、不为人情牵动地、完全把对方当成一个可能被救度的众生之一来对待,坦率地告诉他发生了什么样的迫害,法轮大法究竟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为什么不愿在压力下放弃信仰,甚至明确告诉他,我坚信只有我们大法弟子自身内在的力量才是彻底清除迫害、让真善忍光耀人间的根本力量,但是在这样的历史性正邪较量中,在对真善忍的公然迫害面前,任何人的良心选择和道义支持都会为这个人自己的未来奠定一个重要的、伟大的基础,所以我只需要他在真相面前坦诚地告诉我他个人的态度,做出他良心的回答。至于他觉得应该和能够为大法做什么,那是后话,非我所求,但如果他能做,无论大小,我会发自内心地为他祝福。

我知道现在我不过是一介布衣,很多事做起来并不容易。但我更知道,我来做正法弟子,不是因为好做才来做的。真理和信仰的力量使人伟大,很多常人,比如西方的马丁-路德金和众多早期的基督徒都曾让自己的生命焕发出超人的光芒。在大法中修炼的我们,如果不自我局限,不是应该也能够做得更好吗?让大法中修炼出来的纯真、纯善、大忍通过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焕发出来。

以上是近来的一些个人体悟,悟的对的地方希望能对我们共同精进、整体提高有所贡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