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补


【明慧网2003年10月13日】明慧网上曾有一篇体会提到:我们要摆正基点,做任何事情都要站在维护大法,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角度上去做。对于走过弯路的学员,是要弥补由于自己而给大法带来的损失,而不是单纯想的是自己损失了什么,对此有些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由于自己也曾走过弯路,而现在有些事情自己也没做好,自己也曾陷在后悔与自责中很难自拔,通过学法及与同修的交流,知道这是一种不正确的状态,而这本身也是旧势力的安排,正中了它们的圈套,深挖起来,也是自己只考虑由于过失而担心自己损失了些什么,而没想到这会给周围的常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对寄予自己无限希望的众生带来什么,会给大法带来什么损失。另外,自己还发现:这后悔和自责的背后是情,是私,在常人中,小孩犯了错误,会在父母面前哭哭啼啼的,希望父母的原谅。那自己是不是也以为通过这种方式,用情可以“感化”师父,期望师父对自己犯下的罪可以一笔勾销,是不是在用人中的情来衡量师父的心态?

后悔与自责并不能弥补什么,它只是自己想归正的一个起点,长期陷于这种状态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对众生的不负责任,也是对旧势力承认的继续,摆正基点后,心中想的都是维护大法,救度众生,想想自己的责任,自己没有时间老是趴在那儿不起来,要为众生而抓紧站起来呀!

在讲清真象的过程中,我也发现自己常站在个人提高、为个人建立威德的基点上去做,自己平时收集了一些电子邮件地址,由于自己没条件大量群发,便发给明慧网,可总觉得不是自己亲自做的,感到一点别扭。这不就是自己怕失去建立威德的机会吗?心中想的是自己,想的是如何树立自己的威德,并不是真正想着为众生的得救而做。想到此,真为自己而羞愧。

师父在《再去执著》中讲:“我们的学员,包括我们的工作人员,哪怕是为了大法的工作,你们都相互妒忌,你能为此而成佛吗?我要松散管理就是因为你放不下那常人,从而在工作中心里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个小小的人的,工作谁做都是弘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谁也包揽不了大法,去掉那颗不平衡的心理吧!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我们的学员不要自己觉得不在其中啊!”(《再去执著》)。说到根上,还是没有摆正基点,没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没有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还没有从个人修炼的框框中跳出来。后来又想,把这么大量的地址发给明慧网,会不会增加他们的负担,自己为什么不力所能及的分担一部分呢?是不是太自私了?但想到明慧网在资料选择上,及发送的成功率上都要高,起到的作用可能会更大。不管怎么样,救人要紧啊!那就让海外弟子多辛苦一些吧。有时看到明慧网发的一篇篇的真象资料,真感到无比的威力,每一封信都能起到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

其实,自己对通过网络讲真象方面一直不很重视,仔细分析起来,是觉得这种方式很简单,花的钱少,精力耗的少,总希望自己能辛苦的做一些事情,觉得这样威德才大。我想还是基点没有摆正的问题。有位弟子曾经谈到:现在我们许多弟子在经济上很困难,旧势力也认为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大法弟子证实法可以建立更大的威德。它们把个人修炼放在了第一位,强调的是个人的提高,个人威德的建立,可是它们的这种所为不是在阻碍众生的救度吗?如果我们有更好的经济来源,不是能更好的起到救度的作用吗?当然,找一下自己,旧势力之所以能抑制,是不是我们自己的一些想法符合了它们呢?还没真正完全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从而站在正法的角度上呢?

最后,让我们再重温师父在费城法会上的一段讲法:“大法弟子对于你们在常人的世间修炼中,你们都有一个明确的在法理上的认识,就是不执著于常人的得失,包括你们在证实法的事情,也应该不是非拿出我的意见,非得我要怎么样,你才能在宇宙中建立威德,不是这样的。你有一个好办法,想出来了,你是为法负责,用不用你的意见,用不用你的办法这并不重要。如果别人的办法达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并没有去执著你自己,相反地,你同意了别人,无论你说没说出你的办法,神可都会看见:你看看,他没有执著的心,他能够这么大度、宽容。神看什么?不就看这个嘛。你执著于强调自己的时候,你就在钻牛角尖,神在天上看着是受不了的。尽管你口口声声说为大法好,我的办法好,能达到什么目的,也许真的是那样,但是我们也不要过于太常人化的那种执著。如果真做到这一点,众神都会说这人真了不起。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这就是正法理。说我有多少功劳了我就能怎么样,是,对于常人来讲是那样的,对宇宙的法理在某个特点中,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可能看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