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倍弥补 把大法的美好告诉所有的人

【明慧网2003年9月27日】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心太重,在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的操控迫害下,我产生了怕心。在7.20以后很少有机会和同修在一块切磋,基本上失去了联系,呆在家里,很少知道同修的事,淡泊了证实大法的意识,误入歧途,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为了一时的安逸,没有了正念,在邪恶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时候,没有站出来面对邪恶,没有做好大法弟子的应该做的,没有保护好师父的法像以及大法书籍,反而还让邪恶钻了空子,在邪恶面前低头,向邪恶妥协,违心的把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籍、师父的讲法录音磁带,全部交给了厂里,还有亲人给代写一份保证书也交上了。交上书以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整天坐立不安,感觉身上缺着一种东西似的,我认识到失去了大法就等于失去了生命,失去了根。师父说:“我有几本书,还有录音带,录像带,你从中会发现,你看过、听过一遍以后,隔一段时间再看、再听,保证对你还有指导作用。”(《转法轮》)失去了大法还怎么修炼?我越想越难过。

我深深地认识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是在自己修炼的路上所犯下的一个大错误,是一个污点。我不知哭过多少次,不愿见同修怕见同修,有种自卑感,内疚和悔恨一直困扰着我的心。

师父为度我们承受的太多太多,消去了我们生生世世的罪业,又给了我们最好最好最珍贵的一切,但是,当师父和大法遭到邪恶的破坏和诬陷诽谤的时候,我哪里去了?我的正念正行哪里去了?师父的教导我放在心上了吗?

通过学习师父的大法,师父在国外讲法,对我触动很大,我要振作起来,把伤心的泪水,内疚感,自卑感,悔恨变成一种动力,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负面影响。虽然我两次去北京证实法都没有实现,两次都是在临行前被家人发现,没有走成。自己回想一下,还是执著心没有放下。

师父讲:“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得到 !”(《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从2001年夏天起我到厂里去讲真相,有人告诉我说,你再这样,领导说停发你的工资。去年的一天,丈夫的一位在法院工作的朋友到我家来玩,也算是丈夫的老乡,他和丈夫说,现在挺紧,可别让她出去发传单,听到这里我就给他讲真相,这时丈夫破口大骂,拿起手中的茶碗就往我头上砸,当时老乡挡住了丈夫的手,茶碗没落到头上。丈夫用各种办法来威胁我让我放弃修炼。丈夫高兴时就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讲真相,可是他最怕我出去讲真相。因为家务活多,又要看外孙又要做饭还要照顾老人,我只好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出去发真相,有时晚上等丈夫睡着了再去发真相。

去年夏季的一天早上,突然厂里来了四个人,其中有厂办主任、行政科长、司机、和一名工会人员。那天丈夫和孩子都在家,当时丈夫又紧张又害怕。但我心里很坦然,厂领导开始问,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还能不炼?他又说,知道好自己在家偷着炼,不要出去发传单找麻烦,要不就对你不客气,还要把我上交。于是,我便给他们讲真相,我不给他们机会说话,他们光听我讲,都不吭声。我说:师父让我们按 “真、善、忍”做好人没错,电视上演的全是假的,请你们不要上当受骗,是恶人在有意造谣诬陷大法,毒害百姓。我给他们讲了“自焚”真相,并把真相光盘给了他们每人一个,让他们回家看看。丈夫看我这样又气又怕,狠狠地打了我一个耳光。当时把我打愣了,同事们都齐声喊,不能打人,她没有错,她是好人。从我记事起父母就没有打过我一巴掌,当面守着人打耳光,面子上真有些过不去,要是得法前,我起码得回敬他两巴掌,但我现在没有这样做,我要听师父的话,处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没吱声,流着泪还是继续给他们讲真相,我说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炼功,我会告诉所有的世人,我在大法中受益之大,无以言表。

在没炼功以前,我浑身是病,病多得都不知道去医院去看哪一种:

其一:我有血管及顽固性神经性头痛,已有几十年了,头疼起来整天睡不着觉,棉花塞住耳朵,伏天多么热也得用棉被盖住头,也还是睡不着觉。

其二:气管炎有二十多年了,一年有六个月憋得直咳嗽喘不过气来,到了晚上更厉害,咳嗽得尿裤子,名医、特效药、偏方都无济于事。

其三:附件炎、宫颈炎引起的腰痛,重活干不了,腰直不起来,不敢蹲,不能平躺着睡觉,20多年来都是一个姿势侧卧,多么累啊,直腰的时候牵扯得两侧的附件特别疼。

其四:30多年的风湿性关节炎,又引发的坐骨神经痛,腿疼的挪不动步。

其五:慢性咽炎、鼻炎,口腔里长满了脓泡、充血、发痒、发干,舌头拉不动,整天嘴里象吃了刺一样,真是痛不堪言。就这样我象废人一样,给家庭、单位带来了很多麻烦,丈夫整天和我到处求医看病,花了不少钱,给国家浪费了不少药费,结果也没治好。

95年7月份的一天,是我终生最难望的一天,当时经朋友介绍看了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像。看后感觉很好,身体特别轻松,心情很激动,就想把大法请到自己家,可是当时大法书很紧张。我记得,大约过了两个月的时间,王姐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当我接过宝书久久说不出话来,心情非常高兴,好像一个失明的人重见了光明,就感觉一股热流从头顶通透全身,很舒服,这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流着泪对送书的王姐说,真佛下世真佛就在眼前啊,并对王姐说,我有法轮了,小腹部位转开了。王姐说,你真有缘份啊!

宝书看了还没有几页,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开始净化附件炎、宫颈炎等多年的妇科病。净化了二次,第一次尿一些白脓状东西,又腥又臭,那个味可难闻了。第二次开始痛,真是疼痛难忍,我就咬紧牙默念师父的大法,痛的我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小腹以下好象用刀割一样,到第七天上,从嘴里喷出来的那股味别提多难闻了,全是药味,吃了多年的药都翻出来了,这一次整整消了半个月,半月以后奇迹出现了,看到了另外空间许许多多东西,从书里也看到显现出来的许许多多景象。

过了一段时间,又开始净化腿,双腿肿得老粗从脚肿到小腿,一摁一个坑,晚上疼得直打哆嗦,我知道是在消业,我一遍遍背师父的讲法,守住心性,没过几天,肿消了,也不痛了,神奇的是脚上那块常年的骨刺也没有了。

2002年的夏天,师父又进一步的给我净化身体了,从鼻子里开始流鼻涕,先是流的清的,过了几天就流一些白色脓似的,再过几天就流一些黄色脓似的,到十多天就流一些带血丝的血水,到了最后就流血了,但不是很多,整整半个月,白黑24小时不停住的流,我都记不清用了多少卫生纸。从那以后我几十年的头疼病好了,鼻炎,咽炎都好了。我修炼前所有的在我身上的病到目前都不治而愈了。是伟大的大慈大悲的师父,给了我新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以前的半死不活面黄肌瘦的我,现在又白又胖,脸上红润放光,炼功以后我的体重增加了20多斤,大法使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修炼了法轮大法得到的。我要用我真实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来证实大法是正法,我要向所有的世人讲“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