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岁月似水流 须知紧迫

【明慧网2003年10月21日】看惯了冷漠的眼神,看惯了匆匆而来而又匆匆而去忙碌的身影,站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看着他们陌生而又茫然的表情,看着他们来去匆匆的脚步,我常想,如果不是今生有幸得遇师尊普度,我也会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也会为所谓的“理想”去追求,为所谓的缥缈的未来去奋斗,不择手段,造业一生,为许多常人想得到的东西去执著,为了人的情所痴迷,痛苦一生,忘了今生做人的目的,忘了千百年来苦苦的等待,忘了曾经的誓言。写到这里突然在脑海里想起《得度》中所唱“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是啊!切莫机缘再误。可由于自己的不精进,我差一点就错过了这亘古的机缘。师尊的慈悲点化,让我重新融回到正法的洪流中。

在“非典”封校的那段日子,由于长期脱离正法及人心对亲情的执著,我被邪恶钻了空子,起初在腹部起了个包,但自己人心重且还执迷不悟,那包越长越大,后来竟有鸡蛋那么大,严重的时候不能睡觉、走路。疼痛难忍的时候我也背法,但疼痛却不减。我开始怀疑到底法还在不在,师父还管不管我。那一刻我悲观极了。

虽然我得法已经四年了,可是由于忙于学业加之自己懒散的惰性,我学法不深也不精进,从未真正严肃地把自己当做修炼的人。但我的家庭环境很好,父母都修炼,附近还有炼功点,因此,师父的经文和明慧网的资料我都能看到。可我对法总是停留于表面的认识,态度也不严肃,没有紧迫感。

再后来,我知道自己过不了关了,就请假回家了,到家之后疼痛就消失了。晚上,我突然出现了麻木、抽搐的状态,那包又开始疼了。母亲看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对我说:正念正行,你学的法都哪里去了?一瞬间我想起了《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并反复发正念。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昏昏睡去,睡梦中感觉自己腹部湿湿的、粘粘的,掀开被子一看,原来那包自己出了个洞,里面的脓就淌了出来。两个小时后,我又能走路、吃饭、睡觉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为我做的。当时我的心情复杂极了,眼泪流了下来,我不知道是为了师父的慈悲还是为了我那不精进的过去。我想这样的奇迹也只有在大法中才能发生。

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懒散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个难和师父对我的慈悲。由于自己的执著,师父一定为我承担了许多,我总觉得师父就在我身边,注视着我。事后我想到正念正行是多么重要,师父从未对做不好的弟子放弃过。师父洪大的慈悲是我们精进的动力,有部分同修因为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过不好关,自责、懊悔,甚至是放弃了自己。其实,这时谁最乐?邪恶的旧势力最乐,它们通过这种方式让大法弟子觉得愧疚。岂不知如果自己放弃了,也就是真正的放弃了,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为自己虚度的时光悔恨。“浪子”回头金不换,从那一刻起我告诉自己,我要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对得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等着我去救度的众生。

亲爱的同修们,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在师尊的洪恩浩荡中,在大法的穹大无边中,我们显得那么渺小,但大法赋予我们的责任,又让我们无比荣耀伟大。悠悠岁月似水流,流水一去不回头。正法中我们所做的一切,历史都会有记载,我们所吃的苦和付出的,历史会还我们公道。愿那些不精进的或是走入歧途的学员们,早且融回正法修炼的洪流中。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错过这千百年等待的机缘。

以上仅是个人的感悟,如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