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回到了家中

【明慧网2003年10月7日】我受父亲的影响从小就喜欢气功、特异功能这些方面的事,前后也练过几种,但效果平平。高一时在学校报栏的《中国体育报》见到法轮大法介绍,法轮大法是一种功炼人的功法,可下来却一直没有找到那期报纸。直到97年9月的一天我在西安火车站被三个自称是上海交大的女学生骗走150元后,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同学告诉我这不一定是坏事。钱被骗了还不是坏事?!然后我们一直从晚上8点聊到12点,我越听越感兴趣,就这样我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之门。

现在回想起初得大法时的那种好奇、不解、激动、震惊和快乐,记忆犹新!记得每次看完书后总有问题要找这位同学,经常是一放学我就拉着他谈论,连女朋友都顾不上陪。有时一直聊到熄灯,为了不打扰其他同学,我们就站在楼道的路灯下面聊到凌晨,脚都冻得发麻,可心里却暖融融的。

这同学以前练过其它功,他一次去书店“偶然地”买回《转法轮》,经过不长时间的考虑就放弃了原来的选择。当时我们不知道其他功友,也不知道早6点晚8点炼功的事,几经周折才知道旁边有个辅导站,站长是江姨。可我们问了很多人都说不认识。我就说我们再问最后一个,问不到就回学校。可就是这最后一个问的是江姨。见到两个陌生男子进屋,江姨平静得让我吃惊,她好象知道我们要来似的,看着她和蔼慈祥的微笑,我们感觉就象回到了家。

99年5月我到济南工作,没有联系上当地的功友。后来在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面前,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接受了电视上的一些谎言,慢慢有意无意地放弃了自己,与常人无异,心里非常非常地难受,觉得活而无乐。那段放纵堕落的日子我想都不愿再想,愧对师父和大法。可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在此期间我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撞到小臂,车主停下车脸都吓白了,可我的手只是红了一块,活动自如。2000年4月的一天,我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小伙子在看《转法轮》,我就对他说:“我也是!”就这样我又在其他同修的帮助下,在认清了那些曾经蒙蔽我的邪恶谎言后,再一次回到了“家”中,回到了正法洪流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