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使我获得新生

【明慧网2003年9月22日】我是一名大学生,于2003年4月在610歹徒的强迫洗脑班中,由于正念不强,被犹大灌输邪说而邪悟,做了一些与大法不符的事。回到家中后得到同修们无私的帮助,将我从大法的对立面的危险境地中挽救回来。我在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并认真思考鉴别的过程中,逐渐认清了犹大及610邪恶机构的伪善面孔,在此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中所写的决裂书和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彻底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到底。下面将我被迫害的经过及教训写出来,让广大同修引以为戒。[注]

2001年秋,我由于贴传单被便衣恶警抓捕,由于我不配合邪恶审讯,闭口不说话,它们打我并将我铐在窗子上一夜不让睡觉,第三天,学校保卫科将我带回学校,但我的大法书和资料被它们洗劫一空。从此,当地派出所和学校对我开始了两年多的监视和迫害。寝室同学的其中五人被学校挑选组成了一个所谓的“帮教小组”。每周一次报告我的一举一动,有重大时事或节日时一天汇报一次,我每周也得写“思想汇报”。假期回家之前,学校领导也要强迫我保证什么“五不”。否则不让我回家。我顶着压力向周围同学及领导讲真相,但由于我见不到真相材料,周围也没有同修,只身一人,正念也不是很强,效果很不好。极少数人接受,其他人非常冷漠和凶狠。

中共十六大期间,邪恶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的迫害,由于我的疏忽,我千方百计找来的大法书籍被周围人发现,他们围攻我到深夜2点,第二天就告发了我,派出所的恶人强行搜出了我的书和一些经文,将我审问了两天两夜,他们向我保证说,说出书籍和经文的来源后不会追究我以外的其他人,并让我回学校上学,我执著于自己的学业受损失,想尽快回到学校参加考试,于是我告诉了它们经文的来源,他们马上将我送进了洗脑班。在洗脑班我意识到邪恶的虚伪,非常后悔向邪恶妥协,失声痛哭,就再不听信他们的邪说,不断背诵《心自明》和师父的其他经文,一批犹大和劳教所邪恶头目数人围着我讲了三天,我没有动摇,他们便灰溜溜的走了。我坚持在屋子里炼功发正念,一个月后,学校将我接了回去。回到学校,同学告诉我那个告发我的女生被加了很多学分,得了三等奖学金和优秀班干部,本来以她的成绩是不够资格的。
前面两次迫害我之所以能够走过来,与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正念支持分不开,但是,我有太多的执著却没有去掉,还有日益增大的怕心也很严重,而我自己却是生性脆弱胆小,但又爱走极端;多思多虑,心理承受力特别差,在学校受监视的环境中又更加不精进,甚至产生了依赖帮助我的那些同修的心。而在学校同寝室同学对我又处处疏远、排斥,我却没有利用这个不好的环境提高,反而更加痛苦、彷徨,使原本很不错的成绩一落千丈。

2003年3月,我又被强行绑架到610洗脑班,由于这几年我的不精进,长期处于魔难之中而不知提高,没有真正从法上提高自己,许多根本执著都没有去掉。这是我在这次洗脑班中走错路的根本原因。

那些邪恶的犹大针对我的怕心,吓唬我说要怎样折磨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这已经证明了她们的邪恶,她们的话没有任何善念。针对我喜欢被别人关心的心,装的很善良,很关心我,其实都是伪善。我有崇拜心理,犹大之一便讲她上北京,被抓回来后送精神病院被打针,又送劳教所被酷刑折磨,被电,后来都转化了。但这只能证明她的可悲,没能坚持下去,最后走上邪路,对不起自己以前的所为,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有依赖心理,她们就说:“你不用怕,不会被销毁的。”她们这么邪恶,有什么资格打保票?她们自己已经在地狱的边缘了。针对我的从众心理,她们欺骗我说转化率是多少多少,转化的人数如何如何。这些都是欺骗。针对我的不自信,总是自责的心理,她们说看看你贴传单不但破坏环境整洁,还连累当地公安局长差点被撤职,当地市长写检查。这简直是强盗逻辑。贴真相传单是救度众生的举动,是大慈大悲的行为,怎么会破坏环境整洁?当地官员被惩罚,是江氏集团的株连,罪在江氏集团,怎么是大法弟子的错?针对我对大法还有探究的心理,她们把师父的诗《劫后》的每一句的第一个字挑出来,说这是一首藏头诗,藏着“天机”,这完全是神智不清的胡言乱语,师父讲法都是明白告诉我们怎么去做,怎么会有什么藏头诗?犹大们还说,你们师父的后期经文都是“考试题”,是让你们判断的,而不是埋头照做的。这更是没有理智的胡言乱语。师父在任何时候的讲法都是告诉我们怎么去做,怎么会让我们判断对错?犹大们的言论都是在怕心和执著的带动下的自欺欺人的胡言乱语,完全是掩耳盗铃。

邪恶真的是在“全面无漏地、瓦解式地”检验着大法弟子,我当时就被我的这么多执著给毁了,逐渐听信了它们的邪说,背叛了慈悲的师父,彻底走向了反面。

在我进去的第20天(被欺骗后的第6天)就被放了出来,回到了学校,放假后同修给我看师父的新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竟然看不懂,给我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心里很烦,听不进。而我自己的脸色也变的发黑发青,十分晦暗。并且,在梦中我还梦到自己上错了火车。怎么也到达不了目的地。我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心中开始觉得:“我是不是错了?”

在同修的帮助下,在我看了好几期明慧周刊以后,我完全明白自己走错了路,后悔莫及,十分自责。我开始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清除自己邪悟的东西,并烧了自己邪悟后写的东西。

现在我已经重新回到正法队伍中来,并努力去掉执著,赶上正法进程。我希望同修们以我为戒千万别再被邪恶假象所迷惑,重视学法,珍惜修炼环境,多与同修交流。明慧周刊是非常宝贵的,他对于我们凝聚一体,共同提高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合十,感谢师父慈悲使我有机会获得新生!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