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邪恶 慈悲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3年9月24日】师父在讲法中一再告诉我们对表面的人要慈悲,对另外空间的邪恶一定要严肃清除,2001年七月有一次我手里拿着师父的经文去看望一位老年同修,邪恶之徒看见我拿了师父的经文就把我抓起来了。因为我是99年底去北京上访的,邪恶认为我一定是负责人对我盯得很紧。

当邪恶抓我时,我知道不应该配合邪恶,但是用了人的理,认为我们是做好人,我去看望同修是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往来,你们不应该这样对待我,把这场迫害当成了常人对大法的迫害。

送去看守所前要签字,这时我的心已经平静下来,知道是自己这段时间没有静下心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说这个字我不能签,派出所的干警说:你不签字我怎么交差呢?我会为难的,我跟他解释,不是我要为难你,如果我签了字,就表明我同意了这场对大法的迫害,承认你们抓我迫害我是对的,所以我不能签。这是原则问题,你只要写上拒绝签字就行了,就与你无关了。

到了看守所,牢头对我很凶,用鞋子底打我耳光,只到她打累了为止。我心平气和地告诉她不要打人,这样对自己不好,我见她听不进去也就不讲了。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把这里的环境正过来,于是我开始绝食,一边在心里清除这些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过了三、四天,这些犯人对我的态度全都改变了,而且一个个红光满面,身体越来越好了,我听她们背着我说:有法轮功的人在我们都不生病的。

在我绝食期间,看守所从一般干警到副所长、所长都找我谈话,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跟他们讲真象。我跟他们讲我要炼功,我就是因为炼功才抓进来的,如果你们不同意而我又背着你们炼,这样你们会责骂跟我同监的犯人,要我不炼功是不可能的,而看着别人因为我炼功而受罚,我难受。我们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绝不能因为我的行为而连累别人受苦,他们都表示理解我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善良,处处考虑别人,这样他们就同意我炼功。

他们又要我背监规,我悟了两天才悟到不应该背,因为我们都在做好人,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怎么能有犯罪嫌疑呢,如果我背了不就是承认了修炼法轮大法有犯罪嫌疑了吗?不也就是承认了对我的迫害了吗?管教干部听我这样一说也就理解了我的难处,说你不想背就不背吧。同监的犯人说:你能做到这样坚定,当初为什么还要进来呢?你根本上就不应该上警车的,这句话点醒了我,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借别人口点化我,根本就不应该进来,进来了也就是默认了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就应该全面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这场对大法的迫害。

我在看守所关了一月被放出来了。在看守所的最后几天,牢头问我,你这样顽固肯定要送劳教,我们这里以前关了几个法轮功的人,她们写了保证书,只是因为写迟了,最后还是送去劳教了。在那边肯定不准炼功,也要背监规,你怎办?我说不一定会送我去劳教,我可能会出去。你不信,过几天就知道了,再说如果真的送劳教了,我肯定也要炼功的,监规我是不会背的。至于如何做到时候再说。我心想,我就是来证实法的,走到哪里我就要把那里的环境正过来,他们不就是打我吗?最多打死我,我现在受苦是为了更多的众生不受苦。

邪恶抓我的当天,在我家里搜走了大法书,还有很多明慧周刊,还有十几张没有印完整的真相资料,他们说我是负责人,是站长,我听了觉得很可笑,他们是不会理解修炼人的,我们每个人都是站长,每个人都是负责人,他们要我交待这些东西的来源,其实呢他们大部分能猜到我的资料来源。因为我是他们重点“关心”的对象,他们对我的生活范围了如指掌,我说我师父讲了不想讲的可以不讲,讲出来的就一定要是真话,他们又用另外一种方法,那我们作为朋友你可以告诉我吧,我说:如果你现在不是干这个工作的,那么有些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但是现在不行,因为你的工作,你知道了不应该知道的东西,你可能无意中讲出来了,那么就是我害了你,对你的将来不好,所以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回家后,我和丈夫谈起这件事情说:你不应该让他们搜走这些书和资料,你应该藏起来,其实呢他们大概地知道我的资料来源,但是他们问我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我就是不告诉他,如果我想,反正他们都猜到了这些书和资料的来源,告诉他们也没有关系。而你在家里又把这些书都交给他们了,那么我现在就不是一个月能回来的了。因为他们认为我是站长嘛,丈夫听了后悔,哎呀,我做错了。

其实呢我也没有怪他,因为他只是一个常人,不可能明白高深法理,我只是后悔没有认真学法,讲清真象连自己的家人都没讲清,没有把自己的环境正过来,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

回家后一个多月就是国庆节,每年的国庆节邪恶都要抓一批人进洗脑班,平常年因为我们厂领导写了保证书,邪恶也就没来找我,今年洗脑班的名单我是第一个,重点洗脑对象,那天来了好多人,派出所的,分局的,居委会的,省、市、区610的,还有一辆小车停在我家楼下。他们在我家讲了很久,连哄带骗,说什么你可以每天回家,我还要跟你一起去学习呢,一会儿又说:这个学习班又不是针对你的,以后每个人都要参加,你只是第一批,他们见我还是不肯去,又退一步说那你就去报个到。第二天就不用去了,我说反正我不会去,报个到也不行。这是对我的迫害,如果我去了就是承认了,默认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我们每个炼法轮功的都在要求自己做好人,虽然我们都有缺点,但是我们在要求自己改正缺点,你们一般人发现了自己的缺点,有可能改、也有可能不改,而我们一定会改。那么我们是不是比你们要好呢?除非我死了,否则我是不会去的。他们又想了另一招,骗,你不肯去也行那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厂里,你去向领导讲清楚。

走到楼下,他们几个人一哄而上,把我往小车上拖,我就用头碰车,碰地,他们说坐车去厂里。其实从我家到厂里只有几分钟路程,不用坐车。我们厂的书记,厂长都是走路上班,很少坐小车,除非是有事外出才坐小车出门。他们是想连骗带抢把我弄到洗脑班,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他们只好跟我一起走路去厂里。

走在去厂里的路上,我想着自己刚才的言、行是否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不能配合邪恶这一点肯定是没错,我跟他们讲,如果刚才我真的碰死了,那么是你们这些人造成的,迫害死了大法弟子,你们的罪过大了,将来你们还不清。到了厂里我们的厂领导包括保卫科长早就溜走了,他们都很聪明,其实他们也不希望我去,如果我去了厂里要派人跟着我一起走,厂里还要拿出几千元钱给610的邪恶……。

我坐在办公室里,他们都去找厂领导去了,我就在心里想清除邪恶,念正法口诀,绝不能允许邪恶这样迫害我,因为这是毒害众生啊。这是断了未来世人的命,我应该慈悲地跟他们讲清真象,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这才是救度众生,这才配得起大法弟子的称号。

这些人没找到厂领导,他们只好又请示上级,最后决定还是让我回家。我很高兴,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也就是说我们彻底否定了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就是彻底否定了旧势力在这件事上的一切安排,比上次抓我去看守所,我又提高了。同时使我明白了,彻底否定旧势力就是要慈悲地对待世人,跟他们讲清真象,同时严肃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而这一切都必须在多学法,学好法的基础上才能做得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