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北方学员被无条件释放


【明慧网2003年8月20日】“铃--铃--”,我的手机响了,原来是久别的同修在天安门广场附近打来电话,喜悦地告诉我,他们碰上了阔别三年的北方同修。这两位同修自己是刚被释放出来,监狱里的管教都知道他们是好人,不愿再关他们了。而且数百北方学员已经无条件地被释放了。现在形势大好。昨天警察来到了他们在北京的临时栖身之处,学员直接告诉警察,他们是炼法轮功的。警察说你们做得真好。说完,警察也不查身份证户口,就走了。

大娘在电话里还说,“我们好几年没见面了。”是啊,三年前,我们在国务院信访局门前巧遇。大娘修得真好,皮肤白里透红的,远看便知是修炼人。尽管信访局门外,处处是警察便衣,海外的学员依然迎上去跟大娘打招呼,“大叔大娘,我们到那边去,我有东西送给您。”然后边走边问大娘,“你们看到了新经文吗?”这就是发生在2000年8月13号早上的那一幕。当时大叔大娘刚到国务院来上访。在天安门时,还碰上公安问他们是否是法轮功。大叔看公安语气凶,便答道:“你说什么?”不理睬便走了。没想到,仅仅两、三个小时后,他们便读到了师父8月9日的新经文《理性》,“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它、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大家当时倍感师父的无限慈悲。

海外学员都敬佩大叔悟得真好,运用智慧,没被邪恶带走。大叔大娘感谢师父让他们能够及时从海外学员手中拿到师父的最新经文。而现在这样,则可以先回长春,让更多同修尽快读到新经文。

说来到北京上访可不容易。恶警管得非常严,要说诋毁大法的话才能上火车。大叔大娘就智慧地“打的”(乘出租车)先到了别的城市,再转火车才来到了北京。大叔是辅导员,知识分子,在常人看来属于非常斯文,很有涵养的人;而大娘则是一直在利用她的理发店讲真相。她得法不久就炼得身体壮健、红光满面。可如今,事隔三年之后,大叔被迫害得一只耳朵被恶警打坏了。大娘被迫害得眼睛难以睁开,眼皮上还有被硫酸烧伤的痕迹。而与他们巧遇的那位同修,则被恶人打断了一条腿。

知识分子、理发师和年轻小伙子,三个不同身份、背景的普通而又善良的公民,只是因为修炼大法,便遭到了如此虐待。尽管如此,可是他们心存大法,决不向邪恶势力低头。刚被释放后,便又汇入了讲真相的洪流中,再次到了天安门证实法。尽管他们身体还没恢复,却日夜不停在北京街头张贴着真相材料。

回首这三年,作为海外的学员,我们过得真是太幸福了,能够多次亲耳聆听师父讲法,追踪魔头近距离发正念;能够在中领馆前、在联合国前、以及在国会山庄前和平请愿;也曾走遍世界多个国家,洪法讲清真相。这三年来国内同修更承受了无比的魔难,要看书、听法、上网对他们来说都是那么的不容易。可是国内国外同修心却是一致的,我们都是为法而来的。为了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随师正法,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我们都是一个整体。让我们“共同精进,前程光明”(《容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