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得法顽症消 助师正法不动摇


【明慧网2003年8月25日】

一、有幸得法 顽症消失

我因1994年年底一场车祸造成蛛网膜下腔出血,颈柱弯曲,留下头痛、头晕、颈柱僵硬、左侧手脚麻木等后遗症。市里神经外科专家利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安眠药加量吃也睡不着觉,头疼难忍。后又因出血点肺肿,说话困难。由于病痛造成彻夜难眠,人变得消瘦,脸色蜡黄,精神恍惚,饱受病魔的煎熬。

父母在同龄人中显得很年轻,却因我的意外愁得两鬓斑白。病魔折腾我一年多,到1996年下半年有人介绍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当时我还不相信,心想市里有名的医院专家给我治疗都不好使,炼气功就能好?过了一个月,朋友又找我说法轮功的事情,弱不经风的我被病魔折磨的越来越弱,而且又出现子宫功能性出血,人已不象样,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开始学习法轮大法。法轮功可真是神奇,神奇的简直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炼了两天动功,子宫恢复正常,而且以后再也没复发。听上师父讲法录音带就开始睡觉,看书看没有两页就已睡着,而且还睡得很香。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讲:“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进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从那起我一粒药也不用吃了,人开始逐渐变胖了,脸色也好看了,也精神起来了,以前一切病症完全消失了。是大法改变了我。以前不爱说话、生闷气的我变得开朗了,爱说爱笑,家庭关系非常好,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是大法给了我福份。不久我回到单位上班,同事看到了我的变化,相信了大法的威力,好几位同事也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

二、坚信大法 坚信师父 正念闯难关

我是锁着修的,有的同修能看到另外空间,而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就凭着对师父的正信正念闯过了一道道难关。1999年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由于自己执著于常人的事,一直未走出去。2000年10月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对我触动很大,接着我又参加了一次法会,心性得到提高,我认识到,作为大法一粒子,我要以我的亲身经历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2000年底我到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抓,送回关押在市看守所。看守所里大法弟子和犯人关在一起,各号都人满为患了,晚上睡觉时铺上铺下挤满了人,一颠一倒,一个人只有一条腿的地方,犯人们常为一点地方打架,大法弟子多数没有被子盖。为了争取修炼环境,抵制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不背监视,学法炼功,并绝食抗议,遭到狱警体罚、搜身、打、灌食,我们仍用慈悲去对待恶警和犯人,向他们讲真象,许多犯人了解到了大法好,就跟着学背《洪吟》,有的说出去一定要学习法轮功。在被关押期间,原单位来人劝我写保证书,并给我开除了党籍,兼职的公司也把我开除,原因就是怕受牵连。这都没有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过年前由于被关押的人员太多,所里把其他犯人全部提前释放,只关大法弟子。过了年,所长到各号挑选人看电视焦点访谈节目播放的“天安门自焚”,大家一看立即说是假的,因为《转法轮》一书第七讲中“杀生问题”就讲了:“杀生会造成很大的业力。”接着我们就给所长讲真象,所长无话可说,接着大家每天早上各号开始大声背《论语》、《洪吟》等经文,所里也没有办法。我被关押了三个半月,当地片警要家里交一万元保证金才把我放回。我认为这是无理的迫害,一定要返还,隔不长时间,就如数退回。

回到家里后,通过学法,我找到了差距,很快又汇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了,每天忙着讲真象的事,没有任何怕心。由于不注重学法、修心,慢慢就生出了做事心,在做事时,有时又生出了欢喜、显示心。于2001年“十一”前和同修在发放真象资料时,被片警抓住,当晚被抄家,后被关押在市看守所。当时被抓时就悟到自己没做好,就开始绝食,被关的号里只有一位大法弟子,她已绝食几天了,每天恶警用犯人抬着出去灌食,同号的犯人很烦狱警的做法,但没办法,就骂大法弟子不该绝食给他们找麻烦。我就开始讲真象,从自己得法受益讲起,犯人们都愿意听,我就讲佛教故事,有缘的人开始跟我学师父的《洪吟》,有的说出去就要学大法。由于自己有执著心,被抬去灌食后第六天就开始吃饭,而另一位大法弟子一直在绝食。有一天下午我突然头痛难忍,犯人就报告管教,量血压很高,第二天副所长和狱医给我送市医院检查,血压仍很高,他们害怕,怕出事担责任,就通知办案单位接我们,这样我们又转到拘留所。

由于正念不强,在看守所里就想肯定会转到拘留所,这在思想上就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邪恶就按自己想的路去做,正好达到他们迫害的目的。这样到期不放,一再加期。通过学法、学经文,我悟到不该再默默地承受,应该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绝食,当时有两个号的大法弟子同时绝食。恶警叫犯人抬着一个个大法弟子灌食,每抬出一个所有的大法弟子就到号口门念正法口诀,女恶警就拿拖布往号门里乱打。这样每天早晨灌食时都是一片喊声。十几天后对门号里一位大法弟子因出现症状被单位接回,后听说被单位关押,最后用正念闯出来了。这位同修被接走,所长说你们选一个代表下午跟我谈话,所长指着我说就你了。下午所长跟我谈话中,我就借机讲真相,讲绝食的原因,所长说:“你有病吗?”我回答说:“没病,我哪能有病呢?”其实,当时只要血压达到一定数就放人,而我的血压超过规定数的一倍,后师父多次点化我放下生死,由于自己执著心太重,没做到真正放下生死,又一再加期,最后被劳教二年,由于检查身体不合格,当天返回看守所,过四天保外就医放回家,我知道谁也救不了我,只有师父能救我,是师父把我救回来的。

三、注重学法修心 找执著 去执著

回来后反思自己做事心太强,被非法关押四个半月,导致这地区一段时间师父的经文、大法真象资料没人给送。吸取教训,抓紧学法,发正念,一天能发十几次。但隐藏很深的心暴露出来了,不敢与同修接触,有一个同修做梦说我有怕心,不敢像以前那样做事,我还不承认,尽量掩盖。4.25前夕,同修打电话说北京610头子来了,已经抓走十几位大法弟子了,你们被抓的事有人给上网了,注意点。这可把家人吓坏了,姐姐领我到朋友家躲起来了,这期间片警到家找我,原单位书记、保干到家里找我,一听说不在家就要到亲属家找我,被我爱人给拒绝了。4.25我决定回家不能在外面躲,坐在开往火车站的小客车上,到了一个检查站被一伙持短枪的刑警截住上车查身份证,没身份证的都下车,我下车到屋里,有的人开始写身份号,让他们用电脑查,因我去北京上访后身份号被上网,我就默默地求师父加持,不一会儿一个头目说:“不查了,都走吧。”这样我凭着对师父的正信又避过了一场魔难。上车后我就发正念,脑海里想起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讲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坚定了正念,我一定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闯关,这么一想奇迹出现了,到了火车站守着电脑的人聊天,也不检查身份证了,排队等候检票。每逢邪恶认为敏感日,火车站检票时都查身份证,这回到检票时间只有一个女检票员在场而且也不检票,等一会儿,把门打开,乘客们蜂拥而出上火车,边走我问一乘客:“以前这也不检票吗?”他说:“从来没有的事。”我悟到这是师父保护弟子,这是大法的威力,一路上很顺利。

负责我们那片的警长因吃官司一直也没有来干扰我们,这也是他的报应。十六大前夕,又是邪恶认为敏感日,新来的片警拿本敲门我没给开门,后来同修说片警来家告诉:“炼功在家炼,别出去,别上北京,上北京我就没饭碗了。”这就是江贼害怕大法弟子上访,给各地方政府施加压力。紧接着单位书记、保干先打电话说:“要到家来,十六大要召开,炼功的都写保证书,不写保证送去办班。”我说:“来吧,我等你们。”心想正是讲真象的机会,不能再躲起来了。

原单位书记、保干到家说:“十六大要召开,要求每个炼法轮功的都写保证,否则送去办班,不仅市里办班,单位也办班,还收费,市里办的收6000多元,单位收3000多元。”我说:“保证也不写,办班我也不去。”于是就给他们讲真象。走时书记说:“你在家怎么炼我不管,我们对上面说你一直表现挺好,一直没事,但上面非得要写一个东西看是真的。”我又给否定了。十六大召开前一天,和我一个单位的同修因不在“保证书”上签字而被送到市里办的“洗脑班”,一听到消息,我非常难过地哭了,哭着哭着想起了师父经文《清醒》:“大法徒,抹去泪,撒旦魔,全崩溃。讲真象,发正念,揭谎言,清烂鬼。”于是我马上盘脚结印,清理自己空间场的邪恶,并铲除操纵抓捕同修的另外空间场的邪恶,帮助她正念闯魔窟。

过了一个月,单位书记、保干、工会主席来到我家,又想让我写保证。我不写,并开始讲“天安门自焚案”,讲了几个疑点,他们也认可,最后无可奈何地走了。走后我立即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不允许邪恶干扰,想起师父在多次法会上讲过“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悟到自己真象讲的太少,那么多被谎言蒙蔽的同学、同事都没讲,于是和另一位同修到单位相关的领导讲真象,给同事送光盘,不几天传来一同讲真象的同修因发真象光盘被人举报,市局给抓走,听到消息我及时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找执著,同时清理被抓同修空间场,加持同修正念闯魔窟,找同修出事的原因,这位同修平时不注意安全方面的问题,打电话时什么都说。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到“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到“这些问题出现的目的,是旧势力觉得有的学员认为修了大法了就什么都不怕了,我只要是大法弟子了,什么危险都没有了。所以它们看到了:这不行,这不等于上了保险了吗?学了大法就不怕了,这本身这颗心还不够大吗?所以它就要在大法中制造麻烦。”明白了法理,找到了根本,我就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铲除被抓大法弟子空间场的邪恶,再有漏有执著也不允许邪恶迫害,加持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闯出魔窟。

2003年2月,市610又开始办第二期洗脑班,我们那片认为最坚定的大法弟子在单位被绑架去了,后来听说因坚持不放弃修炼不写保证被非法判劳教2年,而且家人一直没见到面。在被抓之前,这位同修不注重学法,出现了干事心,同修提醒也没引起注意。身边接连发生的事情使我难过痛哭,产生了对恶警“610”某些人的憎恨,把这场迫害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通过大量的学法,扭转了我的看法,认清了邪恶旧势力的阴险。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讲到:“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师父在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明白了法理在法上提高了,我注重心性修炼,主动找执著心,铲除执著心,纯净自己。四月中旬单位书记来电话说610办公室主任要见我,说让我写保证,否则送洗脑班。我义正词严地告诉他:“你们这是在犯罪,以后再也不允许来干扰我。”从那以后再也没来干扰。

几年来的风雨坎坷,在师父慈悲点化、看护下,我努力跟上正法进程,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做正法的事情几次险情都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正信,用从法中来的智慧处理,安然无恙,所以我体会到一定要注重学法,以法为师。师父在《排除干扰》经文中讲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同修们,让我们在师父洪大的佛恩浩荡下奋力精进,直至圆满。

一年多前,我从劳教被放回就悟到应该把个人经历写出来,但终因自己水平有限和懒惰,一直拖到现在,现在后悔,没及早写出来揭露邪恶,铲除邪恶。我知道还有跟我一样经历的同修,希望尽快拿起笔来写出被迫害经过告诉世人,揭露邪恶,窒息邪恶。以上是个人体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