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不失约的人


【明慧网2003年10月24日】10月10日那天中午刚回到家不到十分钟,发现手机有几通未接电话,回覆过去才知道今天的国庆假日故宫那边都没有人上去讲真相,希望能有同修支援,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我立刻寻求其他同修的支援。结果干扰就来了,第一个干扰就是来自我自己,因为我并不是很想去,一想到故宫那么远,这个求安逸之心就不断窜起,只想下午的时候待在家里好好学法。就这样自身体系内的正邪交战,一方面想着有没有什么正当说服自己的理由可以不去,也希望同修捎来电话通知人员已足我可以不用披星戴月的赶过去;另一方面我知道人员不足正是需要支援的时候,都已经主动找上我了我不去还有谁今天会去,凡事没有偶然的。

我想起了弟弟之前打印下来的<山山看到的另外空间>系列其中的那一段『师父有一叠合约,是志愿下人间来的弟子临行前跟主佛──我们的师父,签的誓约。合约的形状类似过去皇帝下的玉旨丝绢,两边由棍卷合起来。每份合约上都写明弟子在正法期间要干的事情,包括今天的发正念除魔,都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弟子们在正法期间担任的责任各不相同,每份合约最后都有一行稍大的黑体字,内容是“承守诺言、永不弃约”。若签了誓约的弟子没有参与正法,会有很大罪业的,因为他欺骗了宇宙的主,这份合约是同师父签下的。』我没有开天目,得法以来也没有明显感受到小腹的法轮,也没有明显的消业状态,所以得法初期我很怀疑自己算是学员吗?算是弟子吗?师父有管我吗?可是当这段文章的头两句我都还没能看完,就痛哭失声,我捂着脸心里喊着:我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是签了约的吧,这是我明白的一面在提醒我吗?提醒我曾发下助师正法的誓约。我能对我的誓约失信吗?

就这样我带着不算很强的正念,准备去接其他另外三位同修,结果又一个干扰,因为等的第一个同修迟到影响到其他两位,我只能弃她而去,去接第二个同修短短路程也碰到塞车,等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比原先预定的时间迟到了40分钟。当我看到故宫真的只有那一个同修在那边孤军奋战的时候,我好内疚,我应该在接到电话的时候当机立断说走就走的。到了故宫第一件事当然就是坐下来发正念,当我只是在清理自己的时候,我的身体从内到外震动不已,眼泪不自主的从眼角流下,是我体内的众生让我感受到助师正法的殊荣与神圣吧!

因为十月庆典多的关系,国庆日当天有很多华侨、很多外国友人,当我送出去第一份英文真相时这位西人妇女很高兴,我马上回去拿了英文光盘要递给她,但她跟我摇头表示她不买,我向她说这是免费的希望她能够看里面的故事,她跟我道谢。她走后我才想起忘了提醒她要跟她的亲朋好友们分享。今天炼功的同修虽然只有两个,可是起到的效果是一样的,很多游客都在拍照,更有兴趣的人走近来看个仔细,我们就藉此向对方介绍,有的还连拿两次真相材料,事后我看同修当天所拍的照片后才发现在讲清真相的时候,应该也要眼观四面的观察周围的其他人,原来还有许多的人们很想了解真相的。

那天我们并没有碰到来自中国的游客,所以感觉不到自己的怕心,讲真相发材料很顺利,这时我看到两位熟面孔的夫妻同修带着一位着黄色上衣的西人女学员出现在故宫。我们很是惊喜,方才刚好有一对年轻外国游客经过时我递上真相后,这时西人女学员就主动的走上来与他们讲起真相来了,从地球的另一端不约而同飞过来的西方人士,在台湾的土地上谈论着这场在中国的迫害。我看着这位眼澈灵净的西人女学员,连我都感受到她散发出纯净祥和的能量场。原本两人的炼功这时又增加了三个和两个小小弟子,在国旗飘扬的故宫广场上,引来更多游客注视的眼光。

一家三口的外国观光客走过来,我摊开正法之路的图片给他们看,这位外国妈妈眼中满是不忍不敢相信有如此残酷的迫害发生,我只能用我生疏的英文简单的介绍,能够完整表达的几个同修都在功法演示,我赶忙补上真相与光盘。还有一对夫妻关心地给我们提建议,我笑着跟他们介绍炼功的好处,介绍炼功一定要重视心性的修炼,他们专心的听着。

今天匆忙的上故宫,面对面讲真相与弘法的时间也不过两个小时,自己上来的心态又不纯正,但是师父的慈悲鼓励着我,让我今天的故宫之行很顺利。我很多方面做的都很不足,被各种执著带动着,不像个签下神圣誓约的人,但是修炼的路我是一定会坚持走下去的,该做的证实法的事情我也会去做的,我不能作个失约的人。

让我们互相鼓励,谨记师尊的话“抓紧救度快讲”(经文“快讲”),走好正法路上的最后一程。

若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