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 杜绝做事心的干扰

【明慧网2003年11月10日】由于几次看见众生急需得到大法真象,心里就急了,忽视学法和发正念。9月中旬的一天,我又和同修急忙地来到某村。由于对这个村子陌生,不了解地形,发资料时往返走重复路。刚下过雨,路很泥泞,非常难走。我们把600张资料发剩200张的时候,被不明真象的村民举报,被派出所恶警抓了个正着儿。我们当时就悟到,这是有漏造成的,是因为忽视学法和发正念,被魔钻了空子。我和同修商量好,准备冲出魔爪。

它们把我们劫持到派出所审讯,问我们资料的来源,我们什么也不说;问我们的名字、住在哪里,我们俩不配合邪恶,就是不说。它们把我们俩戴上手铐子,分别关在两个屋里。

晚上10点多的时候,我听见一恶警说:“法轮功跑了一个,手铐子不知为什么开了,真奇怪!”我在另一个审讯里,听到这消息时,高兴极了,乐得跳了起来。好,太好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冲出了魔窟。

恶警们都去追那位同修。这不正是师父给我的好机会吗!我也走。我没走多远就被发现了,给抓了回来。

它们吓坏了,把我铐在暖气管上,寸步不离地看着。后来我被送到拘留所,它们逼我说出资料的来源。我决不配合旧势力,一点线索也别想在我这里得到。它们又问我姓名和住址,我说不知道。它们气急败坏地左右开弓打了我两个耳光。我顺势倒地,昏死过去。它们慌了手脚,又掐人中,又把脉。一会儿,我苏醒过来,从水泥地上坐起来。这时,它们把叫来的准备给我上刑的刑警撤了。它们还是逼问我资料的来源,我一句话也不说。又问资料哪来的,我就是不说话。它们又打了我两个耳光。我心里默念师父的“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它们还是不放过我,把我关进铁笼里,继续审讯,逼问资料是谁给的,不说出这个人就不行。我说:“不行我也没办法。”

它们轮番逼问、折磨我,两天两夜没让我合眼。在师尊的慈悲加持下,我没有一点倦意,而且还精神饱满,浑身都是力量。就连恶警也觉得惊奇:是和常人不一样。在它们两天两夜的的逼问下,一点线索也没得到,不得不把我送到监室。它们采取了天天不放过的办法,天天提审,足足半个月,没得到一点线索,才算罢休。

又过了几天,它们又问我,你再练法轮功,就送你去教养。我堂堂正正地告诉它们:法轮大法是正法,能让人身心达到更高境界,我永不放弃,一炼到底。它们使尽招数,最后决定送我去劳教所。我非常坦然,无所畏。到哪里我都正念正行,坚修大法心不变。在拘留所里,师父让我看见大法弟子发正念时,邪恶从空中一批批死掉,我看见法的威力,更增加了坚定大法的信念。

拘留35天后,我和另外两名同修被送到劳教所。恶警说:“你赶紧转化,这儿可由不得你了,这儿就是转化法轮功的地方。”我问它:“什么叫转化,往哪转哪?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恶警又说:“你们都上这里来,不管家人,不管孩子,是什么好人,什么无私无我。”我反问它:“解放军保卫祖国,离开小家,离开父母,是自私吗?南非总统曼德拉为了民族的解放,坐牢20年,难道他没有亲人、没有家?是自私吗?我们法轮大法学员是在做好人,助师救度天下苍生脱离苦海,我们是为天下苍生而做,岂不是更高境界?是你们正邪不分,善恶不明,成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帮凶,是江泽民害得我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它们说不服我,找来了邪悟的所谓转化团,左一个右一个轮番散布邪悟,逼我和法轮功决裂,让我诽谤法轮功。我看见邪悟的又难过,又痛心。我非常严厉地正告它们:“你们不要费心了,我决不会像你们那样邪悟,背叛师门,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自欺欺人,太可悲了!太可怜了!”它们又找来几个,轮番折磨我,这些转化团简直就是恶狼。它们说:“你什么时候转化,什么时候让你睡觉,永远不转化,永远不能回家。”我说:“你们随便吧,就当我炼法轮功以前有病死掉了。”

这时我想起师父点化我的梦:走正念正行的路!我更坚定了正念,默念:“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我心生一念:请师尊加持我,我要冲出魔窟。我立刻感到一阵热流通透全身。我站了起来,大声说:“你们说够了没有?赶紧离开,我不需要你们!”它们看我急了,问:“你需要啥?”“我需要休息。”它们说:“这是你家呀?你想咋样就咋样。”我说:“我需要医生,我高血压犯病了,我头晕、恶心。”它们马上把医生找来,一量血压。我高压270,低压190.(我刚被送劳教所时,因血压高拒收,但当地公安局的人已走。)医生摇着头说:“血压太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它们强迫我吃药,我把药接过来,扔进嘴里,拿过水一扬脖子,好像吃了一样。待它们一转身,我把药吐掉——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加持我,我根本就没有病。我顺势趴在桌子上,手捂着头和脖子呻吟起来。恶警吓坏了,“快,快把她扶进房间。”它们又点滴、打针,又量血压。我心想:你们折腾吧,根本就不好使。折腾了一宿,血压还是那样高。

第二天夜里,我睡得非常香甜。早上醒来后,同室的说:“你可把人吓死了。”我说:“咋啦。”它们说:“你大叫一声,把我们都吓醒了,你就昏过去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我们又找医生,又掐人中,才把你救过来,你可真能折腾人。”我心里一笑,知道这是师尊在帮我,我一定利用好这次机会冲破迫害。我继续呻吟不起床,迷迷糊糊。转化的又来了,它们一张嘴,我就大声呻吟。上午,劳教所所长来看我说:“公安局不要你,劳教所也不要你。”还有610有关人员来看我。医生过来量血压,还是那样高。它们让当地派出所把我接回,送到医院检查。

事有凑巧,这次给我看病的医生正是以前曾给我看过病的医生。她说:“你又怎么啦,血压还高?”说着拿出血压器一量,哎哟一声。她问我:“你是怎么来的?”我说:“是坐车来的,从院子到屋里是走进来的。”医生说:“你不能走,你要用人抬着,你是危重病人,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这几年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在什么地方治过?你能活到现在,太神奇了!”我说:“这几年炼了法轮功了,没吃过一片药,从来也没有这种症状。这不,就因为炼了法轮功了,把我送到劳教所,我是从劳教所来的。”医生看看我,又看看警察,冷笑两声,摇了摇头,打个嗨声,告诉警察:“她是顽固性高血压,没有特效药,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警察互相看了看,说:“劳教所不收,病得又重,送哪都不行,还是送她回家吧。”

就这样,经过三天三夜我冲出了魔窟。在这期间,我查出了自己有漏的地方,忽视了学法,发正念,做事心强,让魔钻了空子。今后,我一定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直到法正人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