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二道乡村民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2月29日】

女儿女婿被抓走 老人无人看顾病重离世

2000年11月份一天晚上,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政府无故到炼法轮功的居民家中抓人,他们说:如果不去“教育办”,就拿一千元钱抵押。结果我们十八个人被抓进“教育办”非法拘禁。在“教育办”期间,我们晚上大多数人都只能躺在地面砖上,那时气温已经是零下几度了。更让人气愤的是:金中根的岳父病危,正在家打点滴,乡政府恶人也不让家人看着,把他们夫妇都强行抓到“教育办”。老人在家无人护理,结果两次倒在地上,都是邻居媳妇发现的。第四天早晨邻居媳妇天刚亮就去看老人,老人已经离开人世了。她马上去“教育办”招呼人,可看我们的人说:没有乡政府的指示,不许回家。这样一直等到八点多乡政府上班后,才让他们回家。在这种种无人道的压力下,金中根违心放下了修炼,但我们都知道,他们心里也知道“法轮大法好”,只是害怕再遭到严重的迫害

我经历灌食迫害的痛苦

2001年元旦,我们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天安门被恶警把耳朵打出血,被押在玄武区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我们不说姓名、住址,不吃不喝,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结果被强行灌食,他们四五个男人把我按在地上,把管子从一只鼻孔插进去,通过食管插到胃里,有的灌盐水、辣椒水。当管子通过喉咙时,特别恶心,有大法弟子被插破出血。有的狱医特别恶毒,使劲往里捅,等管子拿出来的时候,鼻子都出血了。还有的灌完食不往出拔管,就让插到明天接着灌,那感觉相当痛苦,鼻涕顺着管子不停往外流,手被绑在身后,无法揩拭活动,一天一夜下来鼻中粘液滴出一堆,等管子拿出来时,嘴、咽喉就象发烧有炎症那么疼。在第十五天时,恶警威胁我同屋四人又要强行灌食,我坦然面对,坚决抵制迫害,后才被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