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吃了无数的苦,可我的心是甜的

【明慧网2003年12月5日】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狱里受尽了酷刑折磨,在严刑拷打残酷迫害下,我没动摇,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出狱后看到大法弟子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壮举非常激动,回想三年的牢狱生活,虽然在一次次的酷刑迫害下,用自己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证实着大法,闯过来了,堂堂正正走出监狱。可三年哪,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间,有多少该我去救度的众生在等待着我去救度,有多少我该做的事情没有去做,一个急又生出了干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又一次被非法抓捕,造成直接损失近两万元,本来可以安全转移,抱着侥幸心理晚走了一步,被邪恶堵在家中,为避免同修被抓,及时把消息传出去,我就打开窗口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本想蹲坑一看阴谋不能得逞,又怕恶行被曝光,急忙捂住我的嘴把我绑架到车上送进拘留所,一路上我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到拘留所也喊,整个拘留所都回荡着“法轮大法好”的口号。

一个满脸黑气的恶警污蔑师父,我立即制止,恶警拼命的毒打我。我还是用慈悲心去向他洪法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反而更加凶狠的毒打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一个女恶警因为我喊声大,整个监狱都能听到法轮大法好,她气急败坏的大喊让我闭嘴,我根本没有理睬她,女恶警开始毒打我,她叫我干什么,我坚决抵制。为避免我与其他大法弟子接触,恶警把我关进“劳动号”,用手铐脚镣把我分成“大”字形,铐在床上,为了抗议他们对我的迫害,我采取了绝食这种方式。

绝食期间,我始终被铐在床上,失去了一切自由,大小便都由监管我的犯人来做。他们很不高兴地说:“我们都知大法好,可你这样我们就不理解,我们连自己的父母都没伺候,还得给你接屎接尿,让我们受这个罪,我看你还是吃饭吧!你们炼功人不是都为别人着想吗?你这不是在连累我们吗?”这时我就动了人的情,想不能因为我而让她们抵触大法,于是就答应她们吃饭。到中午吃了几口饭,下午提审就下了逮捕令。我知道被邪恶钻了空子,头脑一下子清醒了,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我对监管我的犯人说:“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是按照大法修炼真、善、忍的,这一切是他们对我的迫害。讲真相救度众生没有错,而是做了最好最正的事,我不应该被关进监狱,不应该受迫害。今天的这一切我是不承认的,我真诚的告诉你,相信法轮大法好,你会有个美好的未来。”

不知是哪来的几个人,要我在逮捕证上签字,被我拒绝,并正言告诉他们:“我修炼真、善、忍没有罪,你们不应该迫害我,并对他们讲真相劝善,他们把我的善意当做了耳旁风,并用力揪住我的头发给我照像,我坚决不照,他们就拳脚相加一顿毒打,无论他们叫我做什么,我一律抵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有个好心的警察说他们太狠了,对这么一个好人下这样的毒手。

回到号里我继续绝食,抗议她们对我的迫害。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我从嘴里往外拽一根细管很长很长拽着拽着就醒了,我悟到绝食他们会给我灌食,而我是要抵制他们的,要把插进去的鼻饲管拔出来,把灌进去的东西吐出来,我暗自对师父说:“师父,修炼的路要走到底,绝食要绝到出狱。”

灌食期间他们用尽了各种毒辣手段迫害我,每次的灌食都是一次毒刑迫害,揪头发,揪耳朵,为了不让我头摇动,一把一把地揪下我的头发,耳朵就像要掉下来一样痛,从耳朵一直疼到脑子,恶徒用皮鞋底狠抽脸、头、眼,整个脸都肿了、麻了、木了,两眼乌青,别人摸一下都没感觉,每天23小时都成“大”字形铐在床板上,灌食一般都在号里灌,除非大夫不在班会将我拖到楼上,而且手铐脚镣也不给摘下,继续铐着,虽然我瘦的皮包骨他们拖我也是很费力。后来他们改抬我上楼梯时,他们四五个人抬我,揪头发、拽腿、拽胳膊。而且上一蹬楼梯时,就用力往楼梯蹬上颠一下。回来时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后腰处颠得都成黑紫色了,皮肤都颠烂了,至今腰还很疼。回来后继续铐在床板上(成“大”字形)。因我坚持把每次灌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吐时手脚都被铐在床板上,所以吐时不能躲避,吐得脸上、脖子上、衣服上、床板上都是,恶警就让犯人用我的衣服被褥擦,擦完把我的被褥都扔了。没有被褥、没有枕头,只穿一件连衣裙,连续躺在冰冷冷的光床板上几天几夜,犯人盖着被褥还冷。一犯人实在看不下去,冒着危险找来一褥子放到我的身底下给我铺上。

恶徒们还接来一盆凉水浇在我身上,穿着皮鞋没头没脸的狠踢、狠踹,往后背上踢,恶警命令犯人打我,犯人都不动手,有的还偷偷的流泪。有一次,灌完食往回拖我时被一个良心未泯的警察遇上,他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并说:“他们太狠了,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好人”。还有一次,一女恶警用下流肮脏的话骂师父被我当场制止:“你把嘴闭上,不许骂师父。”恶警一看在犯人面前杀了她的威风,气的发了疯,一个箭步跳上床,用穿着皮鞋的脚狠踢我的全身,结果她肚子疼的前心贴后心不敢动了,她就叫来一性病很严重的犯人来打我,此犯人为讨好恶警,冲进来给我把铐子从床环上解下,拖到地上一脚将我踢倒,不知怎的她的脚踢了一个大口子直淌血。有一名劳动号的大领班在恶警的指使下,也冲了进来对我一顿毒打,结果第二天就被关进了小号,她仿佛明白了什么自语道:“我这是遭恶报了。”

每次吃饭时间,我都有一股热流通遍全身,使我感到无比的温暖,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我发了一个愿:决不允许邪恶迫害我了,我要回家。

因每次灌食我都把灌进去的东西与鼻饲管一起吐出来,而且胃已经出血了,恶徒们就找来一个又粗又硬的管子,他们认为又粗又硬不好吐,就强把住我往鼻子里插,可怎么也插不进去,鼻子都被插出血,灌食彻底失败。我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信,闯出了魔窟。历时53天,绝食49天,出狱时身上伤痕累累。家人接到通知去接我时,已经认不出我了。虽然我吃的苦无数,可我的心是甜的,因我得的是宇宙真法,我修的是真、善、忍,任何人也无法与我比,只有修炼的人才能真正体悟。

让我们重温师父的经文《博大》:

博大

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这是宇宙的理,是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过去也不允许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会从古到今的学术及伦理。过去宗教中所传的和人们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现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