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


【明慧网2003年12月6日】前一段时间有同修在网上交流了自己对“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的体会,下面我结合自己的理解也谈一下自己层次中的体悟,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论语”是《转法轮》的总括,真修的弟子可能都不同程度地有着切身的体会,确确实实每个字的背后内涵都是那么不可思议的精深,每当我们提高境界后再去看,都有更新更大的内涵体现。

我结合自己的变化谈一下体会。修炼前我是个被常人的变异观念侵害很深的人,对于真正的美与好的衡量标准都扭曲了,完全进入了那种神魂颠倒的境地,可以说变异的越来越严重。

那时自己对那些流行的很魔性的歌曲很喜爱和接受,时不时的在那种魔性的幻境中削尖脑袋往里钻,伴随这种变异的文化欢喜和忧愁,疯狂的放纵自己的魔性,那些魔性的歌曲成了自己的精神支柱、依靠,整天的稀里糊涂的伤什么感呀,忧什么愁呀的等等。

修炼后的初期自己也在思考:高级的生命能象我那样的迷信接受那些“好听的”歌曲吗?他们的脑中能有我这样的强烈追求的烙印吗?答案是明确的,当然的不会,怎么可能会象我这样的痴呆呢?人家是高级、智慧的生命,而我则是渺小、肮脏的人。修炼一段时间后,看到很多修的扎实的同修对于常人的很多东西都能看淡、放下,不再执著,可是自己脑海中那种强烈的追求与喜欢的印迹还很浓很重,自己为了使自己摆脱这种印象的笼罩,曾经有为的用人的表面办法来抑制这方面的执著,可是效果还是不明显,仍在脑中觉得那些歌曲好听,顺自己的心。我有时也在想怎样才能达到不动心,不被带动的那种心态呢?而且是很自然的,发自内心的不动念呢?自己在思索中用人的那点心数在揣摩着,可是这种印迹始终不能在脑中去掉。

在修炼的深入与实修的进程中,法学的多了,容入正法洪流中来最大努力的做好自己在正法工作中的任务,在这样的不知不觉中我渐渐的失去了我原来那种狂热、迷恋的魔性,那种过去的爱听与接受慢慢的变的平淡,最终感到无味与反感了,这样我真的达到了那种不再被其带动下的癫癫狂狂了,我不再执著它,现在我真正的走出了那种深潭,回到了原来的平静、纯清状态。

在现在纯洁的状态下再回头看一下原来的所为与痴迷,实在可笑、愚昧,感到那个状态下的自己实在渺小、无知,现在对于美的衡量标准纯净了,归正了。所以才对以前的一切一目了然,什么都明白了,所以在这样的状态下也就不会再象原来那样的执著了,因为自己已经明白过来了,所以看到了那种不好东西背后的因素,也因此感到无味与可笑了。

从我以上的这个小的侧面变化我深深的感到什么是“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的这句法背后的一层内涵,确实是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后才能有质的变化,才能觉悟,也才能真正的去掉旧的观念与执著,从中看到事物的背后因素,根本上改变了观念我们才能升华、提高上来,看到法的内涵,看到宇宙的真象。

在以前为什么那么痴迷?甚至象疯了一样的被带动?原因是那种变异、低下的常人生存观念在世上已经形成了一个物质场(环境),所以那时对于自己不加任何收敛、检点、与约束的情况下当然顺着自己的变异观念走,习以为常的,不受约束的放纵、随波逐流,所以陷进泥潭中久了也就感觉不到脏了,也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固守那种观念,所以自己象着了疯一样的被魔性带动利用着。

修炼初期虽然人为的想往高处走,想用人的办法来摆脱那种痴迷留恋的阴影,可为什么总不见效?不能从根本上把它去掉呢?原因是我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对这一事物认知的常人观念,我是在原来人的固有观念不变的情况下的有为改变它,那能从本质上真正去除它吗?所以出现了事与愿违的结果,人为的苦苦熬着,却没什么质的变化。

可是在实修精进中,按师父的要求去做的时候,自己的认识就在一点点的提升,一点点越来越淡化原来的常人观念,最终越来越脱离人的那种习惯性的被带动利用下的思维概念,就这样师父把我拔了上来,使我改变了衡量、看待事物的思维方式与观念,也就是从根本上改变了原来那根深蒂固的常人观念,使得我最终看淡了并彻底放弃了那种不好观念的烙印,我看透了它,从中明白了,所以我也就自然而然的不再被它带动了牵连了,到现在自己能够达到那种很自然的无为状态对待它了,用平静纯清的思想来衡量一切。

从我这个改变过程我看到了,其实我们从常人走入修炼人的过程中我的根本观念改变了,所以才能称为一个修炼人,当我们在修炼过程中虽然我们的认识观念改变了脱离了常人的认识,可是我们在这无边的大法中无量无际的境界与层次中我们停留在某一层次的认识上久了,形成了固定的认识观念后,我们照样受制约与看不到更高的宇宙真象,虽然我们在各自的不同修炼境界中来衡量一切了,不象原来当常人时的那种外漏直观的固有观念了,可是当我们在不同的修炼层次中如果徘徊了,固守那层的认识而不再继续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相对常人时)固定的观念话其实那还是常人,只是相对于更高层生命而言,所以我们在不同的修炼过程中出现升华不了,提高不了,状态改观不了等等,其实就是我们的一个观念问题。

师父讲的“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对我们所有不同层次都适用,都有指导作用,我们如果真能在不同层次做到了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们就会飞跃与突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